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四足

該是2015年4月吧,大學的學會文化有一樣東西叫就職典禮。

說來奇怪的是,參加者都不是會員,是校內其他學會或友校同性質學會串門。

想來,只有學生會和商學會是有這需要吧,前者畢竟代表該校學生群體,後者給其他公司嘉賓去展現一下人脈,好吸引贊助及加入一些青年實習或商會之類的。

其他學會舉辦主要是為了儀式造就使命感,開展一個新階段,雖然勞民傷財,不過一大群人在一起也挺歡樂就是了。

這次是去了大埔參與友校學會就職典禮後,一行人去了某店家吃打冷。

入坐離大門最遠的那一檯,因個人偏好坐到最裡面,後面就是牆壁。

剛開始吃不久,有東西一直又撞又磨我放下的手或在檯下的腳。

低頭看,也不是別人的腳踩到我,旁人也感受不到有搖晃。

而我卻感覺有什麼搭上了肩膊,又抓了幾下,正奇怪時,突然右邊身整個一沉,有什麼跳了上來。

在肩膊和頭之間有東西來來回回,視野變得有點濛糊失焦,昏昏沉沉,有點想吐,吃不下了,就靜靜靠在牆,等大家吃完結帳離開。

大家想有下場去喝酒或是唱卡拉OK什麼的,聽不清楚,頭很赤,額頭卻是涼涼的,有點發燒,便說自己不舒服先回家去。

乘車時,閉上眼,努力感應一下是什麼跟上來了。

感覺到若是那東西不停移動,總會有兩三點特別重,靜下來就是四個點,幾點之間又有一團形狀包圍著我的頭。

是貓狗之類的小動物嗎?

這樣想又好像有點可愛,平時沒機會跟動物很親昵地玩。

家中是有兩台狗雕像,感受過有類似形狀的靈依附在其上,是家裡守護的感覺。

想著也微微笑了笑,可一直頭痛下去,讓其黏著也不是辦法。

回到北角街頭,想有沒有可能把牠拿下來放到街邊,這樣想時,肩膊好像被抓得更用力。

可能牠跟上來也沒想過去到這麼遠,沒有回去的路,放在路邊又好像棄養成為流魂。

也不可能再夜深乘車回大埔店家,唯有腦洞大開,像嘗試《夢魘》中的方法:

假設靈體是可由夢境這種精神世界的通道追溯到現實座標,那反論用觀想/想像出來的空間,用作連接相符的物理地點,應該也可以將其送回去?

於是大致回想店的位置和內裡佈置,雖未必能很細緻,不過剛去過那地方,那麼也有留下氣息,像我們上網都有電子腳印一樣較易追索吧?

又找一些回家路上的實物去幫助加設「門」,如馬路燈訊號聲或升降機門之類,免得通道關不好又尾大不掉。

最後試了好幾次,兩肩也已輕鬆許多,頭也不再抑悶得想吐,不知算不算成功了。

到家門前也對土地等守護默念,要是牠還在身邊跟著或尚有連結,請幫忙將其指引牠回去所屬的地方吧。



後話

當時我認為牠可能是店家的愛寵,因此在店內徘徊。

打這篇時,突然想,會不會是被被煮的小動物,或被棄養流浪的,或兩者皆是,所以想黏著人離開餐廳又不想留在街上。

畢竟打冷什麼的,記得潮洲家鄉那邊大街小巷的食店,真的背向天的都會拿來吃。要是這樣,送牠回去好像做錯了?

嗯,還是維持著愛寵想法比較美好。



題外

又會想流魂和地縛的異同又是什麼,異是固定地點與否,同是不是都因沒人供養?

陰曆鬼門開關一說,即是有另一處可去,鬼門開時期較易見到,又會想那麼平常陰陽眼看到都是未能離去的?

要是留於世上是尚有殘念牽掛,兩者都是被束縛住,所以算是同一類?

還是一種因死者執念?一種因地方磁場被困?

地方磁場被困,也可不可能是他人生者的不捨或其他情感執念,於精神世界將某地變成囚牢?

除了往生者,在生者又會怎樣影響到靈性世界?

傳說的孟婆湯是要忘了記憶,可能就是另一種斷開與生者連結影響的方法去重往新生?

又或者平常看到的靈,已是在陰間存在的靈,陰陽眼就像AR技術?游魂地縛,也只是別人出門或住家?

陰間與現世只是異位/異維世界,一體兩面?所以鬼門關開時就是兩個世界重疊率最高的週期?

睡不著就想很多問題,只是想出問題,可能問題間會矛盾,沒有解答,可以一起brainstorm一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