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倚

編輯者。從蚊型出版社,走到文化雜誌紙媒體,回歸小Start UP,在網絡上做內容。不知不覺,與文字為伍,以文字維生十餘年。案頭上仍貼著那張大學畢業時的字條:找工作——編輯。

編輯路|開端:我喜歡文字,卻從來沒想過成為作者

發布於

這也許是非常奇怪的事。

世上喜歡寫作的人非常多,許多人夢想成為作家,即使不是最有名氣的,也至少擁有一本自己的著書。

我也喜歡文字,卻鍾情「編輯」這位置。不作他想。

回想應該是中學某年,在雜誌上看到一頁「編者話」,彷彿有個人現身說法跟我分享眼前的小書是如何造出來,然後編書的人和讀者因文字「連結」起來。

——編輯就成了畢生志向。

當時我還沒有搞懂書的出版跟做雜誌是兩回事。即便同樣是書的出版,亦分書種。同樣雜誌,不同的主題編者需要的內涵就很不一樣。幻想中的編輯世界是像熱血日劇那樣,編輯們都很專業,出版社都很有規模,整個行業很有制度。猶像大觀園。

然而,幻想即幻想,現實歸現實。要進一家有規模的出版社一點都不容易,在香港的出版行業也不可能有日本那種規模跟制度化。

我的編輯路跟想像中的,著實有點偏差。

最終,從大學日研系畢業後,我先找到的是翻譯工作,和出版完全無關。每日替在港日本人翻譯保險文件,一個月後我就果斷辭掉了這份非常有意義卻無聊的工作,轉而進了一家小小的蚊型公司。

這家公司可以說是四不像,做社區研究、搞文化活動、拍片做展覽,出版是它眾多的服務之一。

如今回想起來,說我們是家「山寨出版社」也不為過。不是因為我們得過且過,而是老闆也不過是報章記者出身,半途出家去做出版。編書、選紙、排版、設計、印刷、發行的知識,都是我們從每次的出版累積而來,有時撞板,有時撞手神。

雖沒幻想中亮麗,卻一樣熱血。寫稿,改稿,一校二校三校,看藍紙,等 output,通個頂,大伙兒去飲早茶。是那些年的美好回憶。

我還記得,第一次在書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旁邊寫著「助理編輯」,心花怒放。那種感動,是成為 OLD SEAFOOD 之後再難有的(笑)。

那時心中一直想著,何時可以拿走「助理」二字呢?
何時可以出版一本我心目中的好書呢?
何時
何時

——這件事終歸沒有發生。

因為不久之後,我就離開了那家出版社,跳進了雜誌的世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