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文字欲:回應時代的特寫新聞》作者

熱血空中服務員

2019.07.26

Gel甲,假眼睫毛,閃粉眼影,理得整齊的髮髻,黑色絲袜,配上圓頭粗跟的高跟鞋.黑色的手拉行李喼上掛上可愛的狗公仔吊飾,拉鍊上掛上「Crew Only」字樣.戴了口罩的女孩們,幾個人一組安靜地盤膝坐在香港國際機場大堂.她們說:「在這裡上班這麼久,總是來去怱怱,從沒想過會坐在這裡.」說完,她摸一摸機場那白色的光滑地板.

極目張望,偌大的離境大堂,黑壓壓的人群,有年輕人佔據了平日接機人拿紙牌的地方,迎接入境的市民和遊客.「Free Hong Kong!」「香港人,加油!」叫聲震耳欲聾,有香港人推着行李外遊回來,竪起姆指互相鼓勵,示威者拍掌回應.

剛從倫敦飛回香港,完成了十五個小時工作的M小姐,累極還不回家,和友人一起拖着自己兩件笨重的行李,在離境大堂向遊客介紹香港的情況.

她說,有智利遊客表示聽聞香港的反送中示威;也有來自杭州的女性旅客看到人群有點驚,說內地資訊指香港有「暴動」,M小姐指着大堂的人群反問,「他們像暴徒嗎?」這位杭州旅客搖一搖頭,此時另一位穿梭中港台的男性內地商人,向杭州同胞解釋,香港究竟發生甚麼事.「他說得頭頭是道,內地人也有明白事理的,只要肯接觸資訊.」

在大堂有三三兩兩穿着制服的空中小姐圍坐着,有些坐了幾小時,之後上班,也有人穿便服,在放假日子也回來靜坐.其中一人說,元朗暴力襲擊事件之後的星期一,她要上班.「我們都懷着沉重的心情上飛機,剛剛發生那麼血腥的事,有些香港人還笑哂咁去旅行,我也要夾硬擠出笑容,祝他們旅途愉快,其實內心很傷感.」

她們透露了一個小故事.飛機上會向乘客免費派發報紙,多數是一些親建制或左派報紙.周一早上,那些報紙頭版盡是形容到西環示威的是「暴徒」,反而對元朗慘案刻意淡化,機場員工都很激憤.

她目睹,負責把報紙送上飛機的後勤支援人員,那天罵了一句:「那些報紙不中立,扔掉它們.」然後就刻意把幾份偏頗的報紙棄掉,沒有送上飛機,以免這些資訊接觸到乘客.

空中服務員還透露,她們平日也有參加反送中的多次遊行,但平日工作,也未必敢公開討論事件.原來不少空中小姐的男朋友或丈夫,都是警察.她解釋,空中服務員以女性居多,警察部以男性居多,通常會透過朋友互相介紹,形成空姐警察的配對.

「所以我們圈子裡,有些人平日讚男友和丈夫是好好先生,今次事件中,和其他同事關係會緊張一點.」有些空姐會因為另一半而撐警,擔心警察受傷.那邊廂,有空姐在不用飛的日子會去示威,走得前一點的,會在物資站做支援.

有空姐在大堂坐了幾小時,又要飛啦.她轉身離去前說:「我們空中服務員也是市民,像其他的專業,醫生呀,社工呀,我們都要表態,都關心這一件事.」有機場工作的職員,今日看到萬人空巷的場面,說哭了至少三次.

1
1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