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停泊

大學時期,因為練舞的關係,不少日子都是要乘通宵巴士回家。

那幾年同隊的大多都是住新界,所以都是自己一個乘車回港島東。

通常會選擇N118,因為比較快到家附近。而N122則相對會兜了圈子去灣仔,車程會長廿分鐘。

某春夜下起了雨粉,因為已經又冷又累,望穿春水來的是輛N122,唯有先上車,坐著總比站著舒服吧。

醒來已經睡過站了,到了御皇臺。

查了車程後又要半小時才有車,走回去也是半小時。已經凌晨三點了,好,那就走吧。

日間那段路本就人煙稀少,因為一邊是殯儀館,另一邊整條街都被收購要清拆的舊式樓宇,到家之前大概都是不太經民居的地方。

跟著地圖指示,就要走殯儀館路線,走到對面球場,一個用小女孩外表的東西一直瞪著我,加快了腳步,裝作看不到。

除了跟著走的敲牆聲外,終算走到算是北角範圍的地方。

因北角不少旅館跟酒樓就是做平價香港團,又有新光戲院打卡,且有渡輪穿過不熱鬧區域的維港可去到土瓜灣的金行或大賣場,因此凌晨時份的馬路邊總會停泊很多小巴跟旅遊巴。

就差穿過排得密集的小巴跟巴士們,就離光猛處不遠了。(所謂光猛只是24小時便利店)

那短短的一條街卻好像走極都沒到另一頭,且有著在旁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你的焦燥惶恐感。

停泊的小巴跟旅遊巴只要有位子,就會有人坐著,而他們全都坐得筆直望向前方,像等侯出發一樣。

可能附迎的館外沒有很多遊魂,就是因為都要上車吧。

而靠迎街道的窗邊,有些靈體像是感應到我經過,會把空洞無神的眼睛轉過來,微微笑了笑,好像來了點興趣,試圖測試我看不看到他們。

最後我當然是專心致志,盡量目不斜視,避免交感發生,無恙地回到家,倒頭就睡。

(平常看的主要是煙霧狀跟光球狀的靈體,只是暫時的小經歷暫都寫遇見較清晰人形,所以看到人型其實會比較警剔)



想來,有種就是參加一去不回的廉價旅行團吧,不知目的地在哪,但一點都不期待,因為回去的地方也沒了,看見車外的現世就像看景點,或想到以前夜路會怕鬼,現在是一份子,就帶有點玩味看一下車外人。

另一邊,公共交通工具可能更方便讓他們顯現了形體吧。

由於平日使用者太多,氣息混集,反而沒有了「屬於某某的私有物」這種可以自帶簡易結界的概念。

每個人無時無刻都會發散出精神及生命力,都留下一些念頭作足跡,而乘車時間多數人會想什麼﹖比較普遍是放空,只是等待到達另一個地點,令公交上多了些相對空白精神力。

而這類型車子亦符合,「前往下個目的地」、「過客」等等這些概念,以致比較聚集到靈體。

只是會想,不知道往生的世界是不是他們的The Good Place,或其實他們只是一群抱有「前往下一階段」念頭的靈魂,其實未必真再有另一地方,最後車子是不會開出,只是被執念滯留於車中。

又如果真有例行班次出發,令靈魂們都有所歸處,有沒有登車資格的限制﹖目的地會否不同﹖那麼一些尚遊走於世的靈魂,是如佛家所說的中陰身,還是因什麼事令其卻步,停留此地呢﹖

想了很多,卻沒有答案。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