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新聞與傳播學院講師,《文字欲:回應時代的特寫新聞》作者

安息吧!天國不用抗爭

反修例運動至今5個月,終於出現了第一位直接在衝突現場受傷而離世的年輕人。香港科技大學22歲男學生周梓樂,上周一凌晨在將軍澳一棟多層停車場內被發現墮下嚴重受傷,搶救4日後於今天(11月8日)早上不治。他受傷原因不明,期間附近有示威者與警方對峙,警方亦曾在當晚進出該停車場,在附近亦施放過催淚彈,亦有指救護車延誤到場,引起坊間極大質疑。

他去世後,他就讀的科技大學校長,發信要求政府設立獨立機制調查此事。

網民發起今晚上到他受傷的停車場悼念。晚上七時,市民魚貫到來,數百人的人龍,緩緩地向前移動,有人買了白花到場。

將軍澳是一個怎樣的社區呢?它是一個以摩天大廈住宅民居為主的新市鎮,由鐵路站連接一個又一個商場,寬闊的馬路兩旁是公園和學校。當日因為有一位警員在這裡的酒樓設結婚宴會,有示威者在附近表達不滿,惹來防暴警察通宵鎮壓,住在這區的周同學,就是在凌晨時分,被發現倒臥在這個停車場的二樓平台上。

這是一個平實而幽暗的屋邨停車場,樓梯間滿是塵埃污垢,平日人跡罕至,這晚卻人頭湧湧,最繁忙的時候,人潮擠得要等待3個小時,才可以入停車場完成獻花儀式。有人獻花後不肯離開,憑欄深思,或燃點蠟蠋,或圍坐一起摺紙鶴。這晚秋風特別猛烈,蠟蠋被吹熄了又被燃點起來,吹熄了又被燃點。有男生坐在地上,細心地把紙鶴用膠紙貼在寫滿祝願句字的牆上。大家都想找一點事忙,沒有人談話。

有女孩放下一堆紙鶴,她說,原本想送去醫院,祝願周同學早日康復,怎知今天卻要拿來這裡,說完,她已經泣不成聲了。

八時,眾人默哀一分鐘。默哀之後,有人按捺不住喊口號:「解散警隊,刻不容緩!」「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而另一句熟悉的口號,也產生了進化。六月初開始的「香港人,加油!」在蒙面法於十月初生效之後變成「香港人,反抗!」,於今天周同學過身之後,變成「香港人,報仇!」但口號喊了一會兒,有人要求大家安靜,有男聲哀傷地提醒大家:「請不要再喊口號了!今天不是來示威的!」

獻花的位置,正是當日周同學墮下受傷地點。不少人第一次到場,站在懷疑是周同學掉下去的混凝土欄杆前,大家忍不住低聲討論:「這個壆這麼高(約1.3米),站在前面到胸口,為甚麼要跨過去呢?」

「有意識地跳下去,年輕人的話,應該可以腳着地,怎會受傷這麼嚴重?」眾人七嘴八舌,現場的人認為周同學的死顯得可疑。有人在停車場貼出海報,呼籲當晚停泊在這裡的私家車,提供車內攝錄器,讓死者尋冤得雪。

來悼念的人有不同年紀,從穿校服的中學生,到blackbloc衝衝子打扮的人,到主婦大叔,拖男帶女的家長也有。牆上貼滿不同人的留言。有小孩子以歪歪倒倒的稚嫰筆跡寫道:「親愛的周哥哥:希望你在天堂繼續幫香港!」

也有自稱「80後中女」表示內疚:「我地一班大人欠咗你。是我們以前沒有好好守護我地既香港,令到你今日犧牲。你放心,我地一定會打嬴這場仗,我地一定會堅持到最後。」也有人留言表示自責:「好難受,係香港人欠咗你。如果每一日都做多啲你就可能唔會死。」

也有在運動中感到洩氣的抗爭者向周同學立下誓言:「我願意此刻在這裏承諾不再揸流攤(敷衍了事),不再以休息為借口。往往退後到一個位置是連自己也找不到自己在這場運動的位置,並且為你出多一分力!希望你能聽得到。」下款寫道:「By一個覺得對你有虧欠的尚德街坊」。「尚德」就是停車場所在的屋邨名字。

