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P1208

五毛国际/大洋洲书记处/澳大利亚科/科长

也论常识--什么是常识?

發布於

作者@鹿馬 的文章:凭什么怀疑极权政府?——后真相时代更需要常识

这篇文章讨论了常识对于真相的作用,作为一个(不轻易信邪)经常怀疑各种常识的人很有兴趣聊聊,可惜的是作者把我拉黑了,我好像也把他拉黑了:), 因此只能自己写一篇关于常识的认识好了

有些人讨论常识的时候,往往刻意忽略常识的本意,如果不去搞明白常识到底是什么,那么在常识下构建的论述就会空洞化,看似有道理,其实不能深究,且什么都能装,尤其是论述者(作者)

阐述观点之前,先讲一个小例子吧:

东北的冬天确实冷,回国一年了还是不适应,前一阵病毒性感冒,还好不是新冠,因为我已经测试过了。感冒那段时间女朋友发来微信问候,为了逗逗她,我说“我得了不治之症”当然她吓坏了,这里的不治之症肯定是反常识的,绝大多数人常识里的不治之症肯定没有感冒,而事实上,感冒治不好,全靠自愈,药物最多能缓解发病时的症状让你不那么难受而已,我是利用了不为人注意的知识开了个小玩笑,虽然说的是事实

例子简单,但是问题不小,什么是常识??

作者似乎没有讨论或避开讨论常识的定义(不为人注意的知识?),嗯....作者宣讲利用常识反共的同时,在我这里也会想“我对共产党足够警惕了,但对你说得常识.......不让共产党洗脑,也不能被你洗脑吧?”当一个人告诉你,不要相信“他”要相信常识,又不去解析到底这个常识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恐怕要小心了,这个人是不是在利用“相信常识”而去故意攻击“他”?

因为这么做有把“常识”与特定群体或个人对立起来的嫌疑

典型句式:XXXXX是常识,XXXXXX可恶 (XXXXX真的是常识么?)

其实一句话的事,作者非要长篇大论,所以我也要写这么多 :)

对么?@鹿馬

错误的常识也是常识,比如:共产党每一句话都是假话,这个就是某个群体的常识,这个群体只要承担,不逃避这种错误带来的后果,那么这就是常识,而这些常识一部分是实践经验,一部分是舆论塑造,个别意见领袖的观点,比如作者,这种常识简单粗暴,易传播,却不是事实

再说个假想:

有个普通人,准备结束生命自杀(跳崖会死是“常识”),结果跳崖后不仅没死还发现了武功秘籍(金庸爷爷的套路),他不甘心再去跳,跳了几十次都没事,反而武功秘籍越来越多,那么“跳崖会拿到武功秘籍就会变成他的新常识”,直到一次跳崖,他死了或摔断腿,这种常识就会受到挫折,对常识的认识或许会进步,持这种常识的人要么继续跳崖,最后摔死,要么明白跳崖也会要命,还是别跳了,也就是说,一个群体或个人的常识是否正确,关键在于实践过程中能不能给这个群体或个人足够力道的反馈,不去实践,您就别提什么常识,随口胡说我未必比你差,不是么

那么问题是:如果两个群体,对同一件事,拥有两种不同常识的时候(反馈力道不一),到底谁对?什么是正确的常识?这一点在阶级矛盾上的体现:资本家的常识与无产者的常识谁是正确的?实际上,政治层面或经济层面的屁股才决定你的常识是否“正确”,这就是民意的另一个版本,说直白了:与你的立场直接相关,与正确与否........嗯......有点关系,但非常有限

那么作者这篇文章就有意思了,他在文中的例子基本都在明示共产党是极权政府,简单说吧,作者的立场是反共,那么我根据上文的推断就会明白,作者的常识是基于反共的立场,如果说作者是反极权不是只反共,我又不能说服自己,因为他的文章全篇除了共产党没有其他政党出现啊........比如在评论里他甚至不认为蔡英文政府在搞独裁,嗯.....鹿马同志,你的立场真的很可疑......

常识不是反智,并不是要求我们固执己见,只信谣言不信科学,而是在我们没有办法对真相进行查证的时候,可以作为我们判断基础的那些也许不那么可靠的知识。
常识并不总是正确,常识也经常犯错。常识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用来被修正和更新的。当我们发现常识真的错了,我们要对它加以修正,而不应该因为常识会犯错就随意舍弃它。毕竟,面对这样一个人造的“后真相”时代,常识是我们最后的武器,也是最后的底线。

屁股决定你的常识,一旦位置变了你的常识大概率会变,它也不是底线,因为常识需要实时更新不断变化,底线变来变去通常形容不靠谱的人,价值观构建的道德才是底线,这是作者没有告诉我们的,我觉得有必要说出来,建立相对正确的常识才是关键,以实践为常识的来源,检验标准,获取手段,根本目的,而后还要不断检验校准,更新,从来没人会放弃常识,作者多虑了,多数时候是屁股变动了

作为普通老百姓,我的立场就是平民,常识也是来源于此,我只观察这个政府到底在基层做了什么,有没有改善基层的生活体验,我有没有受益,而通过我得到的基于实践的反馈,凝聚,更新我自己的常识

恰恰是疫情,容不得作者痛恨的“操弄真相和人造真相”,因为新冠病毒不是人,试图人造真相或操弄真相的国家都完蛋了(除了中国和正在独裁路上狂奔的台湾,虽然台湾也很可疑),控制疫情必须尊重科学理性的手段,人造真相最后一定被新冠重锤,这是常识,对么?既如此,作者对真正感染人数的怀疑就应该用这个常识来检验,而非长篇大论偷换概念的去反共,这样做显得作者的动机非常可疑,您是真的反极权么?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凭什么怀疑极权政府?——后真相时代更需要常识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