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

法学博士,中国人权律师,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

被操控的访问

在弄虚造假方面,中共可以说有悠久的传统和丰富的经验。没有一个极权政权不依赖对历史的篡改和对信息的控制,因为极权体制的基础不是自由选举和多元主义,而是它自己编造的政治神学和历史神话。共产党把自己描述成“伟大光荣正确”,也需要不断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自己一贯“伟光正”的形象。
1958年8月15日《人民日报》一版,刊登了这幅新闻图片,4个幼童站在水稻穗上,“证实”了亩产三万斤的神话。 这个卫星一放,该公社(湖北麻城县麻溪河乡建国一社)先后接待了中外各界参观者10多万人次,麻城县委指示:对参观者一律实行“吃饭不要钱”,于是沿途十余里,路边都是招待吃饭的指示牌。社员们经常放下手中农活,敲锣打鼓前去迎客。

联合国人权高专巴切莱特结束访华行程,她浪费了一次就维吾尔种族灭绝和其他严重的人权侵犯问题向中国政府施压的机会。这次访问在开始之前就引起很多争议,它不出所料受到中共操控,成为中共洗白罪行和政治宣传的工具。

巴切莱特曾在专制的智利因政治原因入狱,理应知道专制政府如何控制信息、操控宣传,如何蒙骗和利用每一次参观访问。

在她决定访华时,没有与任何国际人权组织就这次行程进行沟通。我和西藏、维吾尔和香港等220多家人权团体联合发布声明,强烈呼吁她推迟行程;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次访问会成为有利于中共的宣传秀。在国际压力之下,在她启程访华的六天之前,终于答应与民间组织的代表见面。起初受邀参加会谈的,并没有来自维吾尔和西藏的代表;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才加上了他们的代表。在会谈中,我们介绍了严重恶化的中国人权状况,批评她上任以来对中国人权事务的不作为。我强调中国政府一贯对国际访问进行精心安排,联合国人权高专到底采取了什么措施来防止访华行程成为中共宣传工具?

2005年11月,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诺瓦克(Manfred Novak)访问了北京、西藏和新疆。一位受访者、人权律师高智晟被中国当局紧密跟踪和监视。诺瓦克后来抱怨说,调查受到了中国当局的阻挠。他被禁止使用相机,经常有情报人员监视和试图窃听他的谈话;官方还阻止受害者家属与诺瓦克见面,包括软禁、恐吓等。

联合国极端贫困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阿尔斯通(Philip Alston)于2016年8月访问中国。事后他的报告记录了中国当局如何干扰他的访问的细节,比如恐吓、软禁甚至拘留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警告阿尔斯通不要与民间组织直接接触,要求提供任何私人会议的全部细节,以及安全人员冒充普通公民对阿尔斯通教授进行跟踪。他还被带去参观昆明市一个模范民族村,官员安排他观赏少数民族舞蹈,但完全不提和访问相关的教育权、或者对语言和文化传统的保护。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大量上访者被关在形形色色的黑监狱,我和一些维权人士曾到这些黑监狱为访民提供法律援助。其中一座黑监狱的铁门上是大大的广告牌,写着“北京欢迎你”。

在弄虚造假方面,中共可以说有悠久的传统和丰富的经验。没有一个极权政权不依赖对历史的篡改和对信息的控制,因为极权体制的基础不是自由选举和多元主义,而是它自己编造的政治神学和历史神话。共产党把自己描述成“伟大光荣正确”,也需要不断依靠暴力和谎言来维持自己一贯“伟光正”的形象。在中国家喻户晓的雷锋形象,离不开一次又一次的摆拍和文学创作。著名的油画《开国大典》,里面的人物也根据政治形势的变化而重画了一遍又一遍。大跃进时期,1958年8月15日的《人民日报》一版,刊登一幅名为《欢悦在早稻卫星上》的新闻图片,4个幼童站在水稻穗上,“证实”了亩产三万斤的神话。 这个卫星一放,该公社(湖北麻城县麻溪河乡建国一社)先后接待了中外各界参观访问者10多万人次,当时,麻城县委指示:对参观者一律实行“吃饭不要钱”,于是沿途十余里,路边都是招待吃饭的指示牌。社员们经常放下手中农活,敲锣打鼓前去迎客。

