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刁刁 咨询狗 | 美国政治爱好者 | 平等与自由

小声喧哗 | 被抹去的酷儿与《波西米亚狂想曲》

刚开始在国内公映的《波西米亚狂想曲》早一些时候在颁奖季获得不少认可;男主角Rami Malek因为这部电影斩获了一大批奖项,其中包括奥斯卡最佳男主。这部电影因此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在中国成长的几代人,都是在We Will Rock You, We Are the Champions这样耳熟能详的歌曲中观看了2002年中国唯一一次世界杯征程和2004的雅典奥运会。

当我们提到We Will Rock You, We Are the Champions这些歌曲时,我们想到的是千禧年那个正在崛起的中国和对2000年充满理想的中国老百姓,是振奋人心的期冀和传唱在街头巷尾的”我们是冠军“的旋律。而这些赞歌背后的创作者们——皇后乐队–––以及他们曾经挣扎过的历史,都很少被人所知。

在这期小声喧哗中,我们选择了”被抹去的波西米亚狂想曲”这个题目,去聊聊《波西米亚狂想曲》中,被抹去的同性恋情节,以及广义上,在中国被抹去、被删减的性少数群体。

我们请来了独立撰稿人和学者重木加入了这一期节目的录制。在这期节目中,我们聊了:

1. 皇后乐队的许多歌曲,在中国2000年早期的语境中被怎样的简化、融入了当时的社会语境中?

2. 为什么说《波西米亚狂想曲》在最大程度上迎合了欧美的”主流“同志群体?这样的”迎合“对电影本身有哪些损伤?

3. 同性恋这个非常庞大的群体都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被抹去的历史,这部电影如何抹去了其中的某些情节,以及,在中国上映时,被抹去的那些镜头意味着什么?

4. Freddie Mercury去世的死因——艾滋——为什么是我们不能绕过的话题?艾滋群体在90年代的状态是怎样的?

勘误:播客中提到的柏林病人并非天生对艾滋病免疫;而是病人为治疗白血病不得不移植骨髓,而骨髓捐献者对艾滋病先天基因免疫,治好了他的艾滋病。

欢迎点击链接收听本期节目,也可以在iTunes, Google Play, Spotify, CastBox等各大平台上找到我们。我们期待你的留言!


找到我们
Itunes: https://apple.co/2VAVf0Z
Google play: goo.gl/KjRYPN
Spotify: https://spoti.fi/2IWNuRB
Soundcloud:https://bit.ly/2FqToIw
RSS feed: https://feeds.buzzsprout.com/258327.rss
Pocket Cast: http://pca.st/nLid
Overcast: https://bit.ly/2SL7MNJ
喜马拉雅:https://bit.ly/2TrxJpZ
酷儿4皇后乐队1波西米亚狂想曲1 播客1网络审查17
15
15

回應2

只看衍生作品
  • 杨刁刁
    關聯了本作品
  • 一直是小聲喧嘩的粉絲吖!

    我並沒有去看刪減版,而是在香港看的完整版,後來看報導才發現刪了包括弗雷迪告訴未婚妻他是同性戀還有他的愛人吉姆·赫頓(Jim Hutton)出場的戲份。樂隊成員身著女裝表演的場景也被剪掉。有去看的朋友告訴我,刪減之直接粗暴甚至還有幾處字幕與角色的台詞對不上。

    但同時,《波希米亞狂想曲》的票房在中國大陸突破了7千萬,對於這麼一部資源已經提前被洩漏而且非爆米花的音樂電影來說,已經是個很好的成績。昨晚與負責該片的宣傳聊天,她表示雖然有刪減,但是能有這麼多人去看,已經讓她感到快樂,她覺得去看的觀眾還是能明白其中同性戀的隱喻,“先讓Freddie Mercury浮現出來”,能夠在院線和大眾見面,在她看來是個勝利。這位朋友也是LGBT群體。

    關於同性戀群體在影像中被“主流化”的問題,在去年另外一部口碑很好的同性戀主題電影《你好,西蒙》出現時,Matters站內也有過討論:《爱你,西蒙》:“后同志时代”里的差异与相似(才發現這篇文章的作者正是這期小聲喧嘩裡的嘉賓重木吖!)。同性戀群體出現在大眾媒體前面時是要保持差異,還是進行融合,是以身份政治作为赋权运动的群体所面临的问题。若保持差異,那麼不僅可能造成與主流的鴻溝,也可能加重刻板印象,但若把自己放入“normal”之中,那麼是不是也放棄了queer群體自出生以來對主流性別文化的挑戰,更重要的是,還要追問,為什麼我們要追求“normal”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