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likming陈力名
tanlikming陈力名

一个爱热闹, 有点好奇心的人。 我算是个声乐爱好者, 但又看不懂乐谱。 https://facebook.com/tanlikming

悼念曾经的你

悼念曾经的你


你在我的童年回忆里,

你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压制我的感觉,

每周跟着至亲去你们家,

总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在家也得战战兢兢像小丑般的身披保护色做人,

在你们家也是如此,

虽然不至于肢体暴力,

但每周被你言语羞辱也是够呛的了,

或者,

这就是你们家的门风吧?

你们家庭成员总是说话像骂架一样,

也或许,

你们所有人都知道我并非亲生的,

有时候羞辱我,有时候怜悯我。


去你们家也并非我所愿,

有时候至亲为了赌小钱,

常赌到深夜父亲才来接我们回家,

四十年过去了,

我至今非常厌恶那麻将恼人刺耳的摩擦声,

每周末深夜时分,

在你们家沙发上被强迫聆听你们时而赢钱时而输钱发出来那很孝顺的咒骂声或者是奸笑声,

写了那么多,其实我想说,

我并不喜欢你,

你的确是一家有规模工厂的太子爷,

你也不过比我大个十年左右,

童年的我,

只不过是一个在家里每天当个跳梁小丑的家暴儿童,

我们确实没法比,

我也从没想过要和你攀比,

童年的我只是不喜欢你那高傲自大,

说话气势凌人的样子,

家暴的童年里,

无时无刻都提醒着我和别人不一样,

在原生家庭当跳梁小丑的糗事, 也被我的至亲在你们面前当成很好笑的谈资来炫耀,

在我的至亲眼中那叫做**爱** ,扭曲的爱。


我写的这篇文章,

其实是想和你道别过去,

毕竟你昨晚因为工作途中休克昏迷,

我猜当时没有人懂得为你做人工呼吸导致你断了气,

我的至亲与你们几个姐弟赶过去事发地找你,

今早上,

听说你还留在事发地的中央医院停尸房里面等候解剖,

说今晚上七八点才可以把你的身体领出去,

只能暂时停放友人在当地棺材店分行里过一晚,

明天才能把你的身体带回来我们小镇,

回到你自己的家去,

其实挺唏嘘的,

确实生死不由人,

你想要怎么个死法,

半点由不得你,

有的人兴高采烈的出了门,

就再也回不到自己的家里去了,

受苦受累,辛辛苦苦的建立了一个**家**


**“我要成为一棵大树”**

**“为你挡风遮雨”**

**“永远陪伴你”**


**“我爱你爱到地久天长,海枯石烂”**


什么是永远?


现在回想,

你的包袱挺重的,

诺大的工厂,

维持着祖辈留下来的**基业** 又没有系统的发展传统事业,

身边又没有争气的伙伴,

你一直坚持延续着父辈留下来的传统做法,

也算是对自己工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或许是因为肩负祖辈的基业重担,

而耽误了你谈女朋友,

因此到断气为止一直单身?

你我虽然二十年没有来往, 坦白说,

一直对你言行举止反感,

趾高气扬永不示弱一直都是你的死样子,

**各人吃饭各人饱**

**各人因缘各人了**

**你的生命,我不负责**


这篇文章,

我对你其实并没有太大感觉,

但站在你我曾经算是童年玩伴的份上,

我还是会为你尽亲戚一场的最后义务。


**愿你离万缘放下**

**离开五浊恶世**

**往生极乐净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