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眼镜

做一个纷乱时局中的清醒者

草木皆兵、恶法已在路上

前几天,我所在的一个微信群的群主发了个倡议,大意是利用群主已有的公众号的影响力,发挥爱好写作的群友的力量,让群友们把自认为拿得出手的文章,借群主的公众号发表,如有打赏,全部返还给原创者,一来以优质作品提高公众号的流量,二来也为写作爱好者提供收入渠道。

我们这个微信群是个敢言之群,所有群友都由群主筛选后邀请加入,而群主则是个真女子,因为文章遭遇了许多磨难。我们都不相信官方的宣传,在群内交流对时局的看法,交换墙外的信息,所以屡次触碰所谓底线,群不断地被封,又不停地重建,前后已达十余次了,每次再相见,都有劫后重逢的感觉。

看到群主的倡议,我心动了,于是将之前写的一篇台湾旅行笔记发了过去(见关联文章《玉里夜话》,为了让审核过关,我特意作了修改,删去了”国共内战“、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等字眼,还特意将龙应台的名字改成简体字,如此等等,小心翼翼地进行了自我审查,修改完毕后,将文章发给了群主。然而,昨天群主告诉我,文章提交后,死活通不过审核,也不提示是哪方面的字眼有问题,多次尝试无果后,只能做罢。

划横线表示微信系统审查通不过

这篇文章,是我2016年骑行台湾东部、夜宿玉里镇,巧遇一群国民党老兵(也就是荣民)后代的一次聊天记录,事后觉得很有意义,就写成了文章。原来在墙内的“新浪博客”上可以公开发表,但从2019年8月后,被系统私下转为“私密博文”,其它人再也看不到了。这一次,删减了部分敏感字眼后,还是过不了审核关,看来,所有关于台湾、香港的文章,只要有一点所谓的“异议”的字眼,都别指望公开发表了。

谁是两岸三地的霸凌者,不言而喻了吧?

他们知道自己在耍流氓,我们也知道他们在耍流氓,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耍流氓,然而,我们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网信办的恶法虽然表面上被撤,但它已在路上,控制着千千万万人的声音,并力图将千千万万种声音转言

当世界只有一种声音存在时,那一定是谎言。谎言大行其道时,人间的苦难就要来临了。

我们那个微信群,最近被封杀的频率越来越高,保不准哪天就会被彻底封杀、完全消声了。

感谢matters,还能提供一个正常发声的平台。但如今翻墙也是断断续续,也不知还能持续多久?哪一天梯子断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因为世人无法揣摩到,他们的底线到底有多深!

这个民族,到底还要遭遇几次轮回,才能获得救赎?

玉里夜话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