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aru

要做法治之光

粉红被驯化的敏感及台语杂谈

發布於

最近很喜欢台湾乐队茄子蛋的《浪子回头》(最近才在YouTube上发现这首大红大紫的歌,无意找到好听的歌也是一种享受的过程。),然而即便是听歌这样一件小事也会有很多粉红意见领袖出现,实在无奈。

每次台湾人留言说这是「台语」歌曲,总会有粉红指出,这是「闽南语」,并不是「台语」,并开始发表对台湾人没有自知自明的嘲讽。

可是他们不会嘲笑广东话(他们以为广东话是粤语,然而广东省有一半不讲粤语),也不会嘲讽河北话、河南话、湖北话、湖南话、四川话、东北话、北京话,可是偏偏对台湾话(就是台语。如果你认为台湾话听着更顺耳,这不过只是两岸用语的差别)大加讽刺。

即便是闽南语,不同地区的差别本来就有,福建人说的闽南语是福建话、海南人说的闽南语又是海南话。大陆互联网上关于台语和闽南话的讨论也充满了一种台湾人都是数典忘祖、分裂独立的论调,彷佛只要一个台湾人否认了台语是闽南话,就等同于背叛了祖先(指中共),背叛了中国(指赵家人民共和国)。而即便这个台湾人并没有主动否认闽南语于台语的关系,仅仅只是稍微提了一句台语,就会获得很多粉红攻击了。

可问题就是一个人对于家乡语言的认同本身就应该建立在家乡地域的认同之上,我用家乡的名字称呼家乡的语言又有什么不对呢?

而更多的问题在于,中国本来正在试图消灭很多南方语言(我不认为闽南语、粤语、客家话、吴语是汉语的方言)。广东省人口很多外来人口和新生代人口不会讲粤语;而客家话、吴语几乎快要灭绝;更不用说维族小孩被强制送去学汉语的丑闻了;就连我家乡这个小地方,年轻的父母也喜欢刻意用蹩脚的普通话跟小孩沟通,导致我身边的小孩几乎都不会讲方言了。从这个角度上讲,保护好当地语言的优势和特色简直太重要了,强调台语而不是闽南话,本身就是对台湾当地语言特色的保护。

更为可笑的是,如果以上现实只是由于外来人口的冲击,那么中国社会的本身不鼓励任何少数语言的存在就是更大的加害者。比如抖音禁止用粤语直播,而《浪子回头》在网易云音乐的歌词也是按照普通话的词汇来写的——「我酒量不好賣給我衝康」这句歌词被改成了「我酒量不好别给我挖坑」、咱都老 - 我们都老、帶某子逗陣 - 带妻子一起、沒路用的 - 没出息的、逗陣來搏 - 一起来赌吧……

三个字变四个字、四个字又变五个字,这种歌词真是一言难尽。而实际上按照这个普通话歌词来唱,根本不会好听(看看杨坤版本的惨剧吧)。

即便是按照粉红的闽南语标准,凭什么这里不可以用闽南语的词汇呢???难不成这些都不属于闽南语的词?既然跟闽南语区别这么大,又何必强说闽南语=台语;如果是为了做翻译的话,何不直接保留原歌词发布翻译?

(按照YouTuber WaWa TV 的观点,浪子回头官方歌词的用字也不是标准的台语)

这完全就是难以理解!!!

最后,那些喜欢强调台语不是闽南话的台湾人是不是想要台湾独立?或许是,台湾人的确在很多方面跟中国做切割。可是如果一个台湾人只是表达了一些对台语的喜爱就被喷台独,也实在太没有道理可言了。

(这里只是表达对那些政治不敏感的台湾人遭受粉红攻击的不满,而那些已经想好反共的台湾人或许会很开心被粉红讨厌。而我当然是支持台湾人的决定。)


另外附网易云音乐的《 浪子回头》歌词和原版歌词:(QQ音乐上的歌词并没有更替台语词汇)

这个是网易云

烟一支一支一支地点
酒一杯一杯一杯地干
请你要体谅我
我酒量不好别给我挖坑
时间一天一天一天的走
汗一滴一滴一滴的流
有一天我们都老
带妻子一起
浪子回头
亲爱的 可爱的 英俊的 朋友
垃圾的 没品的 没出息的 朋友
在坎坷的路骑我二流摩托车
反直我的人生像是狗屎
我没钱没妻没子只有一条命
朋友阿
一起来赌吧
烟一支一支一支地点
酒一杯一杯一杯地干
请你要体谅我
我酒量不好别给我挖坑
时间一天一天一天的走
汗一滴一滴一滴的流
有一天我们都老
带妻子一起
浪子回头
在坎坷的路骑我二流摩托车
反直我的人生像是狗屎
我没钱没妻没子只有一条命
朋友阿
一起来赌吧
烟一支一支一支地点
酒一杯一杯一杯地干
请你要体谅我
我酒量不好别给我挖坑
时间一天一天一天的走
汗一滴一滴一滴的流
有一天我们都老
带妻子一起
带妻子一起
带妻子一起

这个是原版

菸一支一支一支的點 酒一杯一杯一杯的乾
請你要體諒我 我酒量不好賣給我衝康
時間一天一天一天的走 汗一滴一滴一滴的流
有一天 咱都老 帶某子逗陣
浪子回頭

親愛的 可愛的 英俊的 朋友
垃圾的 沒品的 沒路用的 朋友

佇坎坷的路騎我兩光摩托車 橫豎我的人生甘哪狗屎
我沒錢沒某沒子甘哪一條命 朋友阿 逗陣來搏

菸一支一支一支的點 酒一杯一杯一杯的乾
請你要體諒我 我酒量不好賣給我衝康
時間一天一天一天的走 汗一滴一滴一滴的流
有一天 咱都老 帶某子逗陣
浪子回頭

佇坎坷的路騎我兩光摩托車 橫豎我的人生甘哪狗屎
我沒錢沒某沒子甘哪一條命 朋友阿 逗陣來搏

菸一支一支一支的點 酒一杯一杯一杯的乾
請你要體諒我 我酒量不好賣給我衝康
時間一天一天一天的走 汗一滴一滴一滴的流
有一天 咱都老 帶某子逗陣
帶某子逗陣
帶某子逗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