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

法学博士,中国人权律师,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

种族灭绝、天安门屠杀与词源谬误/滕彪

發布於
32年来天安门屠杀的真相越来越被揭示出来。今年六四当天,维吾尔特别法庭(Uyghur Tribunal)举办听证会,听取了关于中共种族灭绝的大量无可辩驳的证据。无论是维吾尔种族灭绝,还是六四屠杀,都铁证如山。那些否认者要么愚蠢、要么邪恶,但企图否认血写的事实,终将是徒劳。
针对维吾尔人的暴行,已有大量证据、证词和文件涌现出来。越来越多的人权组织、智库、专家学者、媒体、政府和议会认可“种族灭绝”这一定性。


有些人说:“新疆维吾尔人没有被灭绝,大部分维吾尔人并没有被关进集中营,中国政府也没有计划杀死所有的维吾尔人,所以不存在维吾尔种族灭绝。” 不管这些持这些说法的人是为中共洗地的五毛,还是出于想当然, 他们都犯了一个明显的逻辑错误,叫做“词源谬误”(Etymological fallacy)。

掉进这个逻辑误区的人相信,一个词的“真实”或“正确”含义就是它最古老或最初的含义。但实际上,許多字詞的意义隨著時間而改变,有的甚至变成了完全相反的意思。“乖”本来是“违背”的意思,但现在变成了“听话、顺从”。很多词最初的含义和现今的含义可能没有关系。即使在最近几十年里,也常可以看到一些词被不断赋予和原意非常不同的含义,比如同志、小姐等。

几乎在每个语言里都可以找到这种例子。英文的十二月(December)的拉丁语词源(decem)是第十个月,而十月(October)的词源是第八个月( ôctō)。Orient是东方,作动词用的时候,原意是面向东,但现在的意思是摆正方向、适应形势、适应环境,不一定非得“朝东”。作为政治概念的“西方国家”,包括了在地理上并不位于西方的澳大利亚、新西兰,也包括在地理上和文化都属于东方的日本。如果说“新西兰位于东方,所以不是西方国家”,那就是典型的词源谬误。在汉语里, “鲸”是鱼字旁,“鲸鱼”也是通用的叫法,但鲸鱼不是鱼,而是哺乳动物。“作为种族的维吾尔人没有被灭绝,所以中共没有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这种说法和 “‘鲸’是鱼字旁,所以鲸鱼是鱼”的荒谬程度是一样的。

 种族灭绝(genocide)这个词,最早由波兰籍犹太法律学者拉斐爾·萊姆金在1944年提出,其中“genos”来源于希腊语(génos),意思为种族或民族;后缀“-cide”的意思为杀害。在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前一天,也就是1948年12月9日,通过了《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 并开放给各国签字、批准和加入,该公约于1951年1月12日生效。其第二条明确规定了“种族灭绝”系指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民族、人种、种族或宗教团体,犯有下列行为之一者:

(a) 杀害该团体的成员;

(b) 致使该团体的成员在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

(c) 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以毁灭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

(d) 强制施行办法,意图防止该团体内的生育;

(e) 强迫转移该团体的儿童至另一团体。

这是含义相当明确的定义。符合这五条中的任何一条,都属于种族灭绝罪。无论从法律上、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强迫某一民族、种族或宗教团体的儿童与家人分离、或者强迫实行绝育、或者强行关入拘禁营,都构成了种族灭绝,杀人或大规模杀人并不是必要条件。并不是只有犹太人那种几百万人被送进毒气室才叫种族灭绝。并不是只有某个种族被灭绝了、或大部分被灭绝了、或者有明确的灭绝计划才构成种族灭绝罪。

在这方面,汉语把genocide翻译成种族灭绝,也是一些人产生误解的原因。很多人望文生义,完全不顾一个词的特定用法、专业用法、不考虑一个词的含义很可能远离它的来源或者字面含义。汉语的“灭绝”一词,字面意思是彻底绝种,经常用于生物灭绝、物种灭绝(对应的英文单词是Extinction),比如“恐龙灭绝”等。但是把genocide理解成彻底绝种,就是谬之千里了。

2021年初以来,美国政府、英国、荷兰、加拿大和立陶宛等国会已经正式通过决议,把中共在新疆针对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的暴行,定性为“种族灭绝”。美国智库“创新战略与政策研究所”(the 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组织数十名国际法专家、种族灭绝研究专家、中国民族政策专家和新疆问题专家,在对大量证据和信息进行审查和分析后,认为中国政府的做法,符合《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第二条的五项内容的每一条,中共领导人是“种族灭绝的设计者”。随着大量证据、证词和文件的涌现,越来越多的人权组织、专家学者、媒体、智库和政府官员认可“种族灭绝”这一定性。

维吾尔、哈萨克等民族的知识分子和领袖被选择性地判处死刑,此外一些人死在环境恶劣的、反人性化管理的集中营里,大量人口被强迫失踪,这符合公约所列的第一项。维吾尔人在集中营内外遭受有计划的酷刑和残忍、不人道且有辱人格的待遇,包括强奸、性虐待、公开羞辱、强迫劳动、强制洗脑、强制放弃民族文化习惯和宗教信仰,这与公约所列第二项相符。中国当局有计划地将上百万维吾尔人,特别是育龄男子和社区领导人等拘押在不适宜居住的、对外隔绝的集中营里,这符合第三项。对维吾尔等民族的育龄妇女实施大规模绝育和堕胎,一些维吾尔人口为主的县城,人口迅速下降。在2017年到2019年间,新疆每千人的新生儿数量从2017年的15.88人减少到2019年的8.14人,减少近五成。新疆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从2017年的11.4‰跌到2019年的3.69‰,下降幅度超过67%。和田地区下辖的策勒县2019年的出生率为6.54‰,人口自然增长率跌至负数。这符合第四项。很多维吾尔儿童被强制与父母分离、被送到一些国营孤儿院,在标准的汉语环境中长大。这符合《公约》列出的种族灭绝行为的第五项。

1989年中共制造的血腥屠杀,一般被叫做“天安门屠杀”、“六四屠杀”,实际上,天安门广场虽有死人,但屠杀主要不在天安门广场,而在来广场的路上,尤以翠微路、公主坟、军博、木樨地、复兴门、西单、六部口沿线最惨烈。屠杀也不是6月4日开始的,而始于6月3日晚。若有人说“天安门广场没死人,所以没有天安门屠杀”,这就不仅仅是“词源谬误”,而是公然为刽子手辩护了。

在六四屠杀32周年纪念日的当天,维吾尔特别法庭(Uyghur Tribunal)在伦敦开始举办听证会,证人提供了关于种族灭绝的大量的、无可辩驳的证据。32年来,人们陈述证词,搜寻证据,寻找死难者,揭示了天安门屠杀的真相。无论是维吾尔种族灭绝,还是六四屠杀,都铁证如山;那些否认者要么愚蠢、要么邪恶,但企图否认血写的事实,终将是徒劳。


(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滕彪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发言

从天安门到香港/滕彪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