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文字欲:回應時代的特寫新聞》作者

沒有示威者在場的拘捕

2019.08.10

今天晚上八時許,尖沙嘴警署外,防暴警察沿彌敦道向海濱方向推進.示威者防線遠得肉眼幾近看不見,除了有人向警察射雷射光,沒有投擲雜物,亦只有輕型路障,例如放置在路中心的垃圾埇.警察推進時,一度踢路中心的垃圾埇,把煙灰瀉得一地上.

示威者走進加連威老道離開,之後相當平靜.防暴警察站在十字路口.沒有對峙衝突.今天是星期六晚,尖沙嘴一帶有不少遊客.有拖着小孩的大人路過,穿背心短褲的遊客經過,大家都表現好奇,用手機拍攝警察.有一名內地女遊客跟我說:「不怕.」警察只是叫途人快點走.但由於氣氛平靜,大家都照樣駐足.

如果事情這樣完結,警察收隊,之後的事情不會發生.

防暴警察站在彌敦道和加連威老道交界的路口,長達25分鐘.穿休閒衣服的途人站在行人路上,開始向警察嗌:「走啦!這裡不歡迎你們.」圍觀者除了指罵警察,並沒有投擲雜物,絕大部份人沒有任何裝備.

忽然有兩名防暴警察從同袍列陣中衝出來,他們奔跑速度快,其中一人的防毒面具更甩掉跌在地上.我跟隨着他們跑,二人跑到行人路上.

警察舉起棍,我聽到「噗噗」疑似警棍打擊的聲音.他們的目標是一名穿白色上衣,黑色闊身褲,腳踏白波鞋,腰纏黑腰包,束長髮的女子.一名警察按她的頭,另一人按她的肩,混亂中,她跌在地上,一度趴在地下想離開,但有警察扯她的腳,然後用腿夾着她的頭,用上身壓在她身上,把她制服.

大批警察立即追趕上來,用盾牌和上身遮檔了我的視線.我距離女子幾米,站在記者層的第一排.多名警察衝上前,持續要求記者退後.有警察的盾牌壓向我,亦有警員喝令:「你推完沒有,那一間報館?」我出示記者証,他沒有發聲,把眼球轉向另一方向.

旁邊原來站得很接近女子的記者被推走,有記者跟警員發生口角.有攝影記者反駁:「我好地地站在這裡,你叫我退開?惡人先告狀.」警員還是不斷叫:「這是警方封鎖線.」

警方封鎖線極速擴大.原來包圍女子的警員由最初只有幾名,很快變成幾十名.女子和警方的追捕,由G2000店門外延續到旁邊的莎莎化粧品店.店面已落閘.

女子一直沉默,一度皺眉,警員替她雙手鎖上金屬手扣.她有一段時間蹲在鐵閘前,面向鐵閘,以背部向着群眾,並舉起帶有手扣的雙手掩面.

群眾憤怒,包圍警察,大嗌:「黑社會,黑社會」「放人!放人!放人!放人!」「香港警察,知法犯法.」「有你先有暴動,垃圾狗!」

有人在遠處以擴音器向女子廣播:「請被捕人士講出你的名字,及家人緊急聯絡電話,我們會幫你聯絡律師!」被捕女子三次喊出自己的名字.

警察圍上來,但群情汹湧,沒辦法離開,約五十個警察築起人牆,把女子押上警車,警車可以開走,反而是五十個警察離開現場出現困難.

最後他們決定這樣做,數以五十計的警察,倒後行.在彌敦道,以長盾面向記者和市民,倒後走.後面的警察拉着前面警察的衣領,好讓在夜晚的街上打倒行不會跌倒.

期間圍觀的市民群情汹湧,一直追着警察指罵.但沒有向警察擲物.有人發起:「這麼多記者,不如我們一起舉起中指吧.」攝記拍了一張中指照片,或許是全晚市民最「勇武」的行動.

市民指罵道:「恰女仔!」「一條女都拉!」「當差正仆街!」「知法犯法!」「行街都唔畀?」「宵禁吖!」

這個場面非常罕見:數十警員在敦彌道倒後行了五百米,用了25分鐘.他們臉上有點緊張,一名防暴警員一度舉起胡椒噴霧射向包圍人群.最後退入尖沙嘴警署.

事件沒有這樣完結.集結在彌敦道的人士人數不多,只是繼續罵警察,要求放人,沒有向警署扔物.幾名黑衣人在遠處向警署射鐳射燈,十分鐘後,有槍從尖沙嘴警署樓上的窗戶出現,把催淚彈射向彌敦道.現場主要是路經遊客,少量市民,和大批記者.大家的反應是:「做乜嘢射?」

後來,尖沙嘴警署閘內出現一隊防暴警察,在閘裡面舉起旗(只要不是對正大閘,在夜晚的彌敦道是看不到舉旗的)唯有聽到聲音才知道放了催淚彈,每隔一段時間,就向彌敦道投射一枚催淚彈,最少有十次.記者的防毒面具,脫了又戴,戴了又脫.

十時半,在離開尖沙嘴警署至少一百米外,有幾名年輕人,只是戴了普通手術口罩,他們沒有穿一身黑,有人更穿了裙子.他們向後方的人士喊:「香港人,我們行前一點好嗎?」現場只有幾十人,他們回應:「好!」我聽到幾句很久沒聽過的口號:「香港人!加油!」接近十二時,防暴警從警署衝出來,在不同方向甚至入內街的酒吧街追捕,再有最少兩人被拘捕.

7 篇關聯作品
7
7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