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失魂

Published at

這篇與《泥》同樣的時地。

是附屬學院的戲劇學會會員營,主題是召喚天使。

由於學生經費不多,不會為一兩流程額外去訂活動室,因此不少探偵遊戲的據點都是用住宿的房間。

應是做戲劇的關係,扮演角色都十分投入,編劇也相對用心周密一點。

如資料搜集及佈置,也參考了存在的儀式或符號,不過沒有特別為意符號的本意及場地因素。

舉個簡單例子,大家第一個想到的魔法符號或魔法陣是什麼?

很多人會想到一個圓圈著五芒星。

畢竟大家從漫畫、影視最常見的魔法符號就是它了。

而在西方魔法中,這個大家隨手可畫的圖案,其實是召喚惡魔的儀式及契約之一。

不過配合了儀具,像符號、蠟燭、米、香料等,精神進入狀態去吟著話語,算是誤打誤錯而成的簡單召靈儀式,有機會設立了一種結界呼喚了附近靈體來到這個地方,或零碎的念頭更易借此聚形。

所以沿著流程時,走到設有制儀的一樓A房及一房之隔的B間,都看到東西,像是背對門口的女性,牆上一些像大型蝌蚪的影子聚集,一旁有通往遊樂場的通道,也有一個白色小女孩從小山坡不時向住宿區閃現靠近等等。

當然在玩的人或工作人員都沒有特別大的感應,只會突然涼了一下雞皮疙瘩。

也沒怎麼投入去找線索,都慣著顧左右而言他,拉開別人免得他們向異物走太近,一來不好意思照直說,二來免得令靈體留意到有人注意到他們了。

總算有驚無險地完結大會活動,幾組人都去梳洗、煮麵,再一同窩到地面其中一組的房間玩遊戲。

玩完一輪打電話、火麒麟都凌辰兩點,不知誰又提起看顏色,三十人想看,未試過要看那麼多人,平時最多只看三、四個就會停了,當晚看到十個後已精神疲萎,隨時就會倒下昏睡。

正當打算暫停不看時,有學會幹事突然走進來,面色怪怪的來到身邊拍拍我:

「不好意思,**你現在方便出來一下嗎?」

我點了點頭,跟著出去,那學會幹事確定把門關好了就說:

「呃,我們遇到了一些狀況,不知可以怎樣處理,所以來找你,請先跟我上樓吧。」

一臉問號地尾隨他上樓,在想畢業了的我能幫什麼忙,怎麼不是找上莊?

來到1樓A房,是幹事住的房間,進去後幾個人都一臉憂色看在在床上昏迷的女生。

「她怎麼了?」這時認出該女生是探偵遊戲中扮演精神分裂小女孩。

「其實遊戲後期我們已經找不到她,到後面是她自己神情恍惚回來,靜坐在一旁…

「剛才她忽然什麼都不帶,赤腳衝出房,只見她跑去樓梯處好像向什麼人說話,可是沒人在那裡…

「我們打算問她什麼事,她卻不肯離開,力氣還很大,最後帶她了回來,又像什麼都聽不進耳,掙扎要出去…

「後來又發白眼吐出一些聲音,現在就昏倒了。」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說完後就大概知為什麼叫我來,壓力山大。

「我只是敏感體質,未必幫到忙,剛才有跟工作人員說過,這房間的儀式擺設太吸靈了,而且她應該太入戲以致腦波容易被接通,也不知道我平常防身的方法對其他人有沒有用…

「你幫下我們吧,不然現在也不知道可以找誰幫忙…」他們神情著急,沒頭緒的我也唯有硬著頭皮試試吧,就把學會的人先請出房間,好讓我一個人靜靜嘗試。

看過這麼多小經歷的各位,也知道我是麻煩不來,就不會自找麻煩,從一開始就選擇避開的那種人。

而且這種精神接觸就有機會尾大不掉,像《夢魘》那次一樣,或是兩種水彩碰到後再怎麼分開,也會帶點異色一樣。

本就精神疲乏的我努力靜下心來,坐在床邊的椅子,先試看那女生的氣場現在怎樣了。

她是接近無色的淡藍,也很薄弱快看不到,不知是我精神差的緣故,還是她靈魂本就是偏透明,所以易被接通動搖,薄弱是因為自己靈魂跟肉身連結不好吧,我猜。

沿著頭上看,她的球體不見了,反而連著氣的路線是飄向我的左後方,只覺那裡有什麼,閉上眼感應是一團腫厚的人形物體。

這就是要溝通的對象吧。

那其實是一堆沒什麼意識的靈體聚集出來的人形,人形當中有一團連著線就是少女的球體。

應該是她角色扮演是要周圍走動,又太代入精神分裂的小女孩的形象,腦波飄忽,精神世界有了鬆動,引動了被假魔法陣召集而來的小孩子的靈碎,附了在她身上。

以話語代她說遊戲已經完結,不好意思,驚動大家,請離開她云云,不斷重覆。

因為是小朋友的靈碎,呼應我的全是些:「想玩」、「還想玩」、「為什麼她還可以玩」等感受,這種溝通有種像被八爪魚在身上蓋印,濕濕涼涼,印章內容是想說的話,印章本身是個標記,而這過程是發生在精神之中,可想我平常為什麼不太願去溝通接觸。

不過也感到少女精神球體沒被包圍得那麼緊了,也打鐵趁熱,把手放在女生的手上,配合觀想念經(見《墨綠》),一直念一直念,直到感覺女生的精神回到其頭頂,再轉一種基本冥想,算是幫她身心定位。

做完一切,緊張潮熱和精神透支的發冷打濕了額頭和後背,輕輕叫喚了那個女生,也叫門外的幹事進來。

「我在哪?」那女生慢慢轉醒,張開眼就問。

「妳都不記得了嗎?」

她說只記得在角色扮演中途就斷片了。

就叫她今晚不要再出房門周圍走,幹事都陪她一起,多點人氣沒壞處,就自己回樓下房去。

回到下面,也沒多說什麼,打個哈哈就帶過了問題。

只是變成我的右腳踝被纏著了。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