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凱原Kai

|歷史系出身,從事教育行政數年後,於不惑之年邁向程式設計之路|興趣領域:網站系統開發、資料科學、科普寫作、烏克麗麗、料理、健身|

隨喜時事極短篇:鳥籠

發布於


原文寫於2015年7月11日,紀念八仙樂園彩色派對火災

他獨自坐在四坪大的小套房裡,臉上映照著電腦螢幕的閃光,床上散落著十幾本租來的《進擊的巨人》。這是他的習慣,睡前看看臉書上其他人的動態,讓自己有活著的感覺。

他留意到臉書上朋友的一則轉貼,內容是新加坡一名少年,因為侮辱過世的獨裁者,關到有點精神異常。他皺起眉頭,並不是發現案情不單純,而是替少年感到悲傷。憤恨不平的他,在新聞底下留言,「新加坡就是一個獨裁國家,根本就不值得我們臺灣人羨慕。有錢又如何,活在鳥籠裡有什麼好得意的!」

送出留言,覺得有些滿意了,似乎自己也為世界做了什麼。此時手機震動了一下,原來是房東太太傳了LINE訊息,催促他房租未繳。

「媽的,也不過就拖了一個禮拜,急什麼?」他嘟囔。這時他才又想起,不只要繳房租,卡費也還沒繳呢!上個月為了替女友慶生,豪氣地在東區一家西餐廳訂了位置刷了卡,吃那什麼普羅旺斯燉菜,天曉得普羅旺斯在哪,活到二十九歲,都還未出國過。

說到出國,或許自己也該去澳洲度假打工,見見世面。人家不是說嗎?一生就該為自己放一次長假。對了,大學時的一位女同學 Jennifer,前陣子才看到她的臉書牆,滿滿都是她跟澳洲男友的親密合照,以及她與中餐廳同事的照片,自己還按了讚呢,也許能問問她的心得。他好奇地搜尋了 Jennifer的臉書,看起來似乎回國了,貼了一張跟幾個姐妹淘在LAVA喝酒的照片。

他看了一會,默默地關掉電腦,把堆在床上的漫畫掃到角落,關燈就寢。沒有對外窗的套房,熄燈後就是一片死寂,只有桌上的路由器閃著微光。其實他何嘗不想租個大房子,有個大大的落地窗,最好還有個陽臺,能夠種種香草什麼的。只是在臺北稍微好一點的套房都得上萬,以他兩萬八的薪資,怎麼付得起。

在黑暗中,他翻來覆去。唉,想想還是算了,人家Jennifer是英文好才去的,自己去澳洲,人生地不熟,又不會說英文,說不定就這麼客死異鄉。雖然現在薪水不高,但是省吃減用,偶爾也能帶女朋友看看電影,吃個歐洲地名開頭的餐點,也算是一種小確幸嘛!

他又想起,為了滿足小確幸,還得訂票呢,說好要和女友參加彩色派對,好像是在水上樂園吧。本想起身啟動電腦,濃濃睡意卻又襲來。隔壁傳來隔壁女孩跟男伴的笑聲,電風扇佇立在床舖旁,發出嗡嗡作響的聲音,他漸漸失去意識。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