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likming陈力名

一个爱热闹, 有点好奇心的人。 我算是个声乐爱好者, 但又看不懂乐谱。 https://facebook.com/tanlikming

家乡话

马来西亚独有的生熟鸡蛋

方言,

从小讲着广东话的我,

在一片福建话的环境下长大,

一直到加入写作平台之后才知道叫闽南语,

我有十一个姑姑,两个叔叔,

爷爷家里只有我父母是讲广府话,

后来长大后才知道叫粤语,

在十二岁搬离爷爷家之前,

我就在一片福建话,广府话,华语之间游走,

虽说我用华语正规的接受了六年的小学教育,

但我的华语用词并不正规,

师生之间乃至朋友之间,

我们都没有觉得要说的多么字正腔圆,

在我们心里,

只要考试能拿到分数就行,

小学同学之间来自各种汉人种族,

客家人,福州人,海南人,广府人,福建人,潮州人,广西人,

我的家乡:增江,

以福建人是以福建人为主的乡村,

所有人不管你是哪一个族群,

基本能讲福建话的,

直到我青少年的岁月看港台剧那段日子里,

其他语言我不确定,

我知道的我们的福建话,广府话,客家话基本上是自成一格的,

在不知道还有广州电台之前,

我们一直学习着港台剧的台词为荣,

或者作为茶余饭后的笑料,

或者我们学习着港台剧尤其是周星驰的剧情演绎方式长大的我自己我身边的一群人,

直到成人以后,

认识了一两个来自香港的朋友告诉我,

香港人并非港剧里面那样夸张的讲话方式,

甚至有很多香港人本身并不看港剧的,

这让一直生活在基层井底之蛙的我,

不得不重新思考我应该要有什么讲话方式,

我身边依旧有一票举手投足之间模仿着以周星驰为主的港剧明星的朋友,

渐渐的我突然心生厌恶,

也和他们渐行渐远,

忽然之间感觉自己我是谁?

我出生在马来西亚排华之后的六年,

在一片排华阴影之下长大的我,

华语是我们唯一能提醒我们是华人的根,

那时候中国很困苦,

我的外婆每个月还要寄一坛盐腌猪肉回广东鹤山的家乡,

书刊杂志报纸时不时刊登丑化共产党或者中国人的漫画,

比如吐痰,蹲着吃饭,或者清一色穿着那个年代的中国服装走在街上的漫画,

生在马来西亚的我没有很大的感受,

也因为一年也没有一次和中国那边的亲戚有过多的来往,

所以从来没有把那些漫画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我很丑,可是我很好吃


年轻时我接触的台湾人和香港人时,

他们不时纠正我的语言,

又或许是因为看着港台剧长大的关系,

突然心生一种自卑感,

也或许是从小就自卑的关系吧?

觉得他们讲的广府话和语才是正确的,

我用了好多年模仿他们说话,

也因为没有大人给我这方面的正确的指导,

一直到步入中年以前,

我开始释怀了,

尤其是看到黄明志的音乐视频:麻坡的华语之后,

我当时完全放弃了模仿的念头了,

我讲的就是马来西亚的华语,

我们华语,福建话,广府话,客家话,

完完全全的自成一格,

我们的语言里面有时会一句话就会出现粤语,闽南语,英语,马来语掺杂使用,

我不再为我们语言的不正宗感到困惑甚至曾经感到有点丢人,

我可以讲我们的方言,

也可以字正腔圆的讲华语或者其他语文,

我们的方言是什么?

就是马来西亚独有的方言,

听起来像闽南语却又不像台湾和福建的闽南语

听起来像粤语却又不像广州香港那里的粤语,

马来西亚所有人的语言是自成一格的,

现在觉得反而是一种亲切感,

一听你说话用词就知道你来自马来西亚,

想起了有个不知道是美国人华人还是香港华人模仿马来西亚人讲话模仿的惟妙惟俏,

他的名字叫杨家成,

这里有好几个关于马来西亚独有的语言示范,

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https://mp.weixin.qq.com/s/lX3CwTIY6pDWoYQTPB0XaA


https://youtu.be/IRDWw_DW25A


以上两个是一样的,

国内朋友如果没有梯子的话,

可以看看微信那个,


https://youtu.be/SYcQr8sIxb4


这个是一个来自福建的大学生对马来西亚语言的解读

https://youtu.be/dIWYnyHvZI4


这就是黄明志十年后麻坡的华语的更新版

https://youtu.be/hTtexs9HpLc


原来麻坡的华语已经有十三年了

https://youtu.be/6M8fnjPLx6k

【Matters社區活動提案】“我那里的方言”徵文活動

[我家鄉的方言] 消失的外婆橋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