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Cabin

網站:https://www.fox-cabin.com FB: 狐狸小屋 Fox Cabin IG:@foxcabin 自認識到Isaiah Berlin在《刺蝟與狐狸》裡對兩大類學習、思考、甚至做人的比喻,一直希望當隻狐狸。讀《小王子》,讓我感受最深的,也是狐狸。 現實當不了,只能以狐狸小屋為名,寫下雜亂的人生,雜亂的學途。

美國政權更替風波的危與機

發布於

經過2019年、2020年的洗禮,作為香港人,看美國政治,甚至國際關係時,會覺得更加貼身,利害關係更明顯,也多了功利的考慮。台灣人經過武肺和特朗普四年任期,可能也一樣。而話說在前頭,香港(台灣也是)獲得美國跨黨派支持是非常重要,All-in其中一黨,All-in其中一人,說白點是短視。香港人討論美國政治再激烈,香港都不會是它的主議題,樂觀假設香港的受難以十至二十年計,美國不知要經歷多少次政權更替了。

因此,從頭到尾,美國大選讓我最緊張的,是政權能否順利過渡。郵寄選票帶來的爭議,尤其是那些選票會一時間增加拜登得票的畫面,會引起選舉舞弊的猜測,這些爭議是我當時主要的憂慮。隨著選舉結果逐漸塵埃落定 — — 美國各級法院、司法部和州政府都確認選舉的認受性,我的憂慮亦轉向長遠,關於拜登的施政。奧巴馬的無為某程度上為特朗普鋪路,拜登Pre-Trump的願景只不過繼續忽略侵粉的不滿。

沒想到居然出現侵粉攻入國會一事。我一直視特朗普一系列挑戰選舉結果的行動為「離任前的死頂」,哪怕看了事前他的演說。是他的演說和其政府的實際行動不時有落差甚至走相反方向,他又有哪一次演說不是煽動?(或者赦免火雞的時候?)支持者浩浩蕩蕩包圍國會,用群眾的聲音說他冇輸,死頂之下保住面子,落台是選舉舞弊的錯,整個體制與他作對,彷彿他就不是既得利益者之一。總之,他冇輸。若在特朗普眼中只是面子工程,自然與群眾的連繫弱得馬上把他們變condom都冇所謂。(有指在侵粉行動期間,他拒絕與幕僚見面,也拒絕呼籲支持者停止,但這與相信行動能真正改變選舉結果仍是兩回事。)

敲響了警號 兩黨須保護民主制度

但這場示威令部分共和黨人收斂玩弄民粹的心,尢其是特朗普本入和彭斯。特朗普終究還是因此要承諾和平過渡,彭斯在事件表現突出,亦親口宣布拜登是下任總統。至於挑戰選舉結果的主將Ted Cruz [1] 和Josh Hawley仍然堅持其主張,但亦馬上和攻入國會的群眾劃清劃線,他們想借勢將特朗普支持者收入囊中的算盤應該打不響了。

至於美國民主制度蒙羞,其實也不是今天的事了。當然,我們會看到中俄以此為樂,但如果這一次丟臉能讓美國政壇看到警號,看到保護民主制度和憲法的迫切性,是我的hope against hope. 當然,保護民主制度比較難,比較長遠,比較難吸引注意,面子要止血的話,別人笑你雙重標準,最好就明明白白說明為甚麼你不是雙重標準。別人笑你的民主自由不是好東西,最好證明一下它的價值。

不是說門面功夫就能蒙混過去,只是很多看破世情的朋友說要功利至上,那我認為從香港利益來看,中國最好笑大聲一點。拿香港人佔領立法會和美國人佔領國會來比較,完全忽視了來龍去脈,但既然被夾硬同台比較,那就別忘記替他們比較中的差異。

America is now at an epochal moment, which calls for strong moral leadership and sober reflection. — — Bruce Hoffman, CFR Expert

侵粉的時空 民主黨破壞美國根本

雖然很多人批評侵粉不尊重民主制度。但沒有哪一群美國人會走出來說要破壞民主制度,在他們的眼裡,他們是真的在拯救美國的民主和傳統價值。拜登政府有著他們敵視的特質,例如拜登班子就是傳統精英,助選團與華爾街等大企業既得利益者關係緊密,近年還多了矽谷的五大龍頭。[2] 社會議題更是水火不容,墮胎、同志平權是破壞基督教保守派價值,女性、黑人白人、少數族裔的平權運動,都是威脅男性、白人主義者。這方面在最高法院大法官補缺一事上說過,在此不贅。

資訊差異造成的兩極化亦繼續惡化,電視是美國人獲取政治資訊的主要媒介,網絡有後來居上之勢。美國雖然不是一台獨大,但基本上人們選好了台,也就決定了他們是看Fox News之流抑或MSNBC之流。同一件事在兩個電視台的報道差天共地,受眾也跟著活在兩個世界。至於網絡,同是社交媒體的用家,大家應該很了解鍾意先share的情況,回音壁、同溫層的情況也有,而且往往最爆最Juicy先有人分享,更多是見到當見唔到,真正廣傳的消息來來去去其實唔多。

中美非零和 All-in一人無意義

如果這次侵粉攻入國會真的能起到當頭棒喝的作用(Again, hope against hope),拜登政府必須意識到他們在奧巴馬年代犯下的錯,以及意識到侵粉憤怒的源頭。撇除保守派宗教教旨和白人主義,部分人的生活的確在2008年被重擊,然後眼白白看著華爾街袋了公帑然後繼續醉生夢死。而共和黨也要知道玩弄民粹就如玩火,群眾亦不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

今次共和黨跳船,有些侵粉也會。侵粉不是只有一種人,他們對政策的期望,以至意識形態亦有不同,並非鐵板一塊。而傳統精英和既得利益派別近年亦開始意識到,壟斷下他們還是需要廣大的消費者,貧富懸殊如此嚴重是殺雞取卵,行不通。而享負盛名的K street遊說文化其實也並非毫無改變,既得利益集團固然猖獗地染手政治,但也有組織眾籌資助候選人和做倡議工作,理想與現實並行。

美國與中國此消彼長,但始終不是冷戰時代,雙方的經濟利益互相纏繞,既得利益者眾,不會你死我活或同歸於盡。要鬥,是鬥有錢,鬥打得,鬥朋友多,鬥做rule-maker……美國避開憲政危機,紓緩內部矛盾,在經濟科技軍事保持領先,重新做一個自重的民主大國,才能有望逆轉目前消長之勢。而愈功利,愈看破世情的朋友,不是愈毋須All-in那最多做兩任的真小人或偽君子嗎?


 [1] 順帶一題,Ted Cruz去年年尾反對《香港人民自由與選擇法案》

[2] 而五大龍頭,包括將特朗普禁言的Facebook,與特朗普以及共和黨的關係並非如此惡劣。特朗普的減稅政策簡直是這些科企的大獎,龐大的海外收入只需交少量稅就能帶回家。(又順帶一提,將總統禁言這回事又是很令人憂慮。)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請追蹤及訂閱,我會繼續努力。

更多內容,請到狐狸小屋或追蹤狐狸小屋的IG

更多內容,請到狐狸小屋或追蹤狐狸小屋的IG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金斯伯格遺缺 最高法院派系存亡戰

時勢造就黑人女副手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