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獻寶

2020年五月末,到朋友家一起看完線上演唱會,吃吃喝喝打打鬧鬧一番後,察覺夜深便匆匆告別,幸好趕上了尾班車。

久違的乘鐵路,不然不太懂怎樣由屯門回北角。

從往柴灣方向的列車出來,要走上兩層才會到票閘口。

來到中間一層,在三條並排往大堂的電梯對出的位置,其中兩面廣告燈牌剛好在維修,整面牆貼著白色牆紙。

牆紙前,有名全身粉白的男子,不論是那頂帽型homburg還是pork pie的紳士帽,身上的三件套西裝,乃至膚色、頭髮、虹膜、嘴唇,通通都是白中滲了一點粉紅。

而他正用單手把帽子脫了下來,彎了腰敬禮,像表演完的謝幕,可頭又稍稍抬起,目光灼灼的盯著前方,獻寶似的,像說:「你看看我的帽子裡有什麼?」

我迴避了他的目光,內心正想香港地壓力大,什麼人都有,見怪不怪。

他就消失不見了。

太好了。

恐高的我還怕乘電梯時,背後會有什麼從他的帽子飛出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