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歷

雅歷。寡言,文章字句屬戲言。在柏林讀哲學,喜歡思考與寫作。文章見於《立場新聞》哲學版、《關鍵評論網》、《明報》專欄〈菩提樹大道〉。 Medium: https://ericlamtf.medium.com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playwordss Email: t.f.lamus@gmail.com

人不中二枉少年

發布於
眾所周知,每個中二病故事的背後,都是與女同學有關……

Wolfgang Herrndorf 的小說Tschick出版以來都是書店的暢銷書。先前學習德語,想找一點小說來看,在書店找到這本小說,一看便相當喜歡。這是個關於男孩成長的故事,有點像沙林傑的《麥田捕手》,都是由男主角的獨白開始。

故事一開始,就已經是故事的結局。

Maik躺在醫院的病床上。不錯,他因為交通意外被人送到醫院,醒來被警察盤問交通意外的因由。雖然受傷了,但他感覺不錯,因為醫院的女護士很索,並且很好人。

然後,開始回憶這個暑假發生甚麼事。

Maik是個內向的男生,在學校沒有朋友,同學都將他當成怪胎。家境不錯,住在東柏林Marzahn的大屋。(去過Marzahn,傳說中有很多新納粹聚腳地,幸好我安全無事回來。)可是,他卻是個問題家庭的兒子。母親有酗酒的習慣,經常要去附近的診所-Beautyfarm(美容農場,甚麼來的?)-接受戒酒治療。父親經常需要和年輕的女秘書「出差公幹」,所以時時都不在家,甚少溝通,關係疏離。

另一主角Tschick是個神經質。(全名:Andrej Tschichatschow,連班上的老師也不會唸。) 來自俄羅斯,是班裡的插班生,與Maik一樣,數學成績很好。可是,他身上經常有陣的怪味,隨時隨地身上都有瓶伏特加。班裡沒有人想跟他做朋友,連Maik也不想,可是老師偏偏安排兩個不受歡迎人士坐在一檯。

眾所周知,每個中二病故事的背後,都是與女同學有關,今次也不例外。Maik一直暗戀班花Tatjana。可是,Tatjana根本沒有注意到Maik的存在。學期結束後,Tatjana打算邀請同學開生日派對。Maik興奮不已,終於可以與女神會面(按:想得早)。他花時間去畫一幅Beyoncé素描,因為Tatjana很喜歡Beyoncé(註:小說是2010年出版,Beyoncé當年應該很紅。)打算在生日派對當日送給她。

可是……Tatjana根本沒打算邀請Maik去她的生日會。Maik傷心不已(按:哭泣聲絕無意義),一手就撕掉了自己的畫。班上只有他和Tschick兩個怪胎沒有受邀請。

於是,他只好留在家中與Playstation過暑假,母親去戒酒,父親與女秘書去公幹。突然,Tschick駕著他不知道從那裡偷來的汽車(聲稱是「借」的)。他知道Maik沒有受邀請去去Tatjana的生日會,因此很難過。Tschick慫恿他一起去生日會,Maik起初說自己不感興趣(其實是無膽),最後還是同行。在生日會上,Maik將那張撕破,又重新貼好畫送給了Tatjana就離去(算頗灑脫)。回到家中,空空如也,暑假卻悠悠長。於是Tschick提議開車去旅行,目的地是羅馬尼馬的Walachei。(其實我都不知這是那裡,上網查過,因為吸血鬼的傳說而聞名。)

於是他們遇到很多的趣怪事。旅程一開始Tschick就將Maik的手機扔掉,沒有地圖,只要往南行就是了。又遇到警察的追查,於是Tschick將車的顏色改變,換過另一個車牌號碼,相當老手(或相當有創意)。累了,他們就睡在風車下,望著天上的繁星,訴說心聲。Maik也開始對Tschick改觀,漸漸成好朋友。旅途中汽油用盡了,於是他們決定去偷一些回來。後來,他們遇上了Isa,Isa獨自出遊去布拉格找妹妹,身上又是一陣的異味(顯然是沒有沖涼所致)。Isa幫他們偷到汽油,於是,兩個人的行程變成了三個人。

三個人駛到湖邊,在湖中央嬉水。Tschick離開去找食物時,Maik把Isa的上衣脫掉(咳咳),幫她剪去凌亂的頭髮,Isa問他有沒有和女生睡過(被逗了)。當然無。然後,Maik和Isa當然甚麼事也沒發生(預料之內)。不久,Isa便離隊告別,自己先去布拉格找自己的妹妹。之後,Tschick也向Maik坦承,自己是同性戀。

故事的結局是車禍收場,Maik和Tschick在法庭互相承認自己的責任:Maik需要承擔社會服務令,而Tschick則被送回家去了。

暑假完了,開學的第一天,Tschick不見了。Tatjana注意到Maik的存在,可是他卻不太在乎。回到家中,他收到Isa的來信,這時候,他不知自己現在到底喜歡誰了。家中,他和母親將名貴的家具全都掉入泳池,這些東西與人的快樂一點也無關。母親告訴他,只要他快樂,甚麼也不緊要。

曾經以為重要的事情,回想起來,一點也不重要。曾經以為自己很喜歡的女同學,以為她是自己的唯一,為她傷心,發現真的很傻。Maik在故事的結尾變得樂觀,也不再介意別人怎樣評價自己,最重要的還是要懂得欣賞自己。旁人眼中,他和Tschick是兩個怪胎。不過,他已經不會理別人怎看自己了。他擁有個最好的暑假。

大概,這就是成長的印記。

後記:

小說的英文翻譯叫Why We Took the Car,可是有點Lost in Translation,很多地道的德文都翻譯不了。

2016年,德國導演Fatih Akin將小說改編拍成同名電影Tschick。英名的翻譯叫Goodbye Berlin,臺灣的翻譯叫《再見柏林》。電影預告片:https://youtu.be/hGbJlV6LFf8

作者Wolfgang Herrndoft在2013年因病自殺身亡,安葬在柏林的Dorotheenstädtischer Friedhof,以這篇文章紀念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