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拼西湊

我們分別來自東方與西方,喜歡談論與哲學、政治和文化相關的議題。

口述史(三)|“女人不要服從於男人”

我給我生命中的三位女性做了一次口述史採訪。這一期的人物故事最打動我的,她堅強、善良、充滿智慧,在吃人的社會裡存活了下來。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第三位女性的故事。在整理這篇稿子的時候,我的心是顫動的。好幾次我都停下來問自己:如果我是故事裡的主人翁,我能夠逃脫這樣陰暗壓迫的社會環境嗎?我仍能夠保有善意,在夾縫中運用智慧和毅力去生存嗎?從主人翁敏銳的觀察力中,我們得以了解在一個吃人的社會裡,女人的經歷和思想是怎樣變化的。

第一期口述史故事:“知識方面是非常不夠的”

第二期口述史故事:“可能是你誤解了”



何明露:“女人不要服從於男人”


採訪者:子鹿

受訪者:何明露(化名),女,50歲,廣東省潮汕地區X市人



女人的地位是很低的


鹿:第一個想了解的問題是關於你的生平,從小時候開始說起吧,就說一些你經歷過的事情。


何:我是在H省出生、在H省長大,H省有來自全國各地的、五湖四海的人,所以那裡的人都比較平等,男人女人都享有同樣的待遇、同樣的生活、同樣的工作,沒有什麼高低之分。從小學一直讀書,只要你想讀書,可以一直讀書,讀到高中大學,不分男女。在H省讀了高中畢業,然後工作了,後來結婚了回到潮汕X市。

回到X市後,發現潮汕的生活環境與H省生活環境完全不一樣。潮汕是個比較排外的地方,是個重視地方主義的地方,女人地位低下,他們那邊(X市)生孩子必須生兒子,不能生兒子是不行的,所以那裡的人會生很多個,一直生到兒子為止。他們生了很多孩子,因為受到經濟條件的限制,所以男孩子會送去上學、享受教育,吃的方面也會吃的好,而女孩子就會放棄給他們上學,吃的也會相對差,很小就要他們做家務活。而且在農村,女人在家要等男人吃了飯以後才能吃,不能同桌一起吃。在其他方面來講,女人在家要做家務、伺候公婆、撫養孩子是非常正常的,而且要周到,男女用品還要分開來,比如臉盆啊,桶啊,毛巾啊,所有的東西都是男人優先女人在後,所以女人的地位是非常差的。在就業方面,男人可以去外面工作,做生意。女人很早就要成家嫁人,有種說法就是女人是不留在家裡的,過年的時候是不可以回娘家過年的,只有在年初二才可以回去。


鹿:那我想問一下你作為一個女性,在成長過程中的感受和經歷,無論好的壞的都可以說一下。


何:我覺得女性受教育很重要,非常重要,當你受到好的教育的時候,你對社會和事物的看法都會有深入的了解,就是說你的視野會寬闊。當然女性還要有自己的個性,比如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有自己的經濟收入,這點很重要。如果沒有經濟收入,男人將來就會看不起你,會覺得他在養你,你會覺得自己在家庭中是沒有地位的。當你在家裡沒有經濟地位,很多人都會欺負你,比如丈夫會看不起你,公婆會瞧不起你,男人會認為你在吃他的,公婆會認為你在吃他們儿子的,這樣你在家就會很受氣。所以我覺得女人經濟獨立非常重要,這也跟他們受的教育有關,比如有人很少受教育,而且沒有看過外面的世界,碰到這樣的情況(男女不平等的情況)就不知道怎麼處理。

比如說我在H省的話,因為我們讀過書,我是讀了高中畢業,所以在家裡受到父母疼愛,在外面受到別人的尊重,回了X市結了婚才發現我們是被別人看的最低的。因為回到X市以後我們是在單位上班,工資不高,才70(元),公婆認為你是嫁來的媳婦,要把她們伺候的很好,吃的、好的要讓給公婆,所有的家務都要做,即使你懷孕了,挺著一個大肚子,你依然要起早貪黑做家務。吃的是最差的,還要挑水,連鄰居都說:“哇!你一個大肚婆怎麼能夠去挑水呢?!”但是因為你是媳婦,他(公婆)並不管你。那年因為生了一個孩子,單位說如果你不放還(回單位繼續工作),那麼工資就不能領了,就是僅僅因為我回家問(商議)了一下,結果公婆大吵大鬧,要打架,說你有工資不領,你可以吃丈夫的,那我為什麼不可以吃我兒子的呢?從這點可以看出,女人的地位是很低的。這樣,男人會認為他在養你,公婆認為你在吃他兒子的。

