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在线NLO

从荷说起,镜观世界。2008年成立于荷兰,除了美食、美景与美人之外,致力于将真实的欧洲深度地还原给世界华语读者,提升中文互联网对欧洲认知的成熟度。

荷兰体坛:我们离实现男女同工同酬还有多远?

發布於
今天我们一起聊聊性别薪资不平等这种“隐形暴力”的现状。

11月25日-12月10日是一年一度的“点亮橙色”活动周。“点亮橙色”活动从1991年开始举办,今年标志着这一活动已经步入第30个年头,在这30年以来,活动呼吁大众关注消除性别暴力以及针对妇女及女童的暴力行为。

今天,我们就将聚焦荷兰体坛的男女同工同酬问题,一起聊聊性别薪资不平等这种“隐形暴力”的现状,以及荷兰各界人士是如何努力改变这一切,为消除性别暴力、实现性别平等做出贡献的——这也是全世界应该共同关注的议题。


本文将为您介绍:

“我们是欧洲冠军,队里却有一半球员入不敷出!”

  • 性别歧视阻碍同工同酬
  • 社会各界行动起来,探索改善现状的办法
  • “我们已经在前进,但我们尚未到达”
作者金城六,是莱顿大学历史系博士候选人,本文同时刊载于荷兰驻华大使馆官方微信账号。

今年的11月10日欧洲同工同酬日(European Equal Pay Day,EEPD),欧盟委员会副主席Věra Jourová、劳工专员Nicolas Schmit以及平等委员会委员Helena Dalli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欧洲女性平均薪资至今仍比男性低14%。

而谈及男女同工不同酬问题,体育产业中的薪酬差距不容忽视。即使是被认为在性别平等方面较为进步的荷兰,女性运动员遭受到歧视性对待仍是体坛公开的秘密。

在荷兰,男性选手即使表现一般也可以过得很好,但大多数女性选手往往不得不身兼多职才有足够的经济来源支持她们的运动专业。

图/The People Speak! CC BY-NC 2.0协议

这篇文章将要带你认识荷兰体坛的薪资性别不平等的现状,以及荷兰人如何意识到并解决这一不平等问题的。

“我们是欧洲冠军,队里却有一半球员入不敷出!”

人们经常将体育产业的薪酬差异归咎于女性对体育活动的低参与率。然而,这种见解并不适用于荷兰体坛。

荷媒RTL Nieuws在2021年分析了自1948年以来参加奥运会的荷兰运动员的表现,发现以运动员获得奖牌的几率为例,荷兰女运动员在她们参加的所有项目中,获得奖牌的比例为19.3%;对于男性而言这一比例是11.5%,这意味着荷兰女运动员或女队的成功率比男队高出约68%

截图/RTL Nieuws

然而,这不意味着性别不平等在体育产业并不存在。足球女将 Vivianne Miedema在2017年接受英国《卫报》的采访时揭露了荷兰皇家足球协会KNVB在男女球员薪资分配上极不公平:

“看看男人们,他们连参加世界杯的资格都没有,却每年坐收几百万欧的进帐。我们是欧洲冠军,但队里有一半有球员却入不敷出。我们要求得到和男人一样的薪资待遇。”
足球女将Vivianne Miedema接受英国《卫报》的访谈,截图/英国《卫报》

Miedema的抗议并没有得到人们的认真对待。许多男性“专家”甚至对此嗤之以鼻,资深球评Johan Derksen就厉声指责Miedema的言论是无稽之谈。

“薪资是由身体绩效曲线决定的。男人身体更强壮,速度更快,薪酬比女人高是天经地义的。”Derksen表示,就算荷兰体坛真的存在薪资歧视,也轮不到Miedema抱怨,因为“荷兰女足赚够多了,皇家足协给的钱对得起她们的比赛成绩”。

此外,也有不少质疑Miedema言论的声音,譬如有人认为如果按照她的理论,那么其它运动员也应该跟足球名将挣得一样多,因为所有足球运动员都必须挣得一样;还有一些温和的反驳,认为Miedema的言论忽略了市场力量,因为决定选手薪资的是市场供求关系。

