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z

青年女诗人,非洲文学博士在读。兴趣是写作和打拳。 小说、同人文首发于新浪微博@吉士代代子 杂文、诗歌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遛角儿

Happy Chuseok

發布於

【本文系防弹少年团田柾国x朴智旻同人文(旻性转),首发于新浪微博@吉士代代子】


我是一只兔。

跟世上所有的兔子一样,我有着我们这个物种标志性的圆眼睛、长耳朵、三瓣嘴……当然还有兔牙。跟世上别的兔子不同的是,我是一只玉兔。我比它们都漂亮。

不是因为我是玉兔,有神仙属性加持,才比它们好看。在我还是凡兔的时候,我就已经是十里八村最漂亮的兔了。我就是凭借我能打的颜值,艳压众兔,一举跻身“凡界最萌100个小动物”榜,然后被王母娘娘亲选,成了玉兔,来到了广寒宫。

我被选来广寒宫是为了陪月神姐姐的。姐姐的上一个宠物是只猫,修为满了化成了人形。按天宫的规矩,凡是修成人形的神宠或坐骑,都可以按自由意志离开所在地宫殿,去找太上老君寻一份正经儿仙职,然后升职加薪,走上仙生巅峰。姐姐的猫就这么去了火德真君那边,掌管火神庙去了。

我真的不理解那只猫。放着每天被漂亮姐姐撸毛的好日子不过,竟然跑去管什么放火灭火。就那么喜欢玩火吗?不过我也感谢那只猫。得亏是他走了,才能有我果果兔上位。

没错,姐姐给我起名叫果果。我来广寒宫那天正巧桂花果成熟,紫蓝色的果子从树上掉下来,砸到我头上。我本来正捣洞呢,给我砸了一个激灵!我刚抬起后脚想要拍地泄愤,就听见姐姐“咯咯”笑出了声。姐姐拖着雪白的披帛向我走来,两眼眯成两条线,蹲下来把我抱到胸前,然后轻轻抚摸我的背,跟我说:“你跟这果子这么有缘,以后就叫你果果吧。”

我跟这破桂花果有什么缘?我是跟你有缘呐姐姐。

姐姐喜欢跳舞。她总是在桂花树下,挥着一张白纱起舞。罗衣从风,长袖交横,骆驿飞散,飒擖合并。姐姐轻盈一跃,扬手把那白纱扔向空中,纱罗随风飘起又落下,轻轻覆上姐姐的鼻尖,拂过姐姐的檀口。月光本也不亮的,是照在了姐姐脸上才亮的。

姐姐跳舞时,什么都美,什么都好,只是她从来不笑。不用问也知道为什么,她跟后羿的故事,哪个凡人不知道?我还是凡兔的时候,每年中秋都要听老人给孩子讲一遍。说姐姐原本是后羿之妻,被逄蒙所逼,吞了仙药,飞上了天。每年八月十五,后羿就用面粉做丸、团成圆月形状,摆在房中西北方向,然后在三更时分呼唤姐姐的名字,姐姐就会飞去和他夫妻团圆。年年如此。

只是上一个中秋,后羿没再呼唤姐姐的名字。后羿再娶了。


姐姐从此更加不爱笑,只是时常撸着我的毛自言自语,念一首诗。诗是这样写的:

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长跪问故夫,新人复何如?新人虽言好,未若故人姝。颜色类相似,手爪不相如。新人从门入,故人从閤去。新人工织缣,故人工织素。织缣日一匹,织素五丈余。将缣来比素,新人不如故。

我恨我还没修成人形,不能说话。如果我能说话,我一定要告诉她:“你已经是神仙啦,我的好姐姐!那新人哪里能和你相提并论呢?”于是我每日更加卖力地捣药,好能提升修为,尽早化成人形。

你也知道的,兔子是生性昼伏夜出的动物。白天你要是来广寒宫,我十有八九都是在睡觉,天黑之后,我才出来采食。这广寒宫的夜晚本就宁静,再加上我听觉灵敏,一片花落下我都听得一清二楚。我听过姐姐的梦呓,听过姐姐的哭泣,当然还有姐姐的……呻吟。

听到过,便也见到过。

我见到姐姐两手划上自己胸前。凡人都说月亮圆,可是姐姐胸前的两轮月亮,个个儿都比广寒宫这月亮圆。凡人都说白璧无瑕,可哪怕是这天宫中最昂贵的玉璧,和姐姐的身子相比,都也只是死玉烂石、一钱不值。

姐姐张开饱满的唇瓣,将两根玉指送入口中。轻舐两下沾上津液后,将手指顺着脖颈和锁骨滑下,又回到胸前红樱。姐姐用手掌揉搓自己的乳肉,然后再用湿润的指头打着圈儿拨弄那两粒红樱桃。柔软的乳粒变得凸起,姐姐乱了气息,我也乱了气息。


我在某个夜里第一次化成了人形。可能是我卖力捣药苍天有眼,给了我一副配得上“猛兔”二字的肉身。我屏住呼吸、赤身裸体走到姐姐床前,姐姐正睡得沉稳。我生怕吵醒姐姐,什么都不敢做,只静静看着她熟睡的样子,看了一整夜。

天亮之前,我还是没忍住,偷偷亲了她的脸颊,然后立刻化回了兔身。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二天夜里,我凑上了姐姐的唇。姐姐好香啊,有一股奶香味。之后每天夜里,我都趁她睡着以后变成人形,偷偷亲她。刚开始只是亲亲,后来也壮着胆子摸了姐姐的脸蛋、头发。我也是有底线的猛兔,未经姐姐允许,万万不敢对姐姐身上其它地方有逾越之举。最过分也就是蹭了蹭她的手臂。我从前没化成人形时,也总在她睡觉时,趴在她身边,用我的下颚磨蹭她的手臂。

她怕是以为蹭她手臂的还是她的小白兔呢,在睡梦中喃喃着叫了一声:“果果。”

我本来真的没有非分之想的,可是她竟叫了我的名字。她叫了我,我这刚修成的肉身便不可能没有反应。我只能去厕所撸了出来。

转眼又要中秋了,我不能再让姐姐一个人过。

要想以人身见姐姐,当务之急要搞到一件衣服。好在主掌天宫内务的真君原是只修炼千年的松鼠。我同他说了原委,他便真赏了我一身藏蓝底绣金色牡丹图案的交领长袍。

中秋夜,姐姐多喝了几杯桂花酒,有些醉了。我见她怔怔望着月亮,又念叨起了那个人的名字。是可忍,兔不可忍,我一把从她怀里挣开,一溜烟跑到她看不到的地方,化成人形,穿上了我精心准备的节日服。

她四处找我不见,便找回寝殿来。她一进门,我就直接从她身后一把搂住她,然后把她扑倒在床。“还忘不了他?我可以帮你。”我对姐姐说。

姐姐那么聪明,当然一下子就认出了我。翻云覆雨中,我叫她唤我的名字。

“果果……嗯啊………果果……”姐姐红着脸配合。

几番放肆过后,我也没再化回兔形。

第二天醒来,我大勺子那样整个儿从背后抱着姐姐,然后一腿骑了上去。姐姐被我弄醒,倒不生气,只揉乱我的头发,娇羞地问我:“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吗,你这只玉兔是怎么回事?”

我看着我的月神姐姐,她红着脸问话的样子让我忍不住嘴角上扬。当然,下边也跟着一起上扬了。我便双唇贴上她的耳朵,对她说:“姐姐你可知,这‘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后半句是‘窝边有草何必满山跑’,我果果兔只给旻旻姐姐操。”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