獻花的位置,貼上了友人的溫馨提示:「周梓樂同學是基督徒,他相信上帝,請各位有心街坊不要燒香燭衣紙。」他的遺照前面,堆滿百計花束,有玫瑰、菊花、滿天星、百合花。鮮花的前面,有人放下了一些年輕人口味的零食,有熱浪薯片、麥提沙巧克力、哈密瓜味香口珠、一枝Sommersby接骨木花青檸果酒、一瓶原味可樂。

周梓樂還是一個未畢業的大學生,他的朋友留言的時候,還未脫孩子氣。綜合朋友留言,看得出周同學活潑好動,愛動漫,也愛打機。

早幾天當周同學留醫時,有人留言:「周梓樂,要好返!一定要!記唔記得你用BB彈射過我!我未射返你!你唔可以有事!」今天噩耗傳出後,有朋友留言:「梓樂,願你安息,一路好走。能夠與你成為同學是奇妙的緣分,還記得你對動漫的熱愛。」「曾經我們打過波打過機,雖然非熟人,但我相信我地永遠都係朋友,同路人。」

另一位同學則用大學潮語留言:「Dear Tsz Lok:在科技大學4年應該Chur到爆 (喊喊符號)都未好好enjoy過,希望你在天堂玩返夠。開開心心,we will carry on!」 “Chur”這個字是大學生口頭禪,指課業很辛苦的意思。

再夜一點,花海裡有人放下了一個籃球,上面寫了「for U」的字樣。周梓樂是個運動健將,他是籃球手,也是投球隊成員(netball)。有認識他的人留言,提及他是十分照顧同伴的運動員。

一個中學同學在牆上的告示貼上留言:「樂仔:唔知你仲記唔記得我哋一齊晏就(下午)既時候,一齊打波一齊跟隊呢?我就依稀記得啦!希望你在上面(天堂)可以遠離痛苦,開開心心做你喜歡做的事啦!你在上面會見到我們一班宣基(中學)舊生堅強咁生活,幫你照顧家人,放心在天家生活吧!我們會為你走餘下的路!」

另一位中學同學也提到運動會上最快樂的日子:「梓樂:在我印像中,你是一個很喜歡笑,好喜歡運動的男仔。六智(中學班級名字)陸運,水運都常常見到參與,亦多得你,最後一年中學陸運,是在中學入面最開心的一日。你好叻仔,你都好勇敢,我知道你會望香港人某一日終於實現到煲底之約!We will meet again。」

一位大學波友留言:「遲一點跟你在極樂再聚。多謝你的陪伴,還記得當年打波成班friend因為一球嘈大鑊(鬧翻),同你講返(想跟你說),(當年)你無犯規架!笑死而家諗返。同埋,對唔住,昨日病房見到你,無講過嘢,只係感嘆。相信你在天堂極樂會開心,遲下過去那邊再跟你打返場波。」

另一位球場上的隊友亦寫道:「梓樂:雖然你已經離開咗,但係我知道你聽到我講嘢,睇到我寫嘢,啲人話打波睇到一個人既性格,你係一個好顧及朋友既人,雖然打波你會笑我好雷(打球技術很爛的意思),但係同時你都會鼓勵我,教我點打。我知道終有一日,我可以同你繼續好開心好像以前咁打波,等我。」

一位婦人獻花時在抹眼淚,她放下了一張A4紙,上面很有心思地用毛筆寫上:「1997-2019梓樂」,才赫然發現梓樂出生在1997,我說了一句:「原來他在1997出生呀!」女士回話:「對,很年輕,只有22歲。」周梓樂和香港特區誕生於同一年,他短短的一生見證香港回歸之後的日子,一個年輕生命的殞落,也見證香港的衰落。

不少人留言提及,希望梓樂能夠在有自由、更公義的社會再活一次,更有人形容他為「香港之子」。在花海的另一端,又有人放下另一張卡片,上面寫了一句讓人黯然神傷的話:「梓樂:安息吧!天國不用抗爭。」

香港822
186
186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