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aru

要做法治之光

如果法律可以保护鲍毓明,那么法律就可以保护任何人



我之前或许从未像现在这样思考过法律的意义。刑法好像除了打击犯罪,别无他用。但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没有刑法一样可以打击犯罪,刑法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限制国家的权力。而这只是罗翔在B站上传的一些视频教会我的,我想这就是新知的震动吧。

我又开始为鲍毓明洗地了(笑)。在这之前,先看一个小故事。


一、Larry Flynt 的故事

电影《性书大亨》所讲述的故事显然不像这部电影的译名所展示的那样刺激,但同样也是深刻的社会议题。实际上,电影的英文名叫 The People vs. Larry Flynt,内容是关于自由与法治的绝好案例,而主人公 Larry Flynt 更是关于美国梦的一次成功诠释。

小镇青年 Larry Flynt 靠着出版色情杂志发了财,其为人更是「放荡不羁爱自由」,到处惹事。影片后期是关于一场公众人物名誉权诉讼案:Larry Flynt 在杂志上公然刊登著名牧师和母亲乱伦的漫画,被牧师控告,判决赔偿。此案最后被Larry Flynt 上诉到最高法院,推翻下级法院的判决,Larry Flynt 不需要赔偿。电影中判决书如下写到:

第一修正案的中心思想是认识到思想自由的重要性。言论自由不仅是个体自由的一方面,总的来说,还是追寻真理以及维护社会活力的必要方式。在关于公共事务的讨论中,某些事情虽然动机不良,但仍受到第一修正案保护。

在这里,言论自由的公众利益绝对是大于个人名誉利益的,因为宣称牧师乱伦和侮辱牧师愚蠢并没有区别,对于公共事物的讨论这都是有意义的。

庭审结束后,Larry Flynt 在接受法庭外的记者采访时说道:

   第一修正案会保护像我一样的人渣,也会保护你们所有人,因为我是最糟的。

本文标题名即引用这句话。


二、程序正义和结果正义,哪个更重要?

先提结论:程序正义更重要,因为结果正义可能是错的。这里我还想提一嘴蝙蝠侠:可能或多或少有一些人疑问过《黑暗骑士》里,为什么蝙蝠侠要坚持维护 Harvey Dent 的形象,又为什么坚持不杀掉 Joker 泄愤?因为如果一个社会发现通过程序不能实现正义,那么契约精神、道德准则都会崩溃。

2.1 刑法的作用是什么?

在考虑这个问题之前,先思考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没有刑法可不可以惩罚罪犯?

试想一个社会有警察有监狱,但是没有刑法。这个社会会怎么样?

这里引述罗翔老师的两个案例:

    1. 一女子从七岁开始即被两位同村村民连续多次强奸,多年后才报案并且找到记者报道。两位村民也供认了罪行,然而此事已经过去21年,强奸罪追溯时效已经到期,没办法追究二人责任。

2. 1998年前后,广东省深圳市沙井信用社原主任邓宝驹挪用、侵吞公款共2.3亿人民币。20年前的2.3亿人民币,算上通货膨胀的话,可能比2019年被查处贪污7.17亿余人民币的赵正永还多。按当时的很多官员腐败案来看,完全可以给邓判死刑,然而邓仅仅被判处了15年。因为邓不是国家公务员,不能构成受贿罪,只构成职务侵占罪,最高也不过15年。

如果没有刑法,显然第一个例子的村民可以被判刑,邓宝驹也可以被判处死刑。但是有了刑法,刑法就成了保护这些人而限制国家打击犯罪权力的束缚,显然刑法有利于罪犯。而罗翔还强调:如果我们不顾刑法的束缚,在座的每一位公民就有可能受到刑法权的打击。

到这里,可以回答第一个问题了:刑法的作用不仅仅是惩罚罪犯,而且是限制国家的权力。刑法是渺小公民面对强大国家的最大保障,这就是为什么对待嫌疑人一定采用「无罪推定」的原则:没有充分证据不可以定罪,而非法获得的证据也同样无效。同样地,「    罪责刑相适应原则」也是在保护罪犯的权利不受侵犯,确保罪犯接受的惩戒一定不超过罪责,也不该轻与罪责。另外更重要的原则就是「罪刑法定原则」,以下定义引自中国人大网

   具体说,只有法律将某一种行为明文规定为犯罪的,才能对这种行为定罪。判定某一行为是否构成罪,必须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标准,不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和要求的,不能任意解释、推测而定为有罪,并且在罪名的认定上也要按照法律的规定,法律规定是什么罪,就定什么罪。
   同时,对于犯罪的处罚,即判什么刑,也必须严格按照法律规定的量刑标准,轻罪轻判,重罪重判,不能轻罪重判,重罪轻判。

