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z

青年女诗人,非洲文学博士在读。 新浪微博:@吉土代代孑 微信公众号:遛角儿

谁说我要干你?C5

發布於
深夜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让人们把白日里藏起来的情绪说与他人听,也说给自己听。



好甜。

朴智旻赶到田柾国的住处时,未等进门就嗅见从房间漫出的甜酒味,只是已几乎闻不到刺鼻的酒精气味,空气中满是浓郁的焦糖。甜得发苦,甜得让人窒息。

朴智旻看到了蜷缩在沙发上的田柾国。他的脸烧得通红,意识已几近不清,紧闭的双眼在听到他唤他“柾国”时缓缓睁开,死死攥着手机的手也跟着松开,手机滚落到地板上,“咣啷”一声。

“智旻……”

朴智旻急忙走到沙发旁,他视线扫过茶几上凌乱摆着的药盒,一盒是Alpha抑制药丸,一盒是Omega抑制药丸。从拆开的包装看来,像是两种药他都吃了。朴智旻伸手去摸田柾国的额头,发热似乎并没有因为药物而得到缓解。

“柾国啊,你还好吗?要去医院吗?”

得到的回应是田柾国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

“腺……腺体…………” 

朴智旻立刻探过上半身去看田柾国的后颈,只见那里肉眼可见地红肿着,竟与自己发情期时的症状别无二致。

是易感期吗?可是易感期的Alpha他也见过,无不是比平常更加躁动,更具有进攻性,可眼前这人的结合热的症状,分明是Omega才有的。想到这,朴智旻突然意识到,虽然自己日常使用抑制喷剂以掩盖Omega身份,可如果是长时间近距离接触易感期Alpha的信息素,他的身体也会不可避免地有反应。可现在置身于这弥漫着焦糖味的房间中,他却并没有像之前那次那样,被诱导着释放出信息素来。

再回想起接到田柾国电话时,他说的词是,他“发情”了。

Omega的发情热有两种解决办法,使用抑制剂,或者找到一个Alpha标记自己。可是眼前这个人却是个Alpha,而且,抑制剂看起来对他没用。 

空气中的焦糖味似乎更浓了。田柾国的眉头紧皱着,额头上满是汗珠,身体也蜷缩得更紧。

“咬…腺体……咬……”从口中艰难挤出这几个字后,田柾国便陷入了昏迷。




田柾国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卧室的床上。视线之内是熟悉的书桌、熟悉的衣柜、熟悉的窗帘。窗帘旁边,是一个不是那么熟悉的人。

偏头时不可避免地剐蹭到了后颈的咬痕,毫无防备的痛感让他不自觉地倒吸了一口气。

“呲——”

窗帘旁那人闻声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因何昏迷,又是如何得以醒来。

“醒了?” 朴智旻把桌上的水杯递到田柾国手里,“感觉怎么样?”

“好像退热了。”田柾国一手接过水杯,一手去摸自己额头和面颊,体温确实已经降了下来。

“我睡了多久?”田柾国想看时间,四处张望了一下想起手机和手表应是都还在客厅。

“不久,三个小时吧。”

三个小时,那现在应该已是凌晨一两点。

“谢谢你,智旻哥。”

感谢的话自然要说,但同时心里也为朴智旻不仅咬了他后颈还留下来照看他到深夜而美到不行。

“我要是没来呢?”朴智旻问。

“不知道。可能,会死吧。”田柾国转眼又回到了那副轻浮的样子,“怎么办?没有你我就活不了了,智旻哥。做我男朋友吧?”

“胡闹。”朴智旻不搭理他,低头看起了手机。这个几小时前还在因发情而高烧至昏迷的Alpha,醒过来之后精神状态竟然恢复得如此之快。朴智旻觉得实在是浪费了等待的这三小时里他对他所有的担忧。

“朴智旻!你已经标记过我了,你要对我负责!”田柾国不依不饶。

“我可以勉强对你的胃负责。”朴智旻抬头看他,手机屏幕停留在夜宵的外卖界面,“你想吃什么?”

