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z

青年女诗人,同人文作者,非洲文学博士在读。假装喜欢索马里诗,其实喜欢跳韩团舞。部分同人文英译版发表在ao3: jsddz

첫사랑 初恋 07

(edited)
我爱你。我恨你。


07.


大人都说小孩子哪知道什么是爱,可我总觉得小时候的喜欢比长大之后的更加纯粹真实。时至今日我都记得我喜欢闵玧其时的心情。坐前后桌传纸条他趁机牵我的手,我怕被发现想要挣脱,他却握着我的手指挠我手心时我的心情;考试卷子发下来,发卷子的同学把他的试卷直接发到我手里,然后我用铅笔在他错了的题旁边画上一只小猪时我的心情;赢了一场篮球赛,男同学们一起去校门口的小卖部买饮料,回到班级时他随手把一瓶冰红茶摆在我桌上时我的心情。大人说小孩子不懂爱情,其实是大人们孤陋寡闻,没听过小孩子给他们讲爱情。

我初中时看过很多青春疼痛小说,幻想自己也能拥有那样荡气回肠的爱情。可现实跟小说的差别就在,小说的情节总是跌宕起伏,可我的现实生活里,即便有着“青春期”、“早恋”、“不良少年”这样的关键词,却依然是那么的平平无奇。小说里的主角在失恋之后一定会做些什么出格的事,要么醉一场酒,要么淋一场雨,总之没有作者会去写上课、下课、作业、考试这些东西,而我真实的生活里却只有这些东西。

小说和现实的差别还在于,因为提前知道故事要走向哪里,所以主人公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由作者安排着朝着那个结局推进的,而我多希望也能有一个剧本告诉我,明天会发生什么,今天应该怎么过。因为没有这样的剧本,所以我的生活里除了按部就班,就只有不知所措。不知道什么时候在走廊里会碰到他迎面走来,不知道应该转头躲开还是视而不见,这便是我的“疼痛”了。对于当时幼稚的我来说,分手之后是绝对没有“做朋友”这种选项的,于是最相熟的人一下子成了最陌生的人。而这种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尴尬处境,反而比失恋的真实痛苦更难熬。

我总觉得小孩子新陈代谢快,连难过也代谢得很快。和朋友吵架,第二天就又手拉手玩在一起,被老师父母批评,一顿饭的功夫也就全都忘光,失恋也是如此。现在回忆起来,我只记得自己当时是如何喜欢他的,为他伤心的心情却几乎忘得一干二净。除了QQ上短暂地换了一阵黑头像,并没有像长大后分手那样一蹶不振,也没有去从朋友身上寻求慰藉,大概也因为我最好的朋友是他的双胞胎妹妹的缘故。想来人在失恋过后最怕的应该是空虚,可是应试教育下的孩子,又最不空虚。除了眼神相遇时的尴尬以外,分手之后我还是该上课上课,该写作业写作业,连成绩都没下降,反而那次期中我考得很好。只是考得好就坐实了班主任棒打鸳鸯的道理,替我做决定的闵玧其大概还会觉得自己很英明。

讽刺的是,闵玧其那点自以为的英明很快就迎来了现实的重击。他和班主任都算错了,故事的走向根本不是分手之后我好好学习并从此拥有光明的未来。一个人生选择的岔路绝不会将人引向一条预设好的路线和结局。事实是,一个岔路口只会将你引到下一个岔路口,而从此以后的每一个岔路口,都是未知。我和闵玧其都预料不到,在不久之后我的人生的下一个岔路口,我会喜欢上下一个人。

不记得在哪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人只需要0.2秒就可以爱上另一个人。”这话说的浪漫,大概讲这话的人也是一个浪漫的人。我也还听过另一种并不浪漫的说法,说的是如果一个人迅速地、强烈地被一个人吸引,那不是爱情,可能只是有未抚平的创伤。

若是把这两句话同时摆在我面前,我也无法回答我对田柾国的喜欢是否完全出自真心。

我跟田柾国一开始并不是在学校认识的,而是在少年宫的画画班。教画画的老师,正巧是田柾国的父亲。和我们这些付了学费按时按点儿去画室上课的学生不同,田柾国经常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画什么就画什么。老师大部分时间也不管他,只是偶尔走到他的画板去,给他改两笔。我十岁开始学画画,那时候他已经画得有模有样了。从经验上讲,他绝对算是我的前辈,可是因为我比他大两岁,老师就还是让他喊我“师姐”。后来他跟我上了同一所中学,我倒真的也成了他学校里的师姐。只是他小时候还会乖乖听话地叫我“叶子姐姐”,后来就不再叫了。

如果我和闵玧其的年少爱情算作是在“纸条时代”的话,那我和田柾国便是进入到了“短信时代”。我上初三时,妈妈淘汰了一旧手机给我用。田柾国家离学校比较远,中午不能回家吃饭,他父母就也给了他一部手机方便跟他联系。于是原本只是每周在画画班讲上两句话的关系,一下子因为发起了短信,就发生了变化。

跟闵玧其在一起时我曾隐隐遗憾没有一场郑重其事的表白,甚至没有谁追谁,互相喜欢着喜欢着就喜欢到了一起,连个纪念日都没有。结果分手也是如此,一场初恋没头没尾的,像个梦一样。没想到这份关于仪式感的遗憾却在另一个人身上得到了弥补。

田柾国追我的手段十分拙略。他给我发短信说喜欢一个女生,让我帮他出主意。这种桥段就算是当时十四岁的我,也能一眼看穿。但我还是将计就计,给他出了主意,叫他画一幅画给这个女生。不出我所料,那个周末的画画课上,他画了一幅画给我,画的是一个小女孩坐在月亮上钓星星。我没有问他画中的女孩是不是我,而是直接指着钓上来的星星跟他说:“这是你吗?”

