夜貓

來自香港的左翼視野 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heowlhk/ YouTube頻道:youtube.com/c/夜貓台 Telegram頻道:https://t.me/theowlhk Instagram:instagram.com/theowlhk/ 網站:theowl.hk

淺談結構性種族主義

發布於

甚麼是種族主義﹖身在香港的我們對這個問題沒有太多的認識。不是說香港沒有種族或族群歧視——far from it。事實上,就筆者看來香港人在這方面的意識相當薄弱,最少要比歐美地方弱得多。但香港始終是相對種族單一的社會(16年統計:少數族裔佔8%),所以哪怕族群壓迫明顯存在,它始終在香港政治議程的邊緣位置。在過去數星期,全球各地均爆發以族群歧視為題的大型抗爭。我一向對社交媒體有相當的成見,但我亦由衷希望各種示威新聞和影片的流通會令香港社會開始提高這方面的意識,理解到種群歧視是人類文明的一個嚴重問題。

但到底甚麼是種族主義﹖一種最常識的觀點,就是認為這是一種以族群為基礎的差別對待,其根源是態度的問題。以美國為例,George Floyd的死亡,以及無數類似的事件,證明了美國警察對待黑人與白人明顯不同,而原因大概在於他們「看不起」黑人,認為他們有問題,容易犯罪、低人一等,等等。延伸出來的種族主義問題,還有用負面的詞彙形容其他族群,或是對族群有僵化的定型想像等等。以上的說法非常普遍,深入流行文化之中。例如大多數的美劇談起種族主義問題,便多由這些角度切入。

但無論是何種形式的族群差別對待,根據以上提到的常識觀點,都是來自大家的態度問題。要解決以上的問題,就是要改變大家的想法,要大家抱持開明開放的態度,或是要多了解少數族裔的文化等等。要由「看不起」變成「視為平等」。總而言之,就是在法律上保持形式平等,改變態度,改變文化,需要倡議和教育等等。

其實這種「態度論」的理解世界方式還可見於其他的問題。曾幾何時我們會說香港人太過功利——這是香港人只關注搵錢,所以要改變這種文化;大家不關注環境的問題,需要改變態度;甚或在金融危機以後,也有指出問題的根源在於企業的貪婪,彷彿問題的根源真的在於企業的態度。

但這種常識的觀點,是對宏觀社會現象一種極其膚淺的解讀。誠然,談種族主義離不開大家集體的態度,但這只是整個種族主義現象的其中一個面向。種族主義所牽涉的,遠遠不只是大家的態度。種族的差別對待貫穿整個社會機制——是政治、經濟、法律、文化、教育機會、權力的不平等。這些因素互為影響,互相加強。正正是這些社會條件,不斷複制、再生大家的歧視態度。這就是所謂的結構性種族主義(systemic racism)。意大利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葛蘭西有文化霸權(Hegemony)的概念。吾以為這是嚴重誤導的譯法。Hegemony的概念從來不是只談軟性的文化,而是強調整全性,尤其強調物質性與制度性的基礎。根據這說法,種族主義不只是美國人的態度,更是各種的權力機制與社會條件,諸如各種只有形式而不實質的平等(如人脈)、黑人因貧困而不斷傳續各方面的弱勢、結果就是超過八成律師是白人、七成六的教授是白人、九成參議員是白人等等。所以,要處理種族主義問題,改變風氣是其中一環,但更重要的還是要針對那些社會條件。

在今天,主流的美國政客在談種族主義問題的時候,最喜歡的就是談「文化」和「態度」問題。指出大家的態度要改變,自己如何尊重少數文化等等,但卻不提黑人在絕大多數的重要負面指標,諸如貧窮率、監禁率遠比白人要高等尖銳問題。這一方面是天真,另一方面也是令他們只需要耍耍嘴皮子,不用處理整體結構問題,也就不用和既有權力階層對碰。但曾幾何時,反種族主義的主流傳統並不是這樣。在三、四十年代。所謂的黑人民權運動的重要主張就是改善勞工權益,保障就業,而不是甚麼改變白人的態度。當時的行動者組織者意識到,大部份的黑人均是從事低收入低技術行業,保障所有窮人的權益,提高他們的經濟實力,就是動搖整個種族主義建制的最好方法。而在實際策略層面,這也容易獲得最多黑人以及其他貧窮白人的支持,因為這可以實質改變他們的生活條件。六十年代的黑人民權運動最主要領袖馬丁路德金,在成功爭取法律上的平權以後,在其後期的抗爭之中也極力著眼與改善窮人的狀況,提倡經濟公義。他被暗殺前所推舉的窮人大遊行(Poor people’s campaign)背後的理念,便和三、四十年代的黑人民權運動如出一轍。

現今在美國議會政治繼承這套理念的,就只有以桑德斯(Bernie Sanders)為首的左傾民主黨代議士。當然,這卻反被主流民主黨員,甚或某一部份的進步反種族歧視份子批評為「階級還原主義」。但實情是重視宏觀經濟結構的反種族主義者從不會忽略其他諸如文化、法律等因素,反而是主流的那套簡單論述完全忽視結構性的原因。幸運的是,這樣的風氣以開始有點轉變。

不將所有問題純粹視為心態或教育問題,正視經濟社會的階級結構如何塑造偏見,固化某些社會態度,是左翼的社會學常識。而改變社會則離不開扭轉、破壞這些結構。以上關於族群歧視的思路,同樣適用於香港不同的社會問題中。例如,政治冷感和工時過長,基本法框架不容政治處理民生問題有關;對住房、股票、環境等等問題的態度,也有其制度性和物質性的因由。就算你不同意左翼的基本倫理,也要承認他的解釋力。

——Cha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香港人應該支持BLM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