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萬likecoin徵求clubhouse「胡錫進後援會」完整文字版

爱你的刁刁
Reply
gai@wuwu4776

是的 这是我的发言 我非常非常非常非常不希望公开。而且这是我个人的原稿不是笔记,是身边的朋友背离我原意泄露出来的。万分感谢,希望能够删除。谢谢您。

自媒体界的怪胎是被游戏规则催生的,是时候改改它了

爱你的刁刁

补充一点,FB、Twitter、Apple News等科技公司推出的内容平台面临的内容提供玩家相对体量更大,流量也更集中,媒体公司也有更强的议价能力,可以要求平台适应媒体制定的游戏规则。国内的媒体不但需要punch around与peer竞争,也需要punch up与平台的规则拉扯。生态系统完全不同。

译文 | 柳叶刀主编评论文《不止于真相》

爱你的刁刁

谢谢指正!
Innocent这个翻译我没想到宗教那个方面,非常有启发。
Cynic这个词难翻译是常见的;甚至可以说英语语境里的cynic和中文语境里的犬儒两个词已经发生了分化,也很他们被提出时的哲学背景越走越远。就像你说的,中文词里犬儒会强调虚无后“消极无为”的状态,但如果英文语境中想要表达类似状态往往会使用nihilist;cynic常常表达一个怀疑论、消极、devil's advocate的态度。每次遇到这个词都会头疼很久 : P 这篇最后选择“怀疑论”还是为了突出context里犬儒作为devil's advocate的作用。欢迎商榷。

爱你的刁刁
Reply
WhoMatters@WeMatters

感谢。数据科学家不是“数据帝”,也不是能揭示某种隐藏真相的神;那是数据科学在大众讨论(尤其是知乎这样的平台)的一个印象。只是数据处理工而已。

爱你的刁刁
Reply
WhoMatters@WeMatters

我签名里没有数据帝这几个字。抱歉。

我人在美国也不代表我代表一切的美国行为和美国价值观;如果您住在国内,您就能够对习近平一切行为负责吗?自然不。所以也没必要拿美国政府和这个国家在发展中走过的弯路和持续在犯的错误来试着驳斥我提出的论据。

您说到了,人权宣言里非常重要的是温饱,健康和受教育。这一点恐怕没有人不同意。现在的问题在于,现有的经济发展模式可能不是最好的保障人权的方式。

如果生态环境塌方、粮食减产,基本的人权依旧会被侵蚀。我们现在只熟知一种保证人类温饱的方式,就是通过追逐人性的贪婪,发展经济、消耗资源、扩张产业。我们恐怕需要找到plan B。这个plan B长什么样没有人知道,但是恐怕需要结构上的改变。

先放弃人类经济体会在接下来500年依旧高速发展、不断扩大、不断消耗的思路,意识到我们想要保障人权总有一天需要放弃发展,才能开始去思考新的人类生存模式。这不是什么“白左”思路;这只是一个正常framing而已,也是越来越多政策制定者和企业家开始探索的framing。

爱你的刁刁
Reply
WhoMatters@WeMatters

我生活在纽约,我工作的地方和Greta做演讲的大楼相隔一条街,所以很熟悉您所说的这种欧美高排放生活模式,我自己也是受益者之一。中文世界的文章我很少读,主要是像您这样看似铁血理智,实际上很怂的人特别多。大家很喜欢把愿意思考人类更远一步未来的人看成弱智、naive、幻想者,但远不是这么回事。

说服自己“我们先按照这个模式发展就行,不用管死后洪水滔天”是很容易的,也可以像您这样拉来道德上的支持(“你看还有那么多穷人你是不是想让他们过得不好”)。其实这是一种中产阶级的懦弱:您自己的价值观不允许接受经济无法继续发展,所以拉来底层背书。然而底层已经在开始承受气候变化的恶果;这些恶果您在您的有生之年或许是可以规避的,而对他们来说可能就是生死之别。您一边消费他们,一边拉来给自己做道德背书,一鱼两吃,真不容易。

您身边的瑞典同事可能觉得Greta不正常,这是很正常的,毕竟她确实有精神方面的缺陷。当然我不知道您的“瑞典朋友”如果真的了解您的价值观、真的了解您在中文互联网上表现出的自我,是否还愿意这样被您拉来背书。

爱你的刁刁
Reply
WhoMatters@WeMatters

这恐怕不是美国或者中国的问题;为什么Greta那句“how dare you”让许多人恼羞成怒、一群成年人辱骂一个孩子?因为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这样高消耗的生存模式恐怕都是在给人类这个物种自寻死路。
人类20世纪一直觉得经济可以无限发展,生活可以越来越好,直到所有的穷人都能住进空调房。但是“无限经济发展”的梦恐怕得醒醒了;我们作为人类这个物种,是该主动选择“穷”呢?还是被动选择“死”呢?
当然,这不是说某个个体从今之后过苦行僧生活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人类恐怕必须探索一个更节制、甚至更匮乏的生存模式;像您这样“凭什么你们有小汽车我还没有小汽车,等我排放量和贝佐斯到一个水平你再让我节制”的思路,在未来几年恐怕会越来越不吃香了。

2020|这是我最后的挣扎

説著普通話,等待一個不曾謀面的人

爱你的刁刁
Reply
小能七九西@doesntmatter

本来就是要“强人所难”。同性恋去因宗教原因拒接的同性恋者的蛋糕店点单,黑人在隔离时代坐到白人的座位上,都是为了改变对方的行为,为了帮助人战胜自己心里把人根据语言、肤色画三六九等的inferior impulse。香港这次运动不但是一场追求自由的运动,也可以是一场符合2020年的自由价值的运动;其中最好的试金石就是对大陆手足的态度。大爱左胶这样的说法大陆也有,叫“圣母婊”“白莲花”“小清新”;希望你们不要和他们结成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