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跟機

長洲山上有好幾個營地,從水月宮轉左行,山腰就有營地算是較便宜又較近的。 

沿著紅磚梯級,拾階而上,經過三間獨立樓房便會抵達平台,有籃球場、水庫,以及半棄置般鎖上的游泳池。

營舍主體從地圖上看就是一個灰色火柴盒,不算高的兩層建築,一側是高天花的運動場及兩間房間及洗浴間,另一側需上到一樓就是六間房間的住宿區。

而用膳再需穿過籃球場,走上一條防火徑到另一個新營舍的餐廳。

晚上回到營區玩遊戲,帶著新生到平台做任務,因組上好幾個男生女生也有打籃球的緣故,所以開始偏離主線,開始了投籃比賽。

我就跟其他旁觀的閒聊起來,眼角看到有個人影在水庫旁,心想是別組新生一個人走散出來嗎,作為組爸媽的我應該要問一下吧。

結果就只是單單一個黑影站在那裡。

後來,晚上到營社裡玩遊戲,從房間窗外看到球場旁的他。

昱日去午膳時,他也在附近遊盪。

到第三天離開營地,他還等在籃球場的界線外,在看著其他人在打球。

也許他只是等待某日有人邀請他加入一起玩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