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米

一个喜欢读书写字的心理学博士生。找个地方记录日子。

草地上的午餐

第一次看到《草地上的午餐》这幅名画是在某个沃尔玛里。家人去置办年货了,我懒得跟着大人无聊地转,他们也懒得带这个腿短的孩子拖慢了血拼的速度。于是,每到这时,我最好的去处就是超市里那贴着新华书店的几个专柜。童话故事早已经不能满足我的兴趣和需求了,那时候,让我困惑却又得不到的,是大多数中国孩子都缺失的性教育。

        也许和许多人性启蒙的经历都不相同,我的性启蒙老师是某本《世界名画赏析》。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了女性和男性的裸体,一丝不挂,没什么遮挡、也不需要遮挡。而马奈的《草地上的午餐》又是其中一件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作品:一位一丝不挂的女性,和两位穿戴整齐的男性同坐在像是一个公园草坪的地方,野餐。两位男士没有看身边这位裸体女人,而是在做着什么手势,高谈阔论。不远处还有另一位女性弯腰在摆弄着什么。画面中心那位一丝不挂的女性定定地看向右前方,看出画外,看向我——很自信、很坦然、很“不知廉耻”。

        那场景、茂密的树林、空气里的温度,都仿佛像是我和同学去森林公园秋游时的场景。这幅画给我带来的冲击,不仅仅是她什么也没穿,而是为什么她可以在这个场景下什么也不穿。她是裸着去的吗?不,身旁摆放着的就是她的衣服啊。所以她是在午餐时脱下的吗?太热了吗?所以可以像男人那样打着赤膊吗?可以吗?因为在国外所以可以这样吗?还是说因为在那个时代才可以这样呢?

        这些问题,我那小小的脑袋在那时还解不开。就算是解开了,那封闭不通风、挤满了人与眼光的小小沃尔玛也容不下。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叫唤我的声音,我合上了图书,踮起脚尖塞进了书架的空缺里。顶着红扑扑的脸蛋,还有那在内心某处被暗自冲击的“羞耻心”,跑开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一切的起点

【2020Matters年度問卷 】实在是不想重返2020年1月1日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