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forbole 的聯合創辦人,愛比特幣但不是 maximalist,愛百花齊放但對 shitcoins 零容忍。亦請關注我們的區塊鏈資訊平台 @bigdipper 及去中心化社交網絡 @desmos

一個比特幣信徒的反思

發布於

溫馨提示:無聊的長文,寫給自己看居多,所以不會太著重讀者的感受,慎入。

應該是幾個月前,我與我們某投資者閒談,我說過我沒有興趣與財務思想上已根深蒂固於傳統金融的朋友合作,他半開玩笑地說,若是真朋友,就不能把他們遺棄在法定貨幣的世界。

我本身是出身自傳統的金融系統,若時光倒流,若我是在金融業內時看到比特幣,我肯定劈頭第一句就會認為它是騙局,加上我自己是非常主觀的人,一旦我認為它是騙局,我應該就是那種會不斷提出質疑,不斷叫朋友要小心的那種反比特幣的人。

幸好,我的路徑不是這樣。就算是我在 2017 年成立 Forbole 進入區塊鏈領域,當時我都不太認識比特幣。就算到 2018 至 2019 初,我們已慢慢在 proof-of-stake 的區塊鏈世界建立了一些知識及人脈,但我都不太認識比特幣。嚴格來說,我是到 2019 年才算是進入比特幣的世界,現在還只是個小學雞。若你現在開始研究比特幣,其實我只是比你早不足兩年。

當我參與了越來越多的加密貨幣項目,知識及經驗越來越多,我就反而越覺得比特幣的地位是獨一無二,例如它將區塊鏈連成一條鏈的構想、它設定 2,100 萬的上限、挖礦難度與運算力的互動、每 210,000 區塊就作一次的 halving、coinage、UTXO、Mnemonic、HD 錢包等等,就算是以看神秘學或偵探小說的態度去看待,比特幣的內容亦實在非常精彩,令人欲罷不能,不過涉及技術及哲學的問題在此就先不多說了,日後慢慢再談。


在這次升浪中,我在 $12,000 左右開始持續在自己 Facebook 上差不多每天都叫人買比特幣,當時就是 PayPal 宣佈進入這領域的時候。

然後我冒著被朋友們屏蔽或視為瘋子的風險,天天傳道:

"McLaren Tee" 是 Facebook 專頁名稱,現大已沒更新。

香港人經歷了 2019 年至今的洗禮,我主觀認為他們應該已受啟蒙,但他們對比特幣的抗拒程度及對中心化金融建制的信賴度,高得令我驚訝 (亦不瞞你說,這情況令我重新反思社會運動,不過這些都不便在這裡多說了)。我 Facebook 上有 500 幾個朋友,我這些有關比特幣的發佈,engagement 低到一個點 (若有回應,可能都只是兩三個 Like),令我想反思近三個月自己的「所作所為」。

我心態其實很簡單,就是我覺得比特幣是樣好東西,可以解決人類目前的一些問題,所以想介紹給朋友,我在 Facebook 上的發佈絕大部份都不是公開的,而且 2019 年我都跟大家一樣刪了很多人或被很多人刪了,所以我覺得既然至今天都還在自己的 Facebook 上,都是種緣份,我樂意多宣揚比特幣。

或許我用錯方法,或許我找錯對象。但無論如何,這三個多月來 (若包括 7 月開始講 altcoin 牛市就是半年了) 在 Facebook 上的傳道,我覺得都已差不多了,若我繼續在自己的 Facebook 上轟炸朋友,怕落得個眾伴親離的下場,都講了半年,其實會上車的人已上,會開始研究的人就會自己學,想繼續聽我說三道四的人應該都會在 MeWe 上繼續與我交流。

希望大家不要錯過這次金融系統的重新洗牌。持有一些比特幣,無論是出於投資目的,出於對沖目的,又或只是作為一個收藏品紀念這龐大的 proof-of-work 及全人類的社會運動,都不會錯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