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光傾

關於自己總是最難的話題。 [email protected]

我們總在黑夜裡面對赤裸裸的自己。

期待之於過去,是徒然傷悲;期待之於現在,是企圖改變:期待之於未來,或許是最純粹的期待吧。

明明是和朋友一起去看的流星雨,看著繁星,望著天空,卻覺得自己一個人正獨自面對一整個一望無際的宇宙。

妳其實沒想過會這麼孤單的,縱使妳在出發前已經想過要安安靜靜地等待、平平靜靜地許願了,但妳沒想過,妳和他們會像是兩個世界般,如此疏遠。

妳們找到的那一片草原,特別廣闊,至少在妳眼裡是這樣的。

妳沒有太刻意地和他們靠近,反倒是自己搬來椅子,用最舒服的方式,仰望著,等候著,有一顆能聽到自己願望的流星到來。妳突然笑了,因為突然發現自己竟不期待什麼,妳覺得自己愚蠢,竟答應了他們的邀約,還二話不說地準時赴約,妳罵自己做事前總不三思。

妳想著,大概是夜晚特別讓人感到空虛吧。

此刻的妳自己其實暗地裡抱怨椅子不如家裡的沙發舒服,但事實上自己也沒多喜歡回家,只是每次特別想回家的原因總是因為覺得沒地方好好地存放自己的空虛,害怕自己一點點不斷腐爛而已。妳覺得自己真是奇怪,年紀輕輕,竟然有借酒澆愁地念頭。

妳想問這份無力感從何而來,妳想問為什麼自己總是和別人有段難以靠近地距離,妳想問為什麼別人可以,而妳為什麼不行。

妳更想問問,「生活,我有沒有把你過好?」

妳不知道這些令人感到煩躁不安的情緒如何驟然而生。

有一顆流星劃過,妳扯回自己的思想,但當妳定睛一看,它只留下感到遺憾的妳。他們一陣驚呼,興高采烈的互相詢問有沒有來得及許願,妳覺得彼此之間的距離又拉遠了。

這一次,妳似乎把自己陷入更深的思緒裡了。妳想著以後。

後來聽你說這段故事的時候,我問妳為什麼不想想過去的回憶,或者現在在身邊的人,妳說,「我不想一次次的把自己扔進赤裸裸的既定事實。」

期待之於過去,是徒然傷悲;期待之於現在,是企圖改變:期待之於未來,或許是最純粹的期待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