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誰共鳴

來自香港,目前在臺灣唸政治系,如名字所見,有誰共鳴?一字一句發自內心,希望你能細細咀嚼。

《我的千禧歷史》在香港活了十數年,現正在臺唸書的政治系學生所寫下的「歷史」

我出生於2000年,21世紀第一批誕生的人類。我的出生地是東方之珠、國際金融中心,

香港。

那年我6歲,學校開始有普通話,我沒有認真學,反而我比較喜歡英文,而且教英文的老師都比較友善。而聽家父母講,英國人確實給了我們很多東西。不單只是語言,我那時候能坐在那邊學東西,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英國人的功勞。也可能導致了我現在比較崇洋媚外。那時候所提倡的教育方針是「兩文三語」,那從這個架構我們可以看到香港這個地方的脈絡。這裡的人說著三種語言。也替說中文跟英文的人做事。

我甚麼時候知道國家這個觀念呢?我現在回想回去,可能是在電視上第一次看見中國國慶閱兵的時候。「同志們好!」「首長好!」「同志們辛苦了」「為人民服務」,這段東西真洗腦,我記到現在。那年還是北京奧運,那個獎牌榜上超越美國的感覺,我還記得。我猜這就是身份認同,我們香港那時候還負責馬術項目,想起來就很自豪?現在我想起來覺得毛骨悚然,現在我知道甚麼是我真正的身份認同,是香港給我的一切讓我能寫出一篇文字。我不能夠否認中國有一定程度的幫忙,但那西方世界的美好加上東方世界的色彩演化出來的大街小巷、人文風情,這才是我的身份認同,不是一口北京腔、也不是那簡體中文的霓虹燈、更不是沒有三權分立的政體。但這就是現在香港社會面臨分歧的原因,有些人擁抱了後者,忘記了自己身處地方的好。

奧運翌年,2009年,香港首次主辦東亞運動會,我應該一輩子也忘不了。撲出北韓的十二碼。決賽那一天,聽著旁述員說有一個球員正從英國搭飛機回來,結果他下半場換入馬上射入逼和日本的一球,之後力守至120分鐘,再贏下十二碼,獲得史上第一面大型足球賽事金牌,我第一次看我爸那麼開心。那個美好的畫面至今仍在我腦海揮之不去,這個身份認同、這個回憶實在有感覺多了,那些站上頒獎台的球員都是和我一樣在這片土地上成長的人,我與有榮焉。

射入致勝十二碼後,港隊球員的興奮神情展露無遺。(網上圖片)


3年後,我中一(國一),那一年政改,政府推了個國民教育。真正衝擊我這個千禧寶寶的事件來了。「撤回洗腦國民教育科!」,很多學生在叫喊,現在到了大學,了解到很多學術背後的原理,分析到為什麼中共沒辦法完全洗腦人民。但我這裡直接從結果論,香港學生由一開始就非常討厭中國。香港這地方有不穩定基因,孫中山在這裡發源他的革命思想。

那次,政府退讓了,學生贏了。

2012-09-04 紐約時報


那颱風準備再次來襲。

2014年,中共說:「三年後你們可以普選特首,因為我們在基本法答應了你們。」皇恩浩蕩,但這個普選是有框架的,是有篩選的、這是不公平的,學生走上了街頭。最終,香港人跟學生在街頭近80天。最終,民意不支持運動繼續。,運動停止。而當中發生了許多問題,如警暴、社會撕裂、自由更加收窄。但香港社會是回復以往國際金融中心的面貌,也有一群年輕人意識到可以參政影響社會,本土意識抬頭。

取自維基百科


2年後,這群擁有本土意識的年輕人,開始希望以武力抗衡政府的制度暴力,以武力反施壓,那年剛好有一個立法會補選,而這個本土派的候選人,梁天琦,發動了魚蛋革命,把自己的理念打入民眾心中,一句「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流傳至今。

網上圖片


到了去年,人們才真正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來自中國的壓迫達到了新高,一條《逃犯條例》,完全表達中國的意圖,那本基本法,那句鄧小平說的「五十年不變」真的是個哄小孩及西方的把戲罷了。香港人,這個華洋交集、國際金融中心又具有不穩定背景的市民展現出一個大型社會運動的模樣,催化去年全球各地一些大大小小零星的衝突,去年發生的種種,相信大家都仍歷歷在目,我也不用多提。堅持接近一年,甚至在這個全球疫情下亦保持聲勢。在我撰文此刻,只差16天就是6.12百萬人大遊行的一年。中共更希望斷絕港人任何希望,徹底背棄《中英聯合聲明》,直接投入一個《國安法》,全港乃至全世界都陷入恐慌,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的前途會如何?我不能也無法妄下定論。只是非常擔心朋友家人們的安危,目前19歲而已,身為香港人,要面對的事好多,但人在異地,我也沒有太多事情可做,只能借此文記錄一下,我眼中香港的千禧歷史。

希望屬於大家的千禧歷史仍能一直記載下去。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