“智旻哥,需要我提醒你我还在发情期吗?你猜猜我想吃什么?”田柾国的眼神直勾勾地从朴智旻的上身往下身扫去。

朴智旻不愿跟他一般见识,一心想着问他正经事。“所以你要不要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有发情期?”

“一两句话说不完。你先叫夜宵吧,我们待会儿边吃边说。”



朴智旻叫了清淡的粥和几道小菜。虽然发情严格来说不算是生病,可是田柾国发热到昏迷的症状又确实像个病号。

朴智旻把餐盒依次在餐桌上摆开。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点了几个。趁热吃吧。”

“终于可以跟智旻哥一起吃饭了。”田柾国想起自己之前给朴智旻发的短信,约他吃饭都没有得到回复。“以后也经常一起吃吧?”

朴智旻没有拒绝他。

两人都吃得差不多时,朴智旻才重新提起了“发情”这一茬。

“这就是你之前跟我说的秘密吗?”他停下碗筷发问。

“嗯。”田柾国也放下碗筷,抽出一张餐巾纸,一边擦嘴一边干脆地点了一下头。

“所以……你像Omega一样,有发情期?”

“我像Omega一样,有子宫。所以也会发情。”

一个有子宫的Alpha。难怪那次做的时候,田柾国后面也会湿。朴智旻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场景,接着又想起了田柾国跟他说的那句“你可爱得让我高潮”。所以他说的高潮到底是哪个高潮?

“所以你也可以受孕?也会来月经?”

“准确来说不能叫月经,我一年大概只会来两次。所以受孕的几率也不比正常的Omega。”

田柾国没有告诉朴智旻,其实第一次见他时可以一下子认出他掉了棉条,是因为他比所有Alpha都更熟悉这东西。

“所以一年会发情一两次?”朴智旻接着问。

“嗯,应该是吧。我去年分化之后才只经历过一次。”体会过第二次发情期之后,田柾国才知道,发情热的痛苦并不会因为经验的增加而消减。

“那你的发情期要几天?”

“大概要两个星期。”

正常的Omega发情期只要两到三天就会消退,所以即便没有抑制剂也不至于威胁生命。可是对于田柾国来说,发情热如果一直得不到缓解,持续烧两个星期,是会要人命的。田柾国刚才跟朴智旻说他可能会死,口气像是在开玩笑,可说的却是事实。

“那你有专门的抑制剂吗?”

“人工抑制剂还没有,昨天情急之下买了普通Omega和Alpha的抑制剂用,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那你上一次发情时怎么解决的?也是找人咬的吗?”

“上一次正好是假期,家里给我请了私人医生,注射了Omega的信息素。”田柾国有些欲言又止,“我这样的Alpha并不常见,我父亲也不喜欢我去医院,所以一直是这位私人医生给我看,他前些年在国外遇到过一例像我这样的。”

“所以……你在发情的时候,必须有Omega的信息素注入腺体,才能缓解?”朴智旻认真地提问,眼睛瞪得溜圆,完全忘记了信息素的交融还意味着什么。

“啊,那个,医生说,既然信息素有效的话,理论上来讲,那个……也可以。”田柾国竟突然有些难为情,没有把话直白地说出来。

朴智旻这才一下子反应过来,脸当即红了。

“如果是Alpha呢?毕竟你发情的症状和Omega很相似。如果是Alpha咬你的腺体呢?”害羞归害羞,但好奇的问题还是要继续问。

“我也想过,但是我发情期的信息素很奇怪,Alpha会分辨成是Alpha,Omega会分辨成Omega,总之都不会被我的信息素吸引。”

朴智旻听他这样一说,想起自己刚刚似乎确实是把这信息素的味道当成了同类,虽没有十分明显的排斥,但也没有被吸引。

“这倒有点儿像个Beta了。”

