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itz

青年女诗人,非洲文学博士在读。 小说、同人文首发于新浪微博@吉士代代子 杂文、诗歌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遛角儿

미친개 疯狗 (下)

發布於

朴智旻梦见自己成了一只海鸥。头、颈、腰腹是雪一样的纯白,两翼和背身是石板灰色,长长的翎羽黑白相间,向外延伸成为纯黑的翼尖,喙和眼圈却是鲜红。

天边有漏斗状的云团,海上的空气燥热而沉闷。他在海的深处盘旋。海面静得可怕,听不到风浪,也听不到渔船,整片海上只能听到他自己的尖声叫喊。他不停歇地叫,是在寻找另一只同伴。他要和他一起飞到远处岬角的那片悬崖,那上面有一座灯塔,那是他们的家。

起风了。一团云飘过他的头顶,一瞬间像是黑夜降临。他必须要赶快找到他,同他一起飞离这片海。风暴就要来了。海面的气压越来越低,压着他的身体贴近海面。他更加用力地挥动翅膀,更加焦急地发出叫喊,可是回应他的,只有刹那间开始呼啸的风和愈发躁动的海面。

他还不来。

狂风卷起海浪,浪花向他汹涌而来,溅在他的尾羽上,砸在他的翅膀上,随时都要将他吞没。

他还不来。

他想着那座灯塔,灯塔下的悬崖坡地,那里驻着他们的巢。他见过别的海鸟弓着脖子喂自己的雏鸟,他盼着将来他们也会有自己的雏鸟,看着他长出漂亮的羽毛。

他还不来。

海浪越来越高,他被一片巨浪卷起,使劲扑腾翅膀,却再也飞不出去,只能随着波涛翻滚起伏。他在翻腾的海浪声中更加用力地叫喊,你在哪,你快回来,我们回家。海水呛进嘴里,好咸。

他听到有声音在叫着他的名字,却分不清是谁在叫他。

是海浪吗?是礁石吗?是风吗?

不,是雨水。雨水在叫着他的名字。

朴智旻在这时醒来。他在海上寻不到的那另一只海鸥,原来在这里啊。叫他名字的那个声音,原来在这里啊。

于是他也唤他的名字回应他。“小国”,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这样叫他。

未等对方回答,朴智旻却看到不远处有一把朝他举起的枪。他本能地想把田柾国推开,却在几乎是子弹射出的同一时间,被力气更大的Alpha紧紧攥住双臂,揽进怀中。

朴智旻没有听到枪响的声音。

他只听到子弹穿进田柾国肉里的声音。

他只听到田柾国吃着痛从鼻腔发出低哼的声音。

他只听到田柾国的血滴到地上的声音。

真是疯了。


得立刻止血。受到信息素安抚的朴智旻恢复了体力,找到药箱,为田柾国处理伤口。先消毒麻醉,再用手术刀和镊子将弹头取出,然后缝针。处理伤口是他年少时的必修课,可学的时候只是在仿真伤口上练习,成为진히트파头目以来,他还没遇到过需要处理伤口的时候。一是有田柾国在他身边,他自己从未受过伤。二是田柾国是顶级Alpha,从来都是他伤别人,还未有谁能伤到过他。

田柾国坐在椅子上,朴智旻站着为他包扎。他屏息凝神,直到收好最后一针都没说一句话。放下持针器去取纱布来的时候,才抬眸对上田柾国的眼睛。只是这双眼睛看他的样子却比之前更深情,深情中满是欲望。

那是顶级Alpha进入易感期时的眼睛。

田柾国用未受伤那只手臂揽着朴智旻的大腿,将头埋进他的腰窝,拿鼻子和脸颊蹭他的手臂。他一手隔着衣裤上下摩挲着朴智旻的身体,从腿侧到腰肢,从腰肢到后背,再从后背到臀股,从臀股到两腿之间。欲望支配着他的手掌在臀瓣和腿根之间游走,胡乱地打着圈。朴智旻的臀浑圆挺翘,光是这样隔着布料揉搓便已叫他欲火中烧,胯间的性器硕然挺起。田柾国缓缓抬起另一只手臂,寻进朴智旻的衣摆,撩起他的衬衫便紧紧将头贴上去,用力吸了一口气。

