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likming陈力名

一个爱热闹, 有点好奇心的人。 我算是个声乐爱好者, 但又看不懂乐谱。 https://facebook.com/tanlikming

Q的故事


说个故事吧,

五年前当了二十几年社工的朋友邀请我,

去法庭听审支持两个因为抢劫被判死刑的朋友,

Q因为八年前合伙朋友抢劫商场金库的新闻而轰动了全马来西亚,

Q在死囚室坐了八年的牢狱,

你们可能不了解死囚室是什么情况,

死囚室只关一个人,

在监狱的一条长廊里面,

死囚室的尽头是邢台,

上吊时,

每条腿绑着几十公斤重量的包袱,

据说是一定死的,

因为颈椎一定先断才痛苦的停止呼吸,

有的死囚,

无论你是十恶不赦的大恶人也好,

朋友告诉我,

走上邢台前通常都是带屎带尿的被拖上邢台的,

并且上吊死了之后,

家属也不能领尸,

而是通过像朋友这样的社工代劳,

包括曾经有名的香港毒王也是作为社工的朋友代劳处理尸体的,

毒王的名字已经忘记了,

你可以上网查查马来西亚坐牢的香港毒王,

题外话,说远了,

这次三司会审不成功无功而返,

唯有等到最后一次的五司会审了,

如果最后一次的五司会审不成功,

剩下来,

就是上刑台前的最后希望就是等待马来西亚最高元首的特赦了,

如果连特赦也没有,

时间一到上刑台前一晚上,

除了名贵美食之外,

什么都能够满足上路前的一餐,

朋友说,

一般人都没有食欲,

因为朋友以佛教弘法人员身份关系,

可以和死囚近距离面对面接触,

一旦住进死囚室,

这一辈子都没法再见到阳光,

一天二十四小时可以分两次半个小时,

在死囚室的走廊上徘徊半个小时,

有的人在死囚室里等待行刑前,

可能一坐就是十年二十年都还没行刑。




第二年,

朋友再次邀请我去支持Q的五司会审,

我曾经问了朋友一个该不该的问题,

他的解释说都已经坐了九年的牢,

什么都应该还清了,

Q的太太是个泰国人,

Q太太这么多年来没有停止过为丈夫劳心劳力,

Q九岁的孩子从出生以来,

甚至没看过自己的爸爸是长什么样子的,

Q的亲人都不富裕,

朋友告诉我Q的父母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来帮助Q请律师,

这次五司会审Q成功的无罪释放,

坐了九年的死囚室,

终于侥幸的无罪释放离开法庭,

我当然也为Q高兴,

也为Q的妻儿开心,

毕竟改过自新很重要,

洗心革面很重要,

我们离开了法庭,

在法庭外我们欢乐的拥抱,

Q依然还需要坐囚车回到监狱收拾入狱前的物品签署一些文件才能离开,

九年前入狱前的物品,

放置了九年的一身衣服,

可能一辈子都再也用不上的物品,

我们和Q的妹妹分别开车离开了监狱,

先去朋友会所里,

去看看这个风雨不改每周去死囚室给他讲经说法的朋友的会所里长什么样子,

在跪在佛陀面前进行顶礼仪式,

九年后第一次在他社工老师的会所里,

礼拜一直给与他心灵安慰,加强信念的佛和佛陀的法,

我认为最安慰的应该是我的朋友吧,

毕竟在死囚室里收过好几条冷冰冰的尸体的他认为这是好事,

因为在马来西亚的法律就算少量的毒品也能判决死刑,

朋友不忍心看到这些毒品跑腿因此葬送自己上刑台,

而那些真正的大毒枭却逍遥法外,

因此选择性的尽量集中在这些人身上,

Q是其中一个不在毒品行列的。


在会所坐了一会,

我们到楼下的餐厅用餐,

朋友和我们尊敬的八十四岁长辈:大哥

一行人在用餐之后握手道别,

过了几天之后,

朋友经过安排,

从正常的渠道飞去泰国与妻儿团聚,

因为这一次五司会审Q太太没有来,

Q太太说她无法承受万一五司会审无法通过的话,

她会承受不了打击,

几年过去了,

听说Q在泰国得到当地的政要的赏识,

并支持他做生意,

听说短短四年,

凭借着助力再加上自己的聪慧,

Q现在已经是几家公司的老板了,

至于马来西亚这里,

他已经没办法回来了,

因为上诉庭又再发出上诉信,

再控告Q,让Q再出席法庭受审,

换句话说,

Q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回来了,

就留在泰国安安分分的和妻儿团聚吧,

希望他不要再重蹈覆辙悔不当初了,

不要再破坏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家庭团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Traditional Chinese Clothes] The Misunderstanding about Traditional Han Clothing |【汉服】汉服就是汉代的衣服?谈谈那些你对汉服的误解

你就是锦鲤!少数派多元创作大奖赛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