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蘑菇

曳尾于涂

无法在豆瓣发布的日记

發布於

本来一直在豆瓣写日记,可是这篇“部分内容可能不符合社区指导原则,请等待审核”。他们是要我听话呢,去他妈的。我已经发誓写完整的中文,表达完整的思想。

自我介绍一下:中国大陆人,在英国留学。


2020年已经过去了四个月,这四个月于我好像荒废掉了,又好像带给我触及灵魂的变化。想说的话太多,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了。


2020年1月20日,我交完term 1的最后一项作业。2020年1月21日,武汉肺炎一直被隐瞒的真相突然被踢爆。从21号起床看到这个噩耗起,就开始疯狂地刷豆瓣刷鹅组,原定的假期回国计划全部取消。和那时大部分中国人一样,整个人沉浸在愤怒,失望,悲伤,恐惧,仇恨之类的情绪里。term 1最后一个ddl和term 2开学之间的两周什么都没有做,就只是泡在豆瓣上疯狂地跟武汉的情况,然后哭。我很后悔当时没有写日记记录当时的心情,只能靠回忆拼凑当时的状况。今天4月13日,我怀念2月被封前的豆瓣鹅组,那里曾经有人性的声音。


那只高架上奔跑的野猪,武汉上空的口罩黑洞,鄂A0260W,红十字会,饿死的脑瘫孩子,桥上自杀的男人,跟着殡仪馆车喊妈妈的女孩,湖北导演常凯一家,艾芬,陈秋实,李泽华,李文亮,思念曲,通惠河畔的雪。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2月的武汉掀开了中国的B面,我们这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纸糊的。


我有定期清理手机相片的习惯,尤其是各种新闻和微博言论的截图,从前80%都会被清理删掉。但如今我不敢删了。这些被存储在私人设备上,无法被删除的思想太珍贵了,我怕一不小心就会永远失去它们。


我也不敢相信,短短两个月足以使国人忘记2月全民要求追责的愤怒。看着如今赛博红卫兵幸灾乐祸的狂欢,我的国已经烂掉,死掉,没有故乡。


我的微信号被半封禁,也失去了很多朋友。因为我做不到不说话。其中有一个是我珍视的朋友,是我高中的时候很喜欢,喜欢了很久的男孩子。我们兴趣爱好相投,只是政治观点不合。我仍然愿意和他继续做朋友,但我知道在他那里,我已经是该被打倒 该被批斗的人了。


这四个月是不断被剥夺的四个月:出门的自由,说话的自由,创作的自由,悼念的自由。有时也会恍惚,is this the real life? is this just fantasy? 乔治奥威尔式的监控社会似乎已逐步在中国实现,而我还没有做好生活在1984的准备。


写点儿自己吧。3月底英国的lockdown对我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作为一个内向者,我本来的生活就与自我隔离没有太大分别。只是可惜了英格兰美好的春天,春日踏青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我现在的状态是,没有什么追求,整个人更加虚无,找不到从事任何职业的motivation and passion,好像活着也没有太大的意思。猫很棒(虽然我没有),看书很棒,电影很棒,做饭很棒,但也就那样吧。(不过,多活一会儿也许可以多看几部电影。)我可以随时感染随时死去,我也不觉得自己有太大损失。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