潮热咸湿的Omega信息素让他身体一颤,再呼出气时,他已满面绯红。田柾国的唇舌漫无目的地游走在朴智旻的腰腹。朴智旻腰肢纤细、皮肤嫩白细腻,腹部的肌肉线条更是诱惑迷人。田柾国将唇瓣停留在朴智旻的人鱼线处,所有情欲到了嘴边,只化成一句:“老婆……”

细雨绵绵。田柾国伸手去解朴智旻的衣扣,朴智旻心疼他肩上的枪伤,便先安抚叫他不要动,然后把他扶到床上,给他褪去身上所有的衣物,这才放出信息素来。朴智旻跨坐在田柾国身上,一边解自己衬衫最后两粒纽扣,一边用最温柔的声音跟他说:“你不要动,我来就好了,知道吗?”

朴智旻用手握住田柾国的性器,滚烫坚硬,柱身凸着青筋,马眼已然挂着一滴晶莹。他伸出小舌,轻轻触到龟头顶端,将那一滴晶莹舔到口中。

只这一下,便勾着田柾国放出更浓郁的信息素。淅沥的雨声变得更重、更清晰,大颗大颗地砸下来,砸在汹涌的海平面,砸在邮船的甲板,砸着岸边沙滩椅上方的遮阳伞顶,砸着贝壳、树枝和鹅卵石。

朴智旻用舌尖上下沾湿自己的唇,下一秒,两片粉嫩饱满的柔软便吻上了手中握着的,胀得发红的龟头。他只将龟头的一半儿含在嘴里,然后挑弄舌尖,来回舔舐、磨搓龟头和阴茎之间那道小沟。他慢着舔弄了十几下,又加快速度在那沟壑处打起了圈,正着绕、又逆着绕,再停在一处左右急舔。田柾国被舔弄得发出低哼。朴智旻又探出舌头,贴着龟头的下缘,绕到另一侧。刚才是舌尖,这会儿他却将整片舌身附上那伞状的部位,从沟壑处向上拨弄到伞顶,再从伞顶向下舔他的阴茎。舔一下,用手撸一下肉棒,再舔一下,再握住撸动一次,伸出舌头绕着龟头整个转圈儿,手上再上上下下十几次。松开手指动时候,田柾国的鸡巴不自主地动了一下,朴智旻看到,便更想挑逗它。他用指肚轻轻划过他的阴囊,只碰一下,囊袋就迅速收缩,田柾国的鸡巴又不自觉地跳动了一下。

“唔……老婆,吃我……”

朴智旻扶着那粗大的柱身,从根部顺着向上,一路舔过阴茎下缘,又回到了马眼。他在马眼上落下一个轻吻之后,闭眼将阴茎整根吃进口中。朴智旻上上下下、深深浅浅地整根吞吐了几十下,然后嘴唇稍加用力,一寸一寸地嘬着鸡巴从口里退了出来,又用手急速地撸动了几十下。田柾国喉中开始不断地发出呻吟。朴智旻这才又张开唇瓣,将更加滚烫坚硬的肉棒直直捣进自己的喉咙。

朴智旻吞吐得像雨一样急,唾液从嘴角溢出也不停下动作,握着田柾国的性器往嗓子眼儿里送。朴智旻上半身来回起伏,田柾国全身也跟着颤抖,一时分不清是谁在操谁。

一个是发情期的Omega,一个是易感期被诱导发情的Alpha. 哪有什么谁操谁?左不过是,你操我,我操你。

将阴茎送进自己后穴的时候,朴智旻的股间早已湿成一片。体液从股缝中留下,滴在田柾国的鸡巴上,不需要再做润滑,便能直接吞进。朴智旻缓慢地抬起臀股,让田柾国的鸡巴一寸一寸抽出,到了只剩龟头在里面的时候再快速地插进来,然后再抬起、下来,抬起、下来。每一次都抽出得更慢,每一次都进得更深。

