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forbole 的聯合創辦人,愛比特幣但不是 maximalist,愛百花齊放但對 shitcoins 零容忍。亦請關注我們的區塊鏈資訊平台 @bigdipper 及去中心化社交網絡 @desmos

從 Crescent 談 Cosmos 的恩怨情仇

發布於
圖片來源:https://crescentnetwork.medium.com/a-star-is-born-the-crescent-story-525bc3640b6a

Forbole 是 Crescent 僅 11 個流動性質押 (liquid staking) 的驗證人之一,作為 Forbole 的創辦人,或許大家都有興趣聽我講幾句。這篇不講太多技術方面,反而講多一些我挺肯定坊間較少講的八卦,就是一些 Cosmos 生態中的恩怨情仇,不過這故事只是我作為半個 Cosmos OG 的旁觀者的角度,真實一面永遠是個謎。

Tendermint 與 Osmosis 

當日,Tendermint (現稱 Ignite,發起 Cosmos 項目的團隊) 收購驗證人 B Harvest (BH) 去開發 Cosmos 世界的 Dex - Gravity Dex。BH 是我非常認可的幾個驗證人之一。當時有討論是否應該將 Cosmos Hub 直接用 Gravity Dex 的模塊成為一個 Dex,加強 Cosmos Hub 以至 Atom 的可用性。最終社區是決定採納。

但在研究這事情的後期,Tendermint 的兩個員工 - Josh 及 Sunny,卻離巢搞另一個 Dex - Osmosis,這事令 Tendermint 新任 CEO Peng 在 Twitter 向他們開火,認為他們有利益衝突,損害 Tendermint 以至 Cosmos 的利益。

(還有另一插曲辣著 Tendermint,就是獲 ICF 資金支持的 Gravity Bridge,竟然決定另起爐灶成為獨立的一條鏈 (其原生 token 就是大家在 Osmosis 上看到的 GRAV),Peng 亦在 Twitter 上開火,並說 Sunny 是這事的幕後推手,但 Sunny 否認。)

結果大家都知道,Osmosis 上線後火速發展,至今以 TVL 計已是二十大 Dex 之一。在 Osmosis 的先行者優勢及強大的 UX 下,Cosmos Hub 作為 Dex 一直處挨打狀態,加上沒有向 LP 提供具競爭力的回報,令它完全發展不起來。

Tendermint 的理想主義

然後要再講講 Tendermint rebrand 至 Ignite 一事。Tendermint 起初作為一個開源共識引擎,是 Jae Kwon 早於 2014 年基於拜占庭容錯 (BFT) 的學術研究來開發,希望令 BFT 走出象牙塔,真正落地成為商業應用,及後成為一家公司,加入 Ethan Buchman 作為聯合創辦人。他們在 2016 年開始有 Cosmos 的構想,希望降低區塊鏈的開發成本,令不同的人能因應各自需求建立自己的區塊鏈,並通過 Cosmos 技術連在一起,成為一個去中心化的互聯網。Cosmos 在 2017 年發起眾籌,在 2019 年 3 月主網上線。

Jae 是開源世界的理想主義者,對華爾街模式、矽谷模式、創投等都厭惡,及後他的理想主義越來越激進,令 Tendermint 發生內戰,不少團隊成員離巢,後來其實 Ethan 及 Jae 都已不再在團隊中,CEO 由 Tendermint 的第三名全職 Peng 出任。

Tendermint 以至 Cosmos 都擁抱崇高的開源理念,但為別人作嫁衣裳,自己卻被遺忘,或許大家不知道,二十大市值的 Binance Chain,Terra 及 Chrono (前稱 Crypto.com),都是基於 Cosmos SDK 及其相關技術開發。Terra 還會與 Cosmos 有點合作關係,但 Binance 就是徹頭徹尾偷取別人努力成果的盜賊 (不過這就已是對開源的價值觀的爭論,離題了)。

Tendermint 改名 Ignite 

講了這樣大段的恩怨情仇,我真正想說甚麽呢?

近期 ,Tendermint 正式 rebrand 成為 Ignite,我認為是他們基於上述種種經歷,痛定思痛,決定放下過份浪漫的理想主義,走回華爾街式霸權主義的結果。它們成立了 1.5 億美元的 Ignite Accelerator 來孵化區塊鏈初創,又將原來將 Cosmos Hub 作為 Dex 的構想,轉化為另一條獨立的鏈來運作的 Dex - Crescent。將 BH 及一些相關團隊又 spin off 出來全力做 Crescent。

(賣廣告: Forbole 亦是 Ignite Accelerator 的 11 個投資夥伴之一)

簡單點說,Crescent 是 Ignite 用來向一些它視為盜賊及叛徒作全面反攻的首個項目。單憑這點,足夠令大家要關注 Crescent。另外,BH 本身亦是 Terra 的最大驗證人之一,與 Terra 關係非淺 (都是韓國人),Crescent 亦與 Terra 有關,所以 Crescent 有跡象試圖打通 Cosmos 及 Terra 兩個生態的項目。

CRE 幣價已過高

但我要補充,我認為目前 CRE 的幣價反映出的估值已非常高,若以 FDV 計,它已是 Osmosis 的六成,若以流通市值計,是 Osmosis 的十分之一,但 Crescent 的 TVL 目前只及 Osmosis 的16 分之1 。以 Crescent 目前約 $81M TVL 及 240% 整體 farming APR 計,若它的 TVL 升三倍以 $320M,farming APR 就會降至 60%,估計已與 Osmosis 的 farming APR 相若,但 $320M 的TVL 仍只及 Osmosis 的 25% 而已,而若同時間 Crescent 從 Osmosis 上搶得 TVL,又可能會令 Osmosis 的 farming yield 提昇,從而吸引 TVL 重新流入 Osmosis。

當然,貴的東西可以一直維持在貴的水平,畢竟目前市場效率仍低,但我覺得 CRE 上望空間就已非常小,現價已反映了未來至少半年的成長潛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