无罪推定、罪责刑相适应、罪刑法定,就是中国刑法的三条基本原则。

2.2 比起公权力的迫害,更可怕的是「自以为正义」的民意。

1970年,中国正处文革时期,中学教师符福山被三名年仅13岁的女学生控告强奸,遭学校开除。虽然没有入狱,但是余下一生背负骂名。三十余年过去,当初的三名女学生才被找到,愿意澄清当初是她们诬陷老师。她们的当初这样做的理由是:受到欺骗,以为这样做可以升高中。而符福山的人生就这样被毁掉了大半。

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现在,热衷正义的民意一定会在心里给符福山定罪,如同B站上的弹幕一样,他们叫嚣着「阉、剐、杀」。

然而可怕的又岂是法律程序的非正义,来自社会的骂名、民意的区别对待都会伤害这种无辜的人。

丹麦电影《狩猎》(Jagten)讲的正是幼儿园女童出于无心之举,诬告男老师 Lucas 猥亵所以引发的一系列故事。Lucas 被身边群众的不断恶意中伤,甚至在法庭判决无罪之后,还被恶意群众差别对待。这些民意不仅杀死了他的狗,还在影片最后差点用猎枪射中 Lucas(隐喻了无知群众正义感的伤人之重)。

所有人都知道尽管此事很有可能真的发生,无知而又正义的民意却不会收起他的锋芒。而Michael Jackson的娈童丑闻更是让当事人心力交瘁。

Michael Jackson于1993年、2003年两度陷入娈童案丑闻。后来被证实,第一起娈童案只是受害者父亲想要勒索钱财而胁迫当时年仅13岁的Jordan Chandler 诬告杰克逊。第二起也被法庭宣判无罪,但是Michael Jackson的艺术家生涯就这样被毁掉了。

三、对与对的冲突

符福山、Lucas、Michael Jackson都是民意的受害者,因为民意更愿意相信老师凌辱学生、幼儿园猥亵、黑人明星恋童的故事,就如同现在这样,民意也倾向认为养女是对的,而深谙法律之术的律师鲍毓明是错的。

正义感是对的,疑罪从无也是对的。这个世界上最矛盾的就是「对」与「对」的冲突……表面上看,正义感往往选择帮助弱者,但是庇护在民意之下的弱者到底是否比强者更弱,这并没有那么好区别清楚。但我们都知道这些例子的结局:符福山失去半生、Lucas 被众人欺辱、Jordan Chandler 成功从杰克逊手中达成千万美元和解金。可见民意的力量远远比钱权更强大……

我并不是在劝说所有人放弃正义感,而是在试图解释这样一件事:正义感有可能会伤害到无辜的人。民意的力量是强大的,可民意是会犯错的。社会而为了避免伤害无辜的人,我选择「疑罪从无」。

而且从前文看,民意不仅仅会犯错,而且还是不公的。在罗翔老师讲的案例一里的当事人或许连得到媒体关注,引起大众声援的机会都没有。那些对鲍毓明充满正义感的民意却没有对这里的第一个例子发出相同的感慨,这一点些许奇怪,但原因很简单:媒体或者说大众更偏好上层人跌落神坛的情节,不喜欢底层人互博的戏码。这其中稍微有些讽刺的味道:即便是民意参与案件,结果正义也不会被真正实现。

四、鲍毓明到底有没有罪?

2017年2月,台湾出版了一本小说《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讲的则是年幼的房思琪被家教老师诱奸的全部历程。这段故事被广泛认为是作者林奕含的亲身经历,而书中的性侵者也被认为对应现实的陈国星。4月27日林奕含自杀身亡,年仅26岁。

2017年7月,我在淘宝上买来此书的盗版阅读(当时这本书未在中国大陆出版),这样的故事在当时就已经震撼到我了。

那么问题来了,读过这本书的人你们认为陈国星有没有罪呢?但答案我们都知道:陈国星没有被定罪。

对于鲍毓明,我猜测他是有罪的。但是如果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他有罪明,那么他就不可以被定罪。而我写这篇文章自然也不是为了给鲍毓明开脱,我真正想写的只有:无罪推定。没有证据被定罪的,就是无罪;而刑法是保障罪犯的人权的。

鲍毓明的确很有可能就是一个色欲熏心,恋童无数的中年男人。只不过法律不惩罚色欲,尤其是中国的法律更不惩罚恋童。世界各国的法律通常规定的是18岁以上的女性才有性自由(很多国家也包括男性,不过在中国没有强奸男性的罪名而已),而中国的法律却把标准放低到了14岁。这就是给鲍毓明这种恋童癖一个很好的合法发泄窗口,想必世界上的很多恋童癖都愿意到中国定居吧(笑)。法律的漏洞被利用并不是人的错,这是法律的错。