他们指出在荷兰,女子足球赛的门票比男足便宜得多,不可否认男足在欧洲联赛的排名中确实不如女足,但如果Miedema觉得自己赚得少,那不是因为性别歧视,而是因为女足本来就是一个在市场号召力上尚待发展的体育项目

但是,如果女性选手在比赛成绩或是在市场号召力上表现出色,结果会是怎么样呢?看看Dafne Schippers——2015和2017年世界女子短跑冠军,荷兰媒体称赞其“在十年间从天才成长为荷兰田径界最勤奋的运动员”。

Dafne Schippers,图/filip bossuyt, flickr CC BY 2.0协议

结果,即使作为世界纪录保持者,即使为厂商赚进大把钞票,Schippers的年收入仍远低于世界男子短跑冠军Usain Bolt的年收入。

联合国妇女署体育合作事务处主任Beatrice Frey就曾表示:
“我想不出有哪个产业有这样大的薪酬差距。在特定的国家和项目中,一个男人可能是亿万富翁,而参加同一个项目的女人可能甚至达不到最低薪酬水平。”


性别歧视阻碍同工同酬

显然,阻碍了荷兰体坛落实同工同酬的,既不是体能差异,也不是简单的市场供需,而是性别歧视。

荷兰体坛的薪资性别不平等是更广泛的性别歧视的一部份。荷兰单车女将Marijn de Vries曾有点无奈地表示。人们喜欢她的成功故事(因为Marijn de Vries的出道年龄高于单车手的一般出道年龄),但不喜欢她关于单车界性别不平等的言论。群众对于女性声音的忽视是导致了人们对于女性选手在职业单车赛中的弱势地位。

Marijn de Vries,图/Wielerpro.nl - Marijn de Vries CC BY 2.0协议

性别歧视和对女性的忽视在运动员薪酬差距中扮演并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事实上,以不赞成的态度看待女性运动并对其置之不理十分常见。

此前就有学者Cheryl Cooky、 Michael A. Messner以及Michela Musto发表研究,发现在报道体育赛事时候,男性运动员参赛的比赛往往以更加激动人心、生动的方式展现给观众,而女性运动员的赛事播报则与之形成鲜明对比——往往显得无趣

然而,一旦女性的运动表现不输男性时,人们的首要反应却是怀疑她用了禁药,必须接受各种身体测试。

血检,图/unsplash图库授权使用

放眼全球,减少薪资不平等,努力实现同工同酬是许多国家努力的方向,且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无论是发生在体坛还是在更广阔的工作场所的性别歧视乃至性别暴力都加剧了薪酬差距。因为这些性别歧视与暴力迫使一部分女性不得不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就如前文所提及的入不敷出的女性运动员,还有一部分甚至被关闭了晋升通道的大门。因性别歧视导致的工作经历中断可能进一步影响他们日后的求职之路,形成恶性循环

 

社会各界行动起来,探索改善现状的办法

但不可否认,社会各界在努力改变这一现状。在2017年的欧洲锦标赛中,替荷兰拿下冠军的“橙色雌狮”荷兰女足吸引了数百万观众,这为女足加大了与荷兰皇家足协的谈判筹码。

2019年,皇家足协承诺将在四年内将女足的薪资提高到与男足同等的水平。同时他们也保证会为女足聘请更专业的工作人员,使用的设施也将升级到和男足相同的水准。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记者、学者、活动家和研究人员开始在体制外为女性运动员的福利而奔走。他们主张提高妇女在体育产业管理阶层的代表性是解决荷兰体坛薪资不平等现象的第一步。

今年就有媒体报道称,体育多样性调查报告中显示,女性荷兰足协经理仅占了18%、在专业教练仅占11%、在业余俱乐部教练则是14%。对于女性代表性不足的问题,皇家足协曾在公开文件中表示,将致力于鼓励和促进女性教练员、董事或裁判员的培训,并为她们提供持续的支持。

荷兰女足,图/IQRemix CC BY-SA 2.0协议

近日,在荷甲这一最高级别的足球常规赛中出现了第一位担任助理裁判员的女性——Franca Overtoom。2019年荷兰皇家足协曾经就荷甲比赛中没有女裁判这一问题作出过回应:“因为女性裁判员太少,我们有4200名男裁判和42名女裁判,而且目前没有女性达到过成为荷甲裁判员的标准。”

