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文字欲:回應時代的特寫新聞》作者

巴士.鐵路.私家車

2019.07.24

今日香港交通樞鈕金鐘地鐵站,示威者在繁忙上班時間阻礙列車開出,不少市民上班延誤.這種「不合作運動」在香港以往甚罕見,有遲到上班的市民表現不滿,但支持聲音仍然不少.

香港人憤怒到一個甚麼地步?隨着上周日晚西鐵元朗站無差別襲擊更多資訊流出,憤慨有增無減.

在事發現場的林卓廷議員,今天與多名傷勢較輕的乘客召開記者會.14歲少年和父親吃飯回家遇上白衣暴徒,他說不信任警察,也不明白香港法治何在.有女士痛哭,指白衣男追打入車廂,不斷按掣和打電話報警,卻見不到鐵路職員或警察:「是市民互相保護大家,連一些沒有政治立場的兒童,也受驚大哭,我們只是一批無辜市民,畀人打足半小時,沒有人理會,為甚麼會這樣?」

我想起三個關於交通工具的真實故事.

一.巴士.

721傍晚,港島上環示威者眾,一輛被人潮堵塞着沒法前行的巴士上,兩位老人家緩緩從車門走下,伯伯需要撐拐杖.婆婆年紀亦老邁,兩老從九龍坐巴士回港島的家,遇上遊行,在車上等了半小時,決定下車.現場只有我一個記者,我親眼見到黑衣示威者上前扶着老人,並開路讓他們離開.

伯伯和婆婆已八十歲.他們表情鬆容,氣定神閒.我上前問:「會不會不高興?」伯伯表示:「他們(示威者)正在做對的事.我們回家遲不要緊,一點也沒有不快.」

如果黑衣人是暴徒,撐拐杖的八十歲伯伯,怎會像在公園散步般閒適地離開人群?示威者大部份都熱心照顧老弱,讓人走在其中,不覺危險.

二.鐵路

就在同一個深夜,當港島示威者在吃催淚彈時,差不多同一時間,元朗西鐵站出現百計白衣大漢,手持木棍竹枝鐵通,毆打站內乘客,暴徒一度衝入車廂恐嚇,哀號哭聲響遍車廂:「不要打......」有人不斷哀求白衣人停手.

一名揹背包的青年,面向着手持武器在車門外徘徊的大漢,代表全車無辜市民單膝跪下,雙手作揖,向兇徒求饒,「求求你們不要打了」,場面令人心酸.但令人髮指是,白衣漢在打人時掉了眼鏡在他旁邊,跪地男好心替他拾起遞上,換來卻是另一兇徒揮拳打向跪地男的頭部,他整個人飛向車廂後方,空氣中又是一陣哀號驚叫.車廂內的人甚至要向惡漢道歉,以換來片刻平安.

三.私家車

元朗血案後,滿腔義憤的市民,紛紛出動私家車到現場義載受害者到安全地方.有白衣人截停這些車輛以亂棍破壞.義載的司機之一,前記者柳梭江去到現場救完傷者後,之後回車站嘗試協助受害者,被打得頭破血流.

整個事件中,乘客孤立無援,鐵路職員消失,警察退縮缺席,警局拉閘自保.受害者說:「我們不知道那裡安全,只能自己救自己.」

當晚警力從中環回到元朗(車程需大半小時),警方高層竟被攝得與白衣人閒談,白衣人當晚施施然坐車離開.有警員向傳媒說:「刑事警員看不到有人手持武器」但在場傳媒直播下,全香港觀眾均清晰見到,白衣漢手持鐵通在警員前走來走去.

之後數天,警方拘捕十來名涉案白衣人,控以輕微的非法集結罪.警方亦安排記者採訪拘捕行動,拍攝警察在元朗巡邏的畫面,公關人員說:「都想告訴市民元朗是有警察的.」這些化粧術已騙不過記者,只會令採訪的記者更憤怒.

諷刺的是,元朗慘案發生之前的十天,正當警民關係已經非常緊張,警察卻在其官方臉書上載一段新聞.該新聞指,一名兩歲男童被困私家車車廂險些焗死,警方到場打破車窗救出男童,文章更以「仁警」稱呼執勤者.

警察的公關竟大言不慚在發帖的最後補了一句:「拯救生命,是我們職責.」臉不紅,耳不赤.

轉眼間,百計大漢衝入公共交通工具毆打平民的時候,巡警後退,警局下閘,報案電話打爆而無人接通.在最需要警方的時候,你們見死不救.

今天我再細看這段警方的文宣,打破車窗救男童的事發地點,無獨有偶,竟是在今次百計市民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地區發生,元朗.「拯救生命,是我們職責.」在今日發生了元朗慘案後,成為了最荒誕而諷刺的註腳.

圖片上方左右為我拍攝的老人下巴士情況;左下為西鐵車廂求饒男子,網上圖片;右下為警察官方臉書
2
2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