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2588 

matters网站可能有技术安全bug

jdk

两台电脑都登录网站。一台电脑修改密码后退出。另一台电脑不需要退出重新登录,依旧可以访问。因此电脑如果失窃,无法通过改密码退出失窃电脑上的账户。不知发到哪里,就发这里吧。

我以前觉得大陆民众需要觉醒,后来才发现他们可能比我还清醒

jdk

我已经属于大陆的保守沉默的大多数。若干年前我很年轻,我对美国的自由民主充满向往,被防火长城折磨得每天就想去和方滨兴同归于尽。但是斯诺登、维基解密、伊斯兰国的崛起、卡舒吉、法国阿尔斯通的”美国陷阱“、华为孟晚舟、最近的爱泼斯坦等等一系列事件,让我对灯塔国也逐渐失望了。

罗冠聪悄然飞往美国开始他的耶鲁学习生活

jdk

傻仔去罢课,我先去上课。鼓动了不少年轻人参加激进示威后,全香港搞游行的塔尖人物罗冠聪悄然飞往美国,开始他的耶鲁学习生活。这让他的支持者一时间无法接受。罗冠聪是谁?就是一周前与美国外交人员专家在九点会面的激进分子头目。不知各位热血游行青年作何刚想?

权利的游戏-香港篇

jdk

如果不从利益角度,而只从道德角度去解读,永远无法真正理解历史上任何一场运动的来龙去脉。没有任何一场权力斗争是纯理想而不牵涉世俗利益的,宣传民主自由只是占据道德高地的一种斗争手段。即使是美国的南北战争也不例外,解放黑奴完全是浪漫的借口。即使是十字军东征,也需要有利可图。

为什么我不看好香港的这次骚乱

jdk

电影《教父》里描述了一种人生观,第一步要努力实现自我价值,第二步要全力照顾好家人,第三步要尽力帮助善良的人,第四步为族群发声,第五步为国家争荣誉。而那些随意颠倒次序的人,一般不值得信任。我觉得相当一部分游行的青年就是颠倒了次序的不值得信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