“虽然属于变异的一种,但其实还是Alpha的信息素,只会和Omega的信息素起反应。”田柾国认真地看向朴智旻,“所以回答你的问题,Alpha咬我的话,不仅不能缓解我的发情热,还有可能让我的症状加剧。”

“这样啊……”朴智旻有些惭愧地道出一句心里话来,“我还以为,你或许是不是会喜欢Alpha的。”

“我也差点以为我真的喜欢上了一个Alpha。”说到这儿,田柾国停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朴智旻。

朴智旻被他看得一愣,反应又慢了半拍。

“说不定你将来哪天遇到一个真的Alpha也会喜欢上。”他想自己找个台阶下。

“你是傻子吗?我不是喜欢Alpha也不是喜欢Omega,我是喜欢你啊,朴智旻。”

想下的台阶没下成,却又突然被架到一个更高的位置,朴智旻这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看朴智旻不作声,田柾国就接着说道:“以那样的方式认识你,是我对不起你。我那时也很乱,以为你是Alpha,理不清自己对你是什么感觉,只知道有那样的冲动,然后自我怀疑。”

深夜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让人们把白日里藏起来的情绪说与他人听,也说给自己听。

“所以发现你是Omega的时候,有一种觉得自己被耍了的情绪上来,想要‘报复’你。”

“真的对不起,智旻哥,我不应该威胁你、强迫你。但是我也不后悔,因为除了那样,我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方法能让我像现在这样和你坐在一起了。”

朴智旻听了这番话,眼眶有些湿润。他起身将桌上剩下的菜一个一个扣好餐盒盖子,收进冰箱。全都收好之后,他关上冰箱门,才回头看向田柾国。

“我睡哪儿?”他说。

田柾国独居的房子一室一厅,并没有客房。田柾国自然不会让朴智旻睡沙发。

“和我睡吧,可能过一会儿还要发热。”发情期确实是个好用的由头,“Omega信息素在Alpha身体里代谢得更快些。”

朴智旻这才有意识地去闻空气中的味道,即便自己的百香果信息素注入了田柾国的腺体,空气中还是弥漫着浓郁的焦糖甜味,只有很仔细闻才能闻到一丝百香果的味道。

“好。”

二人洗漱过后便回到了卧室。朴智旻一晚上忙完学校的试镜又赶来照看田柾国到深夜,沾到枕头就快要睡着了。只是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现在又吃得很饱的田柾国,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现在正和自己同床共枕这件事,亢奋得无心睡眠。

“哥既然答应和我睡了,能不能顺便也睡一下我啊?”田柾国试探道。

“你不是Alpha吗?怎么整天想着被操屁股?”朴智旻闭着眼睛,半梦半醒地回答他。

“我这不是特殊时期吗?”说着,田柾国整个身体往朴智旻那边挪了一寸,见还有些距离,就又挪了一寸。

“你发热了叫我。”含糊地说完这句,朴智旻便开始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是睡着了。睡着了也好,田柾国想。

田柾国看着朴智旻的面庞,脸颊因为枕着枕头而突出一块,肉肉的好像能掐出奶。圆圆小小的鼻子,短短的睫毛。还有嘟起的嘴唇,像是一颗QQ糖。田柾国的视线落在朴智旻的嘴唇上就再也无法移开,他想起他上次亲吻他时的情景来。

田柾国就这样盯着熟睡的朴智旻盯了许久,最终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一吻,然后才安心睡去。


中午田柾国醒来时,发现朴智旻已经离开了。

田柾国开了手机,等了好半天也没有等来朴智旻发的短信。这个Omega有点难追。

好在发情期有两周,两周足够发生好多事。田柾国点开和朴智旻的短信界面,开始打字:

「中午得再咬一下,一起吃饭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谁说我要干你?C4

谁说我要干你?C3

谁说我要干你?C2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