所以我覺得女人有自己的工作和收入很重要。但是女人畢竟受到自身生理條件的影響,到了四五十歲以後,生理條件的下滑會影響她們,會力不從心。這樣會讓我覺得男女還是很不公平的,男人在外面可以去說是為了家庭工作,但是女人同樣是上班,在家還要做家務,照顧親人,所以女人會比男人更累,但是男人不會看到這一點,他會認為這是你應該做的,而他在外面那個才是真正的辛苦賺錢,這就是一個很不公平的東西。


女人首先要受教育,多的去外面走走看看,開拓視野


鹿:前面說的都很清楚、很詳細,那我還想了解一下你對女性的定位和評價是怎麼樣的呢?可以從自己說起。


何:我覺得女人有個穩定的工作是最好的,這是一個經濟來源,但是我覺得我是比較奔波的,變化的工種比較多,一直沒有穩定的工作。本來我是可以讀了中文大學的,就差幾科沒有畢業,因為我結了婚生了孩子,這點很關鍵,耽誤了我的工作。假如我拿到文憑的話,我想我是可以當一名老師,有個穩定的工作。我就不會受到任何控制,就是因為我沒有,所以我覺得我有些失敗,因為學習方面沒有堅持住,而後來在X市也沒有機會(繼續讀書)了,所以我一直沒有工作,過的很辛苦。

後來出來打工,我覺得打工的這段經歷是我最充實、最愉快的經歷,因為在外面打工可以結識到很多人,學習到很多,自己過得很快活,在家裡的地位也明顯提高。到現在我開了公司,認識的人就更多了,也是更高層次的人。因為你認識的人是更高級別的人,所以你會得到更多的尊重,因為工作不同,你開了公司當老闆,你從事的職業不同,你的氣質都得到很大的提升,別人看你眼光都不同,並不是說面子問題,而是你自己感受到自己很多活力,內心感受到自己是年輕的,不斷學習、不斷進步,感覺自己是跟得上時代的。

所以我覺得我一直以來在工作方面有得有失,文憑沒有拿到是最遺憾的一點,但是不斷轉換工種,學到了很多東西,在家庭方面對對孩子的教育和管教自己感覺還是比較滿意的,但是對家裡的事情處理還是有不滿意的地方。

所以從這幾點我總結,女人還是要有自己的工作,不要總是打麻將、打牌。女人要提高自己的品位和氣質還是要學習,從事一些比較好的工作,這也意味著你要有文化,這樣你才能得到很多人的尊敬。所以我都是跟很多年輕人說,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經濟來源,才會有地位,而且女人不要服從於男人,對男人不要把所有的感情都投入男人身上,一旦你被拋棄了會很痛苦,一定要留一半感情給自己,讓自己過的很好充實,這也是愛護自己、保護自己。女人只有通過學習工作才知道自己的潛力在哪裡,自己應該得到什麼東西,才不會輕信別人,對事情有自己的分析,不會人云亦云。當然了,對於女人來說家庭是最重要的,如果在家庭裡面,夫妻能夠和睦相處,有溫馨的感情,孩子能夠自立,這也是很重要的。


鹿:嗯,我覺得說的很好。前面我們了解了一下婦女的社會地位以及你的生平和對女性的定位和評價,那我現在還想了解一下,社會有這種不公平的現象,根據你的經歷,你認為其原因是什麼呢?


何:這跟傳統的教育有關,這也跟幾千年留下來的習俗有關,跟特定的環境也有關係。他們的思想是流傳下來的,認為女人是應該做這些東西的,男人是不該做這些東西的,是約定俗成的現象,有些東西是很難改變的。

如果要改變,女人首先要受教育,多的去外面走走看看,開拓視野,要去到一個相對開放的地方走走看看或者工作,你就會覺得是很不同的。因為這種習俗的東西是無法改變的。比如你在X市就很難改變那邊的狀況,但是你到S市,這是改革開放的城市,是來自五湖四海的人,全國各地的人集中一起,很難形成約定俗成的東西,特別是一些陋習不能統一形成,在這樣的地方,女人的地位會相對高很多,男女會相對平等。只能說相對的公平,畢竟這個社會上,對男人和女人還是會有傾斜的。


我覺得最好的還是裝糊塗


鹿:嗯,好。剛才你說到懷孕的時候同時面臨工作和婆媳的壓力,那你是如何協調工作和家庭的難關的呢?


