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倚

編輯者。從蚊型出版社,走到文化雜誌紙媒體,回歸小Start UP,在網絡上做內容。不知不覺,與文字為伍,以文字維生十餘年。案頭上仍貼著那張大學畢業時的字條:找工作——編輯。

編輯路|出版社面試——請記得職場上的互相尊重,不在乎年資

發布於

上回寫到我還沒等到有自己負責編輯的書,便離開了「山寨出版社」。


離開,離不開現實考慮。

出版根本不賺錢,公司漸漸不再出版自己的書,轉而提供客人自資出版的服務。那跟我希望尋找好作者、好作品,編一本自己想做的書實在不一樣。半點心灰意冷的我一度回到翻譯的世界。

只是年輕嘛,總是對夢想念念不忘。

我又嘗試尋找編輯的工作。最終得到一家傳統出版社的面試機會。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影響記憶,我記得那天出版社沒開燈,說是編輯都出去了,但有夠死氣沈沈。我花了很多時間「等待」。對,他們的出版經理並沒有按時開始面試,好不容易等到他出現,他翻了又翻我的履歷,最後開出來的 Offer 是「我們有本書想做,你先以 Freelance 形式幫我們做資料搜集吧」。

咦,你們不是請正職長工的嗎?

年輕嘛,不虞有詐,雖然覺得不妥,但還會想,自由業者也不錯,可以同時接翻譯兼職。

不過,當我有過負責請人的經驗,我才了解到當時那位出版經理的盤算——「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既未有足夠信心請我,又覺得這個人可能有機會能勝任,於是他開出了這個條件:你做到我咪請你囉。

了解還了解,卻不是我今天會做的事。因為聽上去是一個機會,實際上卻是欠缺決斷力及承擔的做法。畢竟長工也有試用期,為何不以那樣的方式去試?若你未有足夠信心直接聘用,即是你認為應徵者還太幼嫩,那你為何又覺得他能以一人之力完成你指派的 Freelance 任務?那不是很矛盾嗎?

Anyway,我當時還是拼了命的組織資料交功課,可是幾次會議之後,就沒了下文。包括薪金。

他們幾乎是消失了。我發了幾回電郵問及有沒有什麼意見,書的進度如何,可否先支薪,然後,我等很久才得到「正在處理」的回覆。你可能會問,會不會是你真的能力不逮?人哋應你都慳返~

不會——有這樣的信心,是因為故事還有後來。

數月之後,我已在雜誌社上班,試用期都過了,也早已對那筆微薄的 Freelance 酬勞不抱期望。但就在某一天,電話響起來了。

「嗨,我是XX出版社的XX。你還記得我嗎?」
「嗯,有什麼事嗎?」
其實債主通常會記得誰欠他的債的。
「我們現在有一個編輯的空缺。想正式給你 Offer。」
嗯!?I beg your pardon?你不如一年之後先畀個 Offer 我啦~心中這句當然沒說。
「是嗎?可以讓我考慮一下嗎?對了,之前做的 Freelance 的錢,不知道……」

我沒有馬上告訴他們我已找到工作,並借機要求他們先支付之前的工資。待成功拿回那筆微薄的 Freelance 酬勞後,我才正式 Turn down 了他們。

也許,我的確不是一個亮眼的應徵者,沒有讓他們馬上拍板要我;也許,他們只是最終沒有其他選擇,才勉為其難選我;也許,我資料搜集的工作確是做不好,但也絕不能 justify 他們不解釋也不支薪的行為。拖得就拖,不了了之的做法非常不專業,也欠缺尊重。

這經歷對我最重要的影響是——不要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人。職場上的互相尊重,不在乎年資。

現在我有幾條誡律給自己:

  • 約人面試要準時;
  • 應徵者和面試官,沒有誰高誰低;
  • 請人要相信自己的眼光,也要有勇氣承擔;
  • 對新入職的人要盡可能教會他們你所知所識的;
  • 所有工作伙伴的支薪,必需有明確的時間表,讓對方安心;
  • 若對方交的功課不似預期,給予最真誠的意見,讓他們能夠進步,而非不了了之。

這次面試其實已是十年前的事了~一直想寫寫。後來,再聽到有關那家出版社的一些故事,更加確定自己當時沒有接受他們的 Offer 實在明智。

下回就寫寫雜誌社的面試,也是另一次奇特有趣的經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編輯路|開端:我喜歡文字,卻從來沒想過成為作者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