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日光傾

只是走著,不亦步亦趨,也不來回張望。 tctc6895@gmail.com https://liker.land/thousandth/civic

一起走到,我們不害怕回頭望。

發布於
禮尚往來的開端,是單方面的主動靠近。

長大後發現,自己的過去是自己最跨不過去的坎;太在乎過的人,永遠都在自己冷靜後想起。也可能是因為我沒有特別的去藏。

我認為自己足夠坦然,但那也是後來才有的樣子。畢竟,誰不害怕被完全看透?這並不表示我不會偽裝,只是在想親近的人面前,我會試著展現真正的自己,試著多說一些內心話,說自己的故事,說自己當下的心情。

那真的很不可思議,當我願意去說,才發現,不是只有自己是隻刺蝟,我是認真的,這世界上真的沒有真的好相處的人。這也是我活了好久,才稍微明白的道理,要知道,「別人怎麼對待你,取決於你怎麼對待別人。」這句話,有一個很重要的要點 : 禮尚往來的開端,是單方面的主動靠近。

發現有一個階段的自己,是拒絕做主動那一方。因為主動久了,會發現後來關係裡的平衡,自己的邀約佔了很大一部份,就像對著山谷,你不說話,就無人理會,我並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到底在對方心裡有多少份量,又該有多少分量才足夠對方給你回復。

總是把自己放太低,所以也顯不了自己優秀。後來朋友分了好幾群,一群喝酒,另一群說心事,某一群學習,等等。群與群之間沒有干係,關於這樣的事實,大多人都只會歸納於人的本質不同,用俗話解釋,就是「物以類聚」。

於是,我又會開始無止盡的擔心。因為我可以不碰酒,也可以不說心事,更不用說學習了,我根本不喜歡也不擅長,他們張口就來的專有名詞,不是為了考試我根本不想打開耳朵。我想說的是,我們的本質不同,但我們是朋友,而我們是朋友,並不因為我們必須共同做某一件事,我們好多事都可以一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