何:我當時剛到X市,沒多久懷孕了,因為要上班,(上班的)路比較遠,到了X市才發現原來婆婆是很可怕的,能把死的說成活的,我說不過她。白天去上班,單位看到你是孕婦,不會讓你做太多事情,讓你早點回(家),但是我都不願意回家,寧願(在單位)呆著。但是他們也比較早下班,所以我只能慢悠悠地走回家。因為我知道我說不過公婆,所以我都是保持沉默,裝聾作啞,裝糊塗,只能採取這樣的方式保護自己。因為你不跟他們頂撞,當他們說你時,你裝糊塗是最好的辦法,他們對你無可奈何,無法說服你,他們讓我做的事情,能做的盡量做,我也不推脫,等到鄰居看不慣去說(勸說)他們的時候,他們再來做(家務事)。這樣,如果他們能改變那最好,不能改變那也沒辦法。


當時因為跟老公是分居的,老公在鄉鎮上做老師,每等周六、週日他回來的時候,我滿肚子的委屈都會向他傾訴。這樣有不合理的地方都讓他跟他母親說,但是每次說都會大吵一架......但是雖然這樣,在他不在的時間裡,我都保持相對平靜,不跟他們正面衝突,他們也不能奈何我。

我覺得在一個家庭裡面,如果公婆是通情達理的,那麼我們可以講理,她關心我,那麼我也會關心她,但是假如是不同情理的公婆,我覺得最好的還是裝糊塗。


後記

在整個採訪和資料蒐集、整理的過程中,我深切地感受到來自這種強權壓迫下的不公、無奈和痛心。男女不平等現象的根源還是來自於根深蒂固的男權思想,如果這樣的思想沒有被動搖,那麼壓迫和暴力將會一直存在。從受訪者的口述資料來看,當今陸豐社會性別不平等的現像已經有所改變,但改變及其微弱,一些更深更重大的觀念如“男貴女賤”、“重男輕女”等觀念依然存在,並深刻地影響著人們的生活。

由於受訪者的受教育水平、經濟水平、職業和居住環境都不相同,所以對於問題的回答差異也十分巨大。董倩(化名)是農民家庭出身,幾乎沒有受到什麼教育,並且家庭經濟水平較低,可以說是屬於社會下層階級的婦女,受到來自社會的不公平對待和壓迫也最多,因而她的觀點和說法可以反映很大一部分下層婦女的生活狀況。而王月華(化名)成長經歷較順利,並且是政協委員,她所能感受到的作為女性所受的壓迫就極少,因而她說自己是挺自由挺快樂的。至於何明露(化名)一生比較顛簸,經歷了從H省到潮汕地區X市再到S市這樣的遷移,變化的工種也很多,所以她的觀點具備一定的客觀性和對比性。受訪者們觀念的差異讓我感受到教育和生活環境對一個人一生的成長具有非常重大的影響和意義。

在整個口述史的寫作過程中,發生了一些小插曲,這些插曲也反映了這些受訪婦女的觀念和社會中存在的現實問題。董倩(化名)在採訪過程中屢次嘆息,中途還特別叮囑筆者不可將採訪內容透露給其家人,因為這可能會給她帶了來自丈夫和婆婆的譴責和壓力。王月華(化名)在採訪中發生了好幾次長時間的停頓和無言,而後她也像筆者透露她確實對社會中婦女問題不太了解,可能不能提供有用的素材,甚至還給筆者推薦了有代表性的人選。何明露(化名)受訪時情緒有起伏的變化,筆者能隱隱感受到她受到來自社會和家庭的過多傷害,在心中積鬱了憤怒和怨恨。

(註:在2014年這三篇口述史的結尾,我向未來發出了一個願景,說到“我們不應太過悲觀,隨著性別平等觀念的普及和教育水平的提升,一定能有所改善。希望不僅是潮汕地區,還包括中國,都能早日實現男女平等。”如今,6年後的今天,我在新聞上看到女性被趕回家生三胎,優秀共產黨員因家暴上了頭條新聞。我們離性別平等的社會究竟還有多遠呢?)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口述史(二)|王月華:“可能是你誤解了”

口述史(一)|“知識方面是非常不夠的”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