他当时没说什么,下课回了家之后才给我发来短信。

“那你答应吗?”

我的心脏砰砰跳,把一条短信反复读了好多遍,故意拖着时间过了许久才回他:“答应什么?”

“你明明知道是什么。”

“你又没问。”

“我现在不就是在问?”

“那你好好问。”

当时的短信一毛钱一条,对于一次话费只能充个十块二十块的我们,这样推拉是十分奢侈的,可我还是乐在其中。

“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友?”田柾国终于发来了我想听到的话。

我美滋滋地在短信界面上打了又删,想着怎么能回得不一样些,最后也想不出什么别的话,只回了一句:“那好吧。”

第二天上学时,我先斩后奏地问玧智,如果我跟别人好了,她生不生气。跟我想的一样,玧智立刻一脸八卦地问我是谁,我便全都告诉了她。

“好啊你,搞姐弟恋是吧?”

“我这不是跟你学的吗?”

“那你真的不喜欢我哥了吗?”

我知道她会问出这句话,心里也准备好了回答。

“我不想喜欢他了。”

“我觉得我哥肯定还是喜欢你的。”

“喜欢我还把我给甩了,让他后悔去吧。”

“对,让他后悔去吧!”

我就知道,在我和闵玧其之间,玧智一定是会站在我这边的。


虽然的确抱有一丝报复闵玧其的心情,想让他知道我跟别人谈了恋爱,可矛盾的是,我又怕他发现我跟别人谈了恋爱。田柾国说课间想来我们班找我,我却总是跟他约在操场见面。见了面也不做什么,只是绕着操场遛弯聊天,连牵手都不敢。如果走着走着我的鞋带开了,他会在我面前蹲下来帮我系好。如果我叫他唱歌,他就会唱歌给我听,歌词也全都记得。

只是怕什么来什么,我们还是在一次路过篮球场时撞见了闵玧其。我见过许多闵玧其可爱的样子,笑着露出一排牙齿,眼睛弯成一条线。我也习惯了他后来冷漠的样子,冷冰冰的眼神里除了“请勿靠近”,总还有一些难以捕捉的东西。只是那天闵玧其看我的表情,是我从没见过的。他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打量了一眼我身边的田柾国。在我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时候,他冷笑了一声,然后又抬眉瞟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就走了。那眼神里,不是怪罪,不是愤怒,仿佛只是在告诉我,我在他心中的分量,又轻了些。

田柾国问我:“这人就是闵玧其吗?”

我说:“是。”

那天之后,我总是幻想闵玧其像上次对那个告密的同学一样,带着一帮人去堵田柾国,甚至脑补出了一整场田柾国挨揍之后被他爸爸知道,然后我跟田柾国谈恋爱被田老师知道,于是田老师、闵玧其他爸和我妈三方会谈的大戏。可是两个星期过去,什么也没发生。我还是偶尔在课间去操场跟田柾国见面,回到班级之后假装不认识闵玧其。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青春疼痛大戏。

唯一有一点点疼痛的,是考完期末考的那天,田柾国给我发来短信,说遇见了闵玧其。

“他过来跟我说了一句话,问我我觉得你更喜欢他还是更喜欢我。”

“你怎么说的?”

“我说肯定是我。”

“然后呢?”

“然后他说,肯定是他。”

“你们好幼稚。”

“那到底是我还是他?”

“当然是你。”

我并没有说谎。田柾国从来没有伤过我的心,我当然应该更喜欢他。

那年冬天比往年都冷,一整个寒假我都宅在家里偷偷跟田柾国发短信,经常发到半夜一两点,然后捧着手机睡过去。我那时沉浸在幸福里,每天睁开眼睛想的就是田柾国,如果不是玧智跟我提起,我几乎想不起闵玧其来。

“我爸要带闵玧其去香港了。”开学前玧智给我打来了电话。

一开始我还没听懂她说的意思,以为是闵玧其要去香港玩一圈,她也想去。

“不能带你一起去吗?”

“不是,是去定居。闵玧其要去香港上学了。”玧智说。

“不回来了?”

“恩。”

毫无防备地,我的初恋故事里终于出现了我想要的“疼痛”剧情。而当它真实发生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疼痛”并不是疼,而是晴天霹雳。

我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寒假过去,再回到学校,我会再看不到闵玧其。班级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我再也不用担心在走廊里会迎面撞见他。

我问玧智,闵玧其就这么走了,是不是因为生我的气。

玧智把一样东西递到了我手里。

那是一条紫色水晶手链。水晶中间是一粒米,米上面写着小小的三个字,需要仔细看才能看清。可我一眼就知道,那是韩文的“我爱你”。

你妈逼的闵玧其。跟我分手,我原谅你。不告而别,我不怨你。但是走都走了,为什么还要留下一句“我爱你”?

我爱你。

我恨你。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첫사랑 初恋 06

첫사랑 初恋 05

첫사랑 初恋 04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