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米

一个喜欢读书写字的心理学博士生。找个地方记录日子。

达摩克利斯之剑

發布於
恐惧——我害怕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的下坠;后悔——我在恐惧之中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把那把利剑卸下;庆幸——我终于还是没有死,我又战胜了它一次;无聊——没有悬挂的剑的人生是这般无聊;期待——我的生活的唯一意义仿佛就是一次次卸下那把剑。就在这从恐惧到无聊再到期待的一次次循环中,我的生活周而复始。可我必须得承认,这恐惧之中居然透着一丝丝愉悦。

日记:2021年10月15日 天气:晴

最近经历了好几次情绪崩溃。还记得,两周前的那个周日晚上,我紧抱着男友,泪眼婆娑。不知道的可能会以为他是个出轨的渣男。但如果真是这么简单就好了。这是我不知道第多少次赶deadline,在工作中、生活中,在无尽的循环之中。

恐惧——我害怕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的下坠;后悔——我在恐惧之中懊恼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把那把利剑卸下;庆幸——我终于还是没有死,我又战胜了它一次;无聊——没有悬挂的剑的人生是这般无聊;期待——我的生活的唯一意义仿佛就是一次次卸下那把剑。就在这从恐惧到无聊再到期待的一次次循环中,我的生活周而复始。可我必须得承认,这恐惧之中居然透着一丝丝愉悦。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刀口舔血”,如果没有刀,或者是把钝刀,这丝丝愉悦恐怕就所剩无几了。

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也许是从童年开始,我的快乐就只存在于“不被允许”之中。我不信任大人们说的,你作业写完了就可以出去玩了。在还是孩子的我眼中,这绝对是句鬼话。如果我真的在半小时之内就把平时三小时的作业量写完了,他们一定会塞给我更多的课外辅导教材、更多的模拟卷。这还没完,他们会开始质疑我平时的工作效率:你以前是不是刻意磨蹭的?明明可以不拖到十一二点就睡觉的,你却让我们陪你一起熬夜!所以你看,提早卸下达摩克利斯之剑是一个多么不讨喜的做法。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这个玩法被我玩得溜极了。我和deadline的相处虽不总是平顺的,但它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我可以在寒假的最后一周疯狂写作业,写不完的作文偷偷撕去几页就好了;我可以在中考前的几个月内狂补课程,从全年级两百多名上升到前二十;我可以在申请截止日的前两天飞快的准备好申请文书,顺利拿到offer......

等等,好像也不总是这样:我也有过在最后关头写不完论文的时候,被导师发邮件骂;我也有在截止前24小时内赶论文失败的经历,最后硬生生把自己紧张到扁桃体发炎,不得不找医生要了一张病假条;还有这次,在大半夜发邮件给教授,告诉他我改不完学生的论文了。这还真是讽刺啊:学生和教授发邮件要extension,说压力大写不完作业;改作业的博士生也给教授发邮件要extension,说压力大改不完作业。原本以为自己还是挺牛掰的,和deadline抗争的时候总是我胜利。但好像也不是这样。仔细回忆下来,发现我被它打败的时候也不少。

但无论怎么说吧,我觉得自己多数时刻还是比它厉害的,好像大多数时候还是我胜利才对。不论它怎么叫嚣,我总有我自己的应对方法,例如假装自己听不见看不到它,用放松的方式焦虑,像是画画、跑步、休闲、打字......就像是此刻,我在此时敲下这些文字——我的手下是闪着蓝色光芒的机械键盘,耳机里是动听的音乐,空气的温度宜人,网速快得感人,饱腹感强,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病痛......说真的,此时此刻的我好像过得很好,没有什么需要担忧的。写到这里,我的焦虑仿佛好了不少。我惬意地伸了个懒腰,顺势抬起了头——看到了一个闪耀着光芒的,微微晃动着的,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____做什么,____才能......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