说起来,中国人的确有养幼女的习俗。古时候,精明的商人就会从各地收购面容姣好的女孩子,培养得知书达理,略懂琴棋书画之后,即可高价卖给大户人家做妾或女宠。这样的女孩子被称为「瘦马」。养瘦马最出名的地方是扬州,此地出产的瘦马即为「扬州瘦马」。

蔡宜文给《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评价中写到: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古时候养瘦马是因为贫穷、人口买卖,现在养幼女则是法律缺陷、性教育缺失、社会保障不足。

前几天,马伊琍发了一条微博,呼吁产后妇女关注生殖健康(部分人会因为顺产导致尿失禁、子宫下垂、性交疼痛)。因为转载文链接标题中带有「阴道哑铃」被评论讥讽:盗号了。

2017年3月,《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因为「尺度过大」被家长抵制,结果课本被回收。性教育的再一次尝试彻底失败。

2020年7月28日,网上曝光一河南中学公然宣传「贞洁女子的后代更聪明」……

社会对性的禁忌到了这种地步,出现如此多的性侵案也不难理解了,甚至中国独有的铺天盖地的人流广告也有了合理之处。再加上近日以来多起莫名其妙的文化审查,我已经不敢轻易想象未来的中国社会会是那么保守。

如果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鲍毓明强奸养女,结果鲍毓明被定罪,这就是中国司法的耻辱;如果这件事过后,中国的法律漏洞没有被修补、性禁忌进一步扩大化,这就是中国社会的无能。如果二者同时发生,就是中国司法和社会的双重失败。

而如果中国的民意可以通过此次的教训,痛定思痛,改革中国法律的性同意年龄,加紧中国儿童的性教育,并及时给单亲母亲提供生活保障。完善法律,去掉漏洞,不给鲍毓明这种人任何机会。那就是中国人民的三生有幸。


参考文献

[1]佚名. 中学操场宣传栏称“贞洁女子的后代更聪明”?校方回应_教育家_澎湃新闻-The Paper[EB/OL]([日期不详])[2020–08–03].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8461080.

[2]佚名. 中华人民共和国腐败案件列表[Z/OL](2020–07–31)[2020–08–03].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中华人民共和国腐败案件列表&oldid=60858603.

[3]佚名. 赵正永[Z/OL](2020–08–01)[2020–08–03].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赵正永&oldid=60872904.

[4]佚名. 文革时“诬告老师奸污”女学生:老师不平反,我到死都不心安_澎湃人物_澎湃新闻-The Paper[EB/OL]([日期不详])[2020–08–03].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284472.

[5]佚名. 什么是罪刑法定原则?_人大网[EB/OL]([日期不详])[2020–08–03].http://www.npc.gov.cn/npc/c2366/200204/db4a6ed0123a46c2bc6d98c5742adb94.shtml.

[6]佚名. 任何关于性的暴力,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 | 逝者_湃客_澎湃新闻-The Paper[EB/OL]([日期不详])[2020–08–03].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6554590.

[7]佚名. 林奕含事件[Z/OL](2020–08–02)[2020–08–03].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林奕含事件&oldid=60901780.

[8]佚名. 家长吐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尺度太大,引发网友热议_翻书党_澎湃新闻-The Paper[EB/OL]([日期不详])[2020–08–03].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631502.

[9]佚名.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Z/OL](2020–07–21)[2020–08–03].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房思琪的初戀樂園&oldid=60705658.

[10]佚名. 对《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引发讨论的回应[EB/OL]([日期不详])[2020–08–03]. https://zhuanlan.zhihu.com/p/25568693.

[11]佚名. 邓宝驹_百度百科[EB/OL]([日期不详])[2020–08–03].https://baike.baidu.com/item/邓宝驹.

[12]佚名. 不知道我的微博读者里有多少产后的女性,看... 来自马伊琍 - 微博[EB/OL]([日期不详])[2020–08–03]. https://weibo.com/1196235387/Jbu3RgvTG?filter=hot&root_comment_id=0&type=comment.

[13]小墨816. 21年前一个令人很难受的案件 7岁的小女孩不断的遭受村人的强暴(罗翔教授讲刑法的双重机能)_哔哩哔哩 (゜-゜)つロ 干杯~-bilibili[EB/OL]([日期不详])[2020–08–03].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4492232/.

[14]佚名. The People vs. Larry Flynt[Z/OL](2020–06–07)[2020–08–03].https://en.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The_People_vs._Larry_Flynt&oldid=961298309.

[15]佚名. The Dark Knight (Film)[Z/OL](2020–07–28)[2020–08–03]. https://en.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The_Dark_Knight_(film)&oldid=969919027.

[16]佚名. 養瘦馬[Z/OL](2020–06–30)[2020–08–03]. 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養瘦馬&oldid=60352346.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区活动:新知造成的震动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