这种荒诞图景不仅仅发生在大跃进和毛时代,它是共产党擅长的事情之一。每当中央官员访问,所见之人、所经之地都是精心安排的。为了领导检查绿化工作,陕西华县把山体涂上绿油漆。河南省方城县广阳镇为了应付上级领导视察,在广阳大道突击栽种了上千棵无根的香樟树。陕西省山阳县村干部在马铃薯高产示范点雇人覆盖了大片地膜,看上去蔚为壮观,实际却并未播种。山西运城曾发生轰动全国的“假渗灌工程”案:为了迎接山西省农业节水现场会、全国农田基本建设现场会的代表,运城各地迅速修建了大量假的渗灌池,在马路上坐车经过,看上去是一个完整的圆池子,其实很多只有半边,背向马路的那边根本就没有修。揭露这件事的记者高勤荣还被构陷入狱。习近平访问农户的时候喜欢掀人家锅盖,这些农户以及锅里的东西当然也都是事先安排好的。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安排、造假、演戏,中央领导同志都心知肚明,地方官员也知道领导知道,领导也知道下面的人知道他们知道……,一边是瞒和骗,一边是假装相信。

造假当然有穿帮的时候,而说出真相的人就会遭到报复。2008年“314抗议”之后,中国外交部于4月9日精心安排外媒记者团到藏区参观。在访问拉卜楞寺时,二十多位僧人举着自己画的雪山狮子旗和写的标语跑出佛殿,用藏语呼喊“我们要求人权,我们没有自由,我们要达赖喇嘛回来”。 37岁的僧人嘉央金巴当时用英语喊“西藏要自由”,他于当晚被捕,拘押15天后放出来时,“不仅双目失明且全身骨头都被砸碎,站不能站、睡不能睡”,不到三年即悲惨离世。至少另外两人被判无期徒刑和15年。 2013年9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中国进行普遍定期审议期间,曹顺利计划去日内瓦参加民间社会活动,结果在首都机场被阻拦,2014年3月被迫害致死。

阿尔巴尼亚裔的加拿大历史学家Olzi Jazexhi曾对国际媒体关于迫害维吾尔人的报道持怀疑态度,2019年8月,他和其他被中共认为是自己人的国际学者被中共邀请去访问新疆,参观了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他还是看出了很多马脚,但中国官员警告他不要发布任何负面的报告。他不予理会,坚持说出真相;结果中共长臂伸到阿尔巴尼亚大学,Olzi被停课。

巴切莱特的先遣队到达中国后,中国政府出钱雇维吾尔人在喀什清真寺前跳舞庆祝开斋节。在集中营遍布的恐怖气氛下,这种雇佣和强迫几乎没有区别。巴切莱特访问期间,一些海外维吾尔人说,他们在新疆的家人受到了威胁、甚至软禁。现居美国的维吾尔人热纳古丽·艾尼说,她在Twitter上发帖请求巴切莱特调查她被监禁的姐姐之后,收到了中国官员发来的威胁短信。(纽约时报,2022.5.30)

巴切莱特的中国之行,自称“不是调查”,没有记者随行,也没有试图去寻找真相。她在发言中避免对中国政府的直接谴责,还附和中共的一些宣传说法,赞扬中国的扶贫、医保和性别平等之类。她接受中国官方的一个礼物——《习近平关于尊重和保障人权论述摘编》;一个超级人权恶棍去论述如何保障人权,这是个讽刺;而联合国最高人权官员去接受这本书,这是个更大讽刺。我觉得,中共选了这么一个礼物送给巴切莱特,既是为了羞辱联合国,也是为了羞辱全世界每一个人权捍卫者。

世界维吾尔大会表示,“这次访问成为中国的宣传机会,为其对维吾尔人的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进行粉饰”。非政府组织Arise主任裴伦德(Luke de Pulford)说这 “是一次灾难性的失职行为”。无论是出于愚蠢、冷漠还是利益,她浪费了一次为人权灾难发声的机会,成为粉饰罪行的共谋。这次访问对人权受害者没有带来任何改善和希望,而是带来更大的伤害。

(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滕彪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发言

种族灭绝、天安门屠杀与词源谬误/滕彪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