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語表

每月一舒的聆樂綺想

Georg Muffat,Armonico tributo, Suite No. 5 - Chaconne in G

音樂是時空膠囊,在每一首音樂中,都珍藏著珍貴的回憶,像人生的里程碑。這首Georg Muffat的夏康舞曲,是當時在中央大學就讀時,從檔案室中找到的。因著學術研究上的需要,我複製了它,珍藏許久,一直到YOUTUBE上能找到它,我才將複製的光碟因住所空間不足而轉送給他人。

但為什麼又再想起這首曲子呢?因為德國的朋友跟我訴苦說,她的另一個乖僻的(?)朋友總是很喜歡跟她提一些很陰鬱的曲子,她覺得很難受;而那難受的曲子正是Biber的帕薩加莉亞舞曲,於是我想起了這首曲子。


這張唱片是由柯隆古樂團所包辦的,整張都是夏康/帕薩加莉亞舞曲(註:這兩種舞曲是雙生子,有諸多相同之處,在音樂史上常名詞混用),這首曲子是非常暖心的。

這首曲子也是一個很好的證明:一個作曲家不有名,不代表他不夠優秀,在歷史的長河中,人類能記得的東西有限,而學術研究,其中正有一個貢獻,是讓那些優秀卻未被看/聽見的作品,能重見天日。巴赫的《馬太受難曲》不也是如此嗎?

這首曲子是令我暖心的想哭的。非常輕柔,但又有陽光朝氣的基調,偶爾在一些段落會有小調而清麗的語法,但很快又轉為雨後天晴。我想起了我半生戎馬的前半生,在風暴的原生家庭中存活了下來;在離開風暴家庭後,開始新的人生;在國家圖書館功成身退後,完成了人生卑微的所有小願望;在中國看到許多壯遊般的人、事、物。我橫越了人生的崇山峻嶺,雖然不是什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名人,但是,我也依然奮鬥而活下來了。

這首作品像是一首安慰,說著:親愛的孩子,我暸解你一路走來的苦與樂,憂傷與喜悅。樂曲結束之時,像是人生的終點,來到天堂的門前,大門打開,神對我說:「孩子,歡迎你回來,一路走來,辛苦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