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z

青年女诗人,非洲文学博士在读。 微信公众号:遛角儿

「乡村凡尔赛文学」系列——金硕珍篇

發布於

今天闺蜜生日,中午我们去镇上吃铁锅炖,吃完去了旁边开的一家台球厅。人家过生日嘛,我也不想喧宾夺主,妆也没画、头也没洗就出门了。下午台球厅人比较少,只有我们和旁边另一桌几个男的在玩,里面有一个梳偏分油头,戴透明框眼镜的人,打扮得倒是精致,一看就不是本地人。我等闺蜜打的时候就顺便瞟了两眼隔壁桌,那个偏分趴在球台上,肩膀还挺宽,就是球打的太烂了。那个球的位置,闭着眼睛我都能打进,愣是被他打歪了。然后就听到他朋友调侃他光顾着偷瞄隔壁桌小姐姐,心不在焉。

我们打完一局之后,他们那边也正好结束了一盘,他就拎着球杆走过来问我闺蜜说,要不要跟他们一起打一局。果然是盯上我闺蜜了,我心里想着,好可惜哦,不忍心告诉他我闺蜜已经有男朋友了。他提议说男生打女生没意思,要混着打,我以为他想跟我闺蜜一伙儿,没想到他指着我说跟我一伙儿。这是什么操作,是想接近我然后让我助攻他追我闺蜜?

我闺蜜开的局,连着进了两球之后换到我们这边。他示意让我先打,我跟他说我要是打了,可能他就打不上了,就让他先玩。他笑着答应了。没想到他还打得还挺好,我以为他挺菜的呢,结果连着进了四个球,最后一个球好像还放了一点水才没进袋。再到我打的时候,就只剩三个球和一个黑八了。三个彩球入袋很顺利,到了黑八有一点麻烦,母球在台面中间,黑八离袋口不远,但是离库边很近。这样的球如果找不准击球点,或者力度不对,都很容易从袋口弹回来。我花了一点时间瞄角度,掂量着心里只有五成把握。我正犹豫着怎么出杆,不知不觉,那双宽厚的肩膀靠了过来。

他也没有说话,只是很自然地绕到了我的身侧,两手环过我的手臂,左手撑在桌面上架杆,右手覆上了我握杆的位置。他温热的手心贴着我的手背,上半身往前一探,我便跟着俯下身来。他还挺绅士的,身体离我很近但是保持了一点距离。他没有看我,目光直直盯着黑八,我也盯着球来着,可是心脏好不争气地嘭嘭嘭跳得很快。就在我以为他要出杆的时候,一阵温柔如棉花糖般的声音飘进了我的耳朵:“如果这杆打进了,我可以加你的微信吗?”还不等我反应,他握着我的手向前一用力,白球精准地撞在了击球点,黑八入袋,我们赢下了这局。

他倒是没有急着邀功,打完这局我们又玩了几局,我只当他忘了微信的事。没想到临走了我去前台付账,正要扫柜台上的二维码呢,他把他的手机伸到了我面前。“叮”一声,就识别了。加完他,我想着继续扫付款码,他说不用了,这家台球厅是他叔叔开的。他问我们打完台球什么安排,我说,不早了,我要回家插秧。他说那他开车送我们,我看他的车是大众辉腾,这个车外形开回村里也不算张扬,就答应了。

送我到家之后,他非常殷勤地跟我爷爷奶奶打了招呼。我换了一身衣服准备去插秧,他非要跟我一起去。我问他:“你会插秧吗?”他白了我一眼,说:“你不要侮辱我。”我就给他找了雨靴和插秧裤。我估计他应该很多年没有下过地了,但是插起秧来动作还是很熟练的。只是在水田里干活,还是免不了弄脏了他的衬衫。我笑着说回头赔他一件新的。他答:“好啊,那我们回上海一起去买。”

我有些惊讶,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对哦,朋友圈。我就跟他摊牌了,我确实是住在上海,但是每年都会花一个月的时间,放下工作,回老家陪爷爷奶奶。我问他,如果我真的只是一个乡下姑娘呢,他会不会后悔加了我微信。他说,不可能,乡下姑娘每天干农活,怎么可能台球打得那么好?而且……他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你认出了我的车,不是吗?”

“岂止是车啊,你从头到脚,我都认得清清楚楚。”既然他这么坦白,那我也没什么好装的了。

”你条件这么好,怎么不找男朋友啊?“回家的路上,他问我。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呢?“我逗他。

他点了点头,接我的话:”也是哦。那把他们都甩了吧,比我帅的没有我有钱,比我有钱的没有我帅。你捡大便宜了。“

“你条件这么好,怎么不找女朋友啊?”我也用同样的话问他,心里想着他如果回“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呢”就死定了。

“我喜欢会插秧,也会打台球的。” 他说。

“你呢?”

“我也喜欢会插秧,也会打台球的。”

太阳快要落山了,金灿灿的光芒照在稻田里的庄稼上,也照在田间还在躬身劳作的一个个背影上。天边出了晚霞,红彤彤地映在金硕珍流过汗的脸上。

万物生长的季节即将到来。


-en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