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躺下

這是唸中一時的小故事,當時有兩三個同班同學放學會一起走。

學校在灣仔區,他們都住灣仔,我也要去灣仔乘地鐵回家,會比在銅鑼灣上車便宜一塊一亳。

某天,剛好又沒羽毛球隊、合唱團、救傷隊等團體訓練,難得去了其中一個同學家裡玩卡牌遊戲。

同學家位於皇后大道東,屬某條橫街裡的唐樓,只可一直走樓梯。

每半層樓梯都有一扇窗,走到一樓至二樓之間,窗外有一塊鐵簷篷,上面都是些落葉,夾雜著冷氣的滴水聲。

同時,那裡躺著一位白裙女人。

說是女人也說不準,角度就只看到直筒裙擺與一對蒼白的腳踝和腳底。

緊隨著同學步伐,順著樓梯迴旋處跑上樓,沒有停下來走近窗前看清楚,只想躺著涼涼的也挺自在。

還記得當時同學教我玩當時電視在播的Duel Master,平常沒在玩什麼遊戲的我腦子記不住玩法,不過也玩了幾場都已是傍晚時分,準備回家吃飯。

走前,從他家廳中的窗眺望暮色,依稀看到右方的山上有一群灰白的建築群,不知是醫院還是墳園。

沿著樓梯往下走,那雙腿已經不見了,這時細看那鐵簷篷,對面不是住宅,是褐色的泥坡,簷篷闊度不夠成年人平躺,沒有途經爬上去,也沒有什麼衣物被風吹跌掉在上面。

所以剛才來的時候,是名乎其實,看見了半截入土的某君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