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xCabin

網站:https://www.foxcabin.net/ FB: 狐狸小屋 Fox Cabin IG:https://www.instagram.com/dig_deep.eat/ 自認識到Isaiah Berlin在《刺蝟與狐狸》裡對兩大類學習、思考、甚至做人的比喻,一直希望當隻狐狸。讀《小王子》,讓我感受最深的,也是狐狸。 現實當不了,只能以狐狸小屋為名,寫下雜亂的人生,雜亂的學途。

港人抗疫靠自救 政府強行介入裝有為

《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第599F章)別有用心,但不是路人皆見,而且不少人為此叫好,我甚至聽到有人感嘆:「政府終於做嘢囉!」所謂終於,就是雖然不滿之前無作為,但幸見今日有所作為。它到底做了甚麼?

無錯,疫情下人群聚餐,的確高風險。早前好幾宗確診個案,也顯示病毒經酒吧傳播,看似為規管提供基礎。我月中出外食飯,途經士丹頓街一帶的酒吧,人人無戴口罩歡談暢飲,圍企煲煙,的確嚇人。後來又屢屢爆出理應在家居隔離的人,不但私自離家,甚至炫耀自己打破規則,以此為樂,做法自私。但儘管如此,這個政府也無資格走出來扮演維持社會道德的角色。就是不配和不該。

香港政府無管治意志,也沒有管治技巧可言。醫護物資供應緊張,政府無作為,反而把物資亂分。醫護警告有社區爆發風險,要求封關,政府無作為。不論是口岸、隔離營還是家居檢疫,都出現漏洞,至今只懂叫人舉報和抓人。政府應該介入的事沒介入,卻粗暴地干預市民的人生自由。

香港近日的確診數字雖然攀升,加上政府之不濟和惡行,對比其他地方的疫情,抗疫成果值得肯定。而那是香港醫護的努力,也是港人自救的結果,與政府無關。如果硬要說有關,就是它教曉港人自求多福。若政府配合民間,效果只會更好,但它沒有。民眾老早知道要戴口罩,即使政府說不用;防疫物資缺貨,就自組群組分享情報,也不乏適量購買,留給有需要人士的呼籲。商戶自設限購措施,餐廳自設各類防疫安排,包括入內前探熱,不戴口罩不准落單等。也有市民自發送口罩給沒口罩的人,自制搓手液分發……

這不是要吹噓港人防疫意識不俗,也不是感嘆社會有好人好事,而是通過社會實踐,為疫情而生的不明文道德標準浮現,當中有各樣自發制訂、共同遵守的新守則,也有成員的自我約束。而政府和警方過去一再證明它們不會遵守社會道德,不介意破壞自己的公信力,實在沒有資格走出來扮演維持社會道德的角色。與此同時,民間,尤其反對派在過去大半年成長,雖然鬆散且有內耗,但當中建立的運作和自救模式遇上疫症,轉化成抗疫的主動有為,如防疫文宣、策略性支持告急黃店等。

儘管民間的自我約束不完美,事實上永遠也不會完美,政府卻以粗暴的方式,開出不可4人以上聚集,相距不可少於1.5米等硬性而無科學根據的條件,並以法例規管來取而代之。以抗疫之名,繼續把「法治」這個在香港已經死掉的概念絕對化,硬性立法規定要人犧牲出入和人生自由,哪怕大部人其實自覺當下為防疫,應減少不必要外出和社交活動。

《預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羣組聚集)規例》(第599F章)一定比單靠市民自我約束有效,只是代價也大得多。它不但會被用來掩飾政府在其應份的抗疫工作上怎樣無為,把醫護和民間的貢獻沖淡,換成政府和警察的功勞。而且,既然試過為公共衞生立法限制出入自由,大大擴充權力,換個情境也不過是再想個名目,絕對難不了考第一的林鄭,也難不了充滿精英的政府。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