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倚

編輯者。從蚊型出版社,走到文化雜誌紙媒體,回歸小Start UP,在網絡上做內容。不知不覺,與文字為伍,以文字維生十餘年。案頭上仍貼著那張大學畢業時的字條:找工作——編輯。

編輯路|我注定要成為一個失格的記者(1)

發布於

要書寫自己的失格記者生涯還真不容易。不過,再壞的經歷都不等同人的價值,而且有時還可以讓我們成長得更快。


上班第一天,我以為自己穿越時空了。

明明已是辦公時間,編輯部仍靜幽幽的,看來一個人都沒有。燈還沒全開,一旁是破破爛爛的百葉簾,透進來的陽光,灑在窗前那排雜誌上,上面那層厚厚的灰塵更加顯眼了。另一邊放了幾個鐵櫃,應該是因為鏽蝕而關不上,半開著。地毯灰灰藍藍,分不清是磨蝕了還是原本的顏色就是這樣。

這裡的裝潢停駐在那個紙媒還很輝煌的八、九十年代,但時光早已流轉,毫不留情

我沿著中間的通道,逐排逐排窺看,都是空櫈。終於,在其中一排的盡頭看到副總編輯正在埋首工作。

他沒有房間!沒想到副總和其他人一樣,只有那麼一張枱子的工作間。他沒有想像中的氣派,但氣場仍很強。我走過去說了聲「早晨」,他看都沒看我,只叫我先坐在一旁。

一坐就是整個早上。

午後,其他同事陸續回來,但大家都沒有意會到一個新人來了,誰也沒有跟誰打招呼。

到藝術版組員都齊人後,我們開了第一次的小組會議。說是小組會議,算我和副總在內才四個人。其中一位組員在那日下午遞上了辭職信,而在我入職的頭一個月,整個編輯部至少還有5位同事離職。沒有人會跟新人打招呼,也是因為人的流轉太快了。

而在會上,副總把組內的編務交給了明明是新人,卻又不是編輯的我,他還指派了我兼任專欄的編輯。

我當時還沈醉於新工作的興奮之中,完全沒意會到,記者的身份,編輯的實務,將使我陷於拉扯--我注定要成為一個失格的記者。


原本打算一篇寫完,但想著想著,我對編輯的理解和體悟都是在這兩、三年學習到的,所以想花點時間,寫下細碎,當是給自己的回顧好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編輯路|明明想做編輯,卻變成了雜誌記者

編輯路|開端:我喜歡文字,卻從來沒想過成為作者

編輯路|出版社面試——請記得職場上的互相尊重,不在乎年資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