时隔两年,Overtoom成为创造历史的第一位女裁判员,这是一个可喜的进步。Overtoom表示,希望自己的首秀能为其他女裁判树立榜样,给她们带来一些鼓励。

“女性在这一行处境艰难主要是因为我们必须通过和男性同一标准的体能测试,当越来越多女性能够做到这一点,女性在这一行业就能前进一大步,我希望我能和其他女性一起点燃火焰——证明我们能够做到。”

当越来越多女性加入进来,也就会有更多女性的声音,这也有助于实现荷兰足坛中的性别平等。

当然还有更激进的提议,比如全面废除国内运动赛事的性别区隔。有人认为,真正的解放应该是提倡混合团队,因为在男女不能同场竞技的赛制结构下争取同工同酬无异于海底捞月,是不切实际且完全不可能实现的。

荷兰皇家足球协会曾积极建议在11岁以下的年龄组组成男女混合队,如果训练效果显示混合队对球员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也会鼓励更年长的年龄组也组建混合球队。

在荷兰皇家足协看来,让男孩和女孩一起训练有助于他们的发展、提高团队精神和表现。如果从最年轻的年龄组开始引进男女混合制,这将树立在孩子、教练和家长心目中的标准。而这样的尝试也有助于促进整个足球领域的女性融合。

男女混合训练,图/unsplash图库授权使用

面对这些活动家和相关人员的美意,来自Steenbergen的拳击手Isis Verbeek则认为改革应该被更务实地对待。

“也许时间总有一天会让荷兰社会迈出那一步。但在那之前,没有哪个人有资格要求别人对自己有更多的关心。我们能做的就是让成绩说话,将事实摆在所有别过头去的人的眼前:‘看啊!我们女人能做的跟男人一样多,甚至更多!’”


“我们已经在前进,但我们尚未到达”

事实上,荷兰政府也一直努力实现同工同酬目标,并取得了一定成果:薪资调查机构Intermediair和荷兰奈耶诺德大学(Nyenrode Business University)合作开展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 ,性别薪资差异已经从2019年的8%下降到了如今的5%,并且尽管男性获得的加薪幅度仍然高于女性(男性为 56%,女性为 52%),但这种差距也正在缩小。

荷兰的《男女平等待遇法》(the Equal Treatment (Men and Women) Act.)也明确规定,在招聘和选拔、就业、晋升、解雇、专业教育、就业条款和工资以及工作条件等方面,企业和机构不得以任何理由区别对待:“在工作价值同等的情况下,男女应该获得相同水准的薪酬。”

此外,今年9月,荷兰政府还通过了一项新的立法,旨在改善企业董监事会的性别多样性。新立法包含两项措施——上市公司的监事会会采用性别配额制(将适用于所有新任命的监事会成员),以确保男性和女性在监事会中都至少占有三分之一的席位;大型公共和私营有限责任公司必须设定董事会及高管的性别比例,且每年报告其进展情况。

这意味着荷兰政府已经通过了以强制性手段促进性别平等的法案,我们期待这种改善的决心也会渗透到其他行业中。

譬如,许多女性运动员已经凭着优异成绩成功迫使雇主正视压迫着她们的歧视性文化结构,并成功吸引了男性运动员和非运动员加入了行列。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时间的推进和各方面的共同努力,男女同工同酬终将实现。

立即终止侵害妇女的暴力,图/联合国妇女署

不过,这也只是推进同工同酬的开始,待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昨天是联合国制止暴力侵害妇女行为国际日,也是16日运动的开始,如今年16日运动的主题“橙色点亮世界:立即终止侵害妇女的暴力!”所指出的那样,侵害妇女权益的暴力和不当行为需要即刻矫正,实现同工同酬需要社会各界马上行动起来,持续重视并解决这一问题。

作者金城六,是莱顿大学历史系博士候选人,本文首发于荷兰在线NLO,同时刊载于荷兰驻华大使馆官方微信账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