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w

大家好,我是Hellow,人是渺小的,但也是伟大的;渺小是因为对于世界的无知,伟大是因为每个人具有无尽的潜力去探索这个世界,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共同去发现这个是世界的美好,所以先打一个招呼「你好,世界」

发光的Shark

鯊魚不能停下來,它只能一直游一直游,停下來它就沒法呼吸會沉到海裡......
图片来源:Shark Tao

最近认识一位新朋友——Shark Tao,起初是参加一个线上训练营,无意中在关注群里消息的时候发现一个女孩发了一条「欢迎班班」的信息,她的称呼中地理位置备注为台北。当时就有一种好奇,一是特殊位置的因素,二是以前也曾经去过台湾,也会有些莫名的亲切,所以尝试加了她为好友,这就是认识的开始。


在这几天里我们真的像认识好久的老友一样,她就认认真真的说,我就安安静静听。从如何从酒店HR到变为一名咖啡师;再到如何拜访100家咖啡店;以及在中秋节前推动礼品盒从无到有的整个过程等等,我发现她的故事一个接一个,像魔术师嘴里的长彩带,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结束。每个故事也都那么真实和感动,在她身上我看到了达飞小姐在海底捞拼命吃到五星会员的傻里傻气,从世界最高的澳门蹦极塔跳下的勇气;以及从小白状态到设计出咖啡厅很多创意的灵气。对于生活和工作的理解,她是平凡但又惊奇,很多话从她嘴里流露出来,并没有觉得有过多的粉饰,也不觉得夸大,但是每每这些故事中的经历却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后来接触久了之后,我一直觉得她太厉害了,让自己也觉得上半辈子好像真的白活了,也有些自卑,但也更加有了改变的勇气。直到有一次她跟我提到自己用尽全力经营和保护的白色咖啡店的被迫关闭的原因,以及为精美的礼品盒寻找合作和营销中的各种困难和阻力,还包括在一段不可思议的线上恋情中被傻傻的骗掉金钱等事情,又让我看到她的在光鲜亮丽的故事后面也有艰辛和不易,也让我看到一个更加立体的她。

图片来源:Shark Tao


Shark原来是会发光的,每次听她的诚恳的讲自己的故事,我会看到她的身上的光亮让我产生一种莫名想要改变的冲动。对于一个曾经从来没有认真想过去输出读书笔记的我,在她鼓励下开通了Matters,不到20天时间里,我已经坚持写了13篇作品,当然输出的内容如果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写,那就是堆文字,而她却不厌其烦的教我如何去写作,如何介绍自己,如何提炼主旨,以及如何去用五官去感受生活。希望我通过刻意练习的方式让自己把文章写好,对此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她的利他心了。在远隔将近千里的距离,只是我一声招呼,却碰撞出如此多的故事,也是庆幸那一次的主动加她好友的恰到好处,不早不晚。


记忆会随着时间的痕迹慢慢遗忘掉,但却又能通过连结从遗忘中拾回。记得18年去过一次台湾,其实更多是公事处理,对于很多的印象已经完全淡忘掉了,也没有任何照片能勾勒起回忆。恰好一次Shark和我分享她的周末旅行,故宫博物馆、香山湿地、金山以及101等,让我想起了原来也去过的故宫博物馆,见到的「翠玉白菜」和「东坡肉」、野柳地质公园的「女王头」、还有九份的「千与千寻」的取景地。各种记忆涌上心头,多么稀缺的一次回顾体验。原来Shark身上还有一股神秘的光,能让消失的记忆重现。


说得出,又做得到已经实属不易,但是帮助一个人能说出并做出就更加不易。但她的光却会感染别人,让人觉得「言必信,行必果」是很正常的一件事。自从接触Shark后,也就相当于拥有了一套饮品宝典,她能随时给你来一杯云上的咖啡或甜品,可惜只能满足视觉享受,其他的四感只能闷闷不乐。可能Shark有心灵感应,为了让我能品尝到一杯简单但又不失风味的饮品,给我传授了制作秘籍。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竟然会去便利店去找原材料动手去实践。如果是以前,我想直接买一杯成品饮品就行了,有必要这么麻烦么?但身体诚实的我,已经做了两款饮品,一款是「葡萄芝芝」,另外一款是「蜂蜜柠檬」,当然味道也是出乎意料的惊喜。这又是什么样的光芒,能让我去激发对于平常不会做的事情竟然投入精力去践行。或者说Shark也会有点坏,每次出乎意料的给我来一杯云上咖啡,像似故意刺激我对与饮品的连结越来越强,原来对于朋友圈中都不会关注到他人分享咖啡的讯息,竟然现在很「刻意」的留意到,昨天也入坑手冲咖啡的工具,也比较幸运暂时没有额外开销,就好像Shark之前为自己亲手设计的礼盒寻找蛋糕一样,竟然大小刚好。真心诚意想去做的事情,老天爷都会帮你的。

图片来源:Shark Tao


又是什么光,总觉得有一股想去模仿的力量。对于最开始想要去认识Shark后,其实也一直想着去模仿她,看她如何写作,看她如何规划时间,也看她如何过好自己的人生。不为和她一样的人生,而是为能让自己变得更好。早餐学着她读论语并对所读内容进行感悟;晚上跟着她对《飞鸟集》中的诗句进行拆分并解答,好像这一切都是生活中顺其自然的事情,而不是刻意为之。


一个人不愿说自己的故事,一种是无事可说,一种是不愿说,而我是无事可说的那种。每次和Shark聊天的时候,我愿意去做个聆听者,她也愿意去做个讲述者。但是她也会偶尔来个很平常但对我来说很困难的问题,「你做过最勇敢的决定是什么?」、「你做过最有挑战的事情是什么?」每次被问到这些像是灵魂被拷问的问题,我都在从脑海不断的搜索和回忆,一方面想挑出一两件自己值得说的事情,另外一方面也是对于她提出问题的一种坦然回应。但越是想搜寻却越是毫无所获,好像前面的几十年像是一场恍惚的梦,似活非活的感觉。所以我也诚实的告诉Shark没有什么可分享的。但是对她而言还是陌生的朋友我,也是需要来一次全面的自我介绍,不然对她来说像是不公平的信息互换。所以也在当天下午自己好好的去回馈了前半生的人生经历,把人生每个节点印象最深刻的事迹回顾出来,从来没有这样的体验,原本好像无话可说的我,倒出了一堆的东西出来。那天自己输出后很是轻松,也发现自己之前虽然会有一些磕磕绊绊,但是总归还是很顺利的,虽然总想跳出被生活安排的行程,但是缺每次又陷入到被安排的行程里,一种自我矛盾的拉扯下竟然也过得一切顺利。这样的输出前所未有,也好像是Shark的精心安排,让我从无法发现自己的黑暗中,给我点上了一束光,刚好照亮了我背后的路。


对于Shark这样的朋友不用去评价了,因为每次都能给我带来不一样感觉。也不去用想着去评价,因为她就在那里发着光,照亮着她想照亮的地方,而我无意中看到了那地方,而我可能只需要紧跟她脚步,能看到更多光亮的地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