朴智旻坐在田柾国胯上,看到田柾国的眼眸,那里尽是迷乱和沉沦。可是迷乱和沉沦的不只是田柾国,他在他眼中看到他自己。准确的说,身下这人的眼中,全是他,只有他。田柾国的眼中,全是朴智旻,只有朴智旻。

在无休止的抽送中,朴智旻的身体倒映在田柾国眼球,也是写满了迷乱和沉沦。

雷雨声贯耳,狂风卷起巨浪,仿佛下一秒就要天塌地陷。空气中有海盐的味道,有雨的味道,泥土和沙滩的味道,混着体液的味道,血的味道。欲望的味道,本就是腥而咸。

田柾国的手掌一遍又一遍走过朴智旻的全身,寻着气味,摸他身上的风,拨他身上的浪。每过一寸,他的身体便更加灼热。每停一下,他的鸡巴便涨得更大。他好漂亮。他蹲着身子发力抽插的时候好漂亮,他跪坐着前后挺弄的时候好漂亮,他涨红的满是情欲的脸好漂亮,他贴着他下腹来回摩擦的性器也好漂亮。为了这样漂亮的身体,就算死一百次也是值得。

他想到那声枪响,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晚了一秒,叫子弹穿透了这样漂亮的身体。他不敢想象他从此再不能看到他,再不能摸到他,再不能跟他说话。他不敢想象,他从此再不能操他。想到这,他便疯了一般更用力地操他。

新一轮的顶送让朴智旻欲仙欲死。田柾国每一下都重重撞进后穴深处,快感如电流一般刺激着他身上每一处神经。他用手臂支撑着身体,却觉得随时都要支撑不住,他的身体好像就快要被风吹走,被海吞噬,被身下的人撞碎,撞成泡沫,然后消失不见,或者撞成烟火,窜到天上去然后熄灭,变成一道道烟,然后消散。

朴智旻在高潮中呜咽着叫喊:“不行,小国……我要死了!操死我,小国,操死我……”

一时间雷声大作,雨水倾盆。田柾国猛地起身,抱住朴智旻,将他压在身下,疯狂地亲他、舔他、操他。

一次又一次高潮中,朴智旻被操得腿根乱颤,叫到没有力气,哭到几近昏厥。

“射给我,小国,射给我。”他舔掉田柾国眼角流下的泪,“你射到我的身体里,我才算真正地活了。”

电闪雷鸣中,田柾国和朴智旻一起射出滚烫的精液。朴智旻射到了田柾国的胸膛上,田柾国顶进了朴智旻的生殖腔,成结。

雨过天晴的味道,孕育着生命。


都说怀孕了之后人会变傻,可是整个진히트파上上下下的人怎么也没想到,怀孕的明明是Omega,傻的却是Alpha。这几个月,田柾国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大脑经常宕机。要出货的单子经常记错不说,连鞋子都经常穿错,两只脚踩着不一样颜色的球鞋就出了门。出了门,又忘了要买什么,只能当着手下人的面打电话给朴智旻:“老大,小的忘了您的吩咐真是罪该万死。您说今天要买牛奶、鸡蛋,还有什么来着?”

朴智旻正穿着松垮的睡袍窝在沙发上打着游戏,接起电话气便不打一出来:“阿西!我不是告诉你记在手机上吗?要买葱姜啊!还有酱油,家里酱油也没有啦!”

“知道啦!老婆大人打游戏别太累啦!我买完菜就回家。”

“啊,对了,送去干洗店的衣服也可以取了。”

“好!我去取。”

“还有快递!是我买的瑜伽垫和瑜伽球。”

“记住啦!”

手下小弟听到昔日不可一世的顶级Alpha用如此这般的语气打电话,却也见怪不怪,毕竟电话那头的不仅是진히트파货真价实的大boss,还是人家老婆。

朴智旻怀孕以前,他是朴智旻的疯狗。朴智旻怀孕以后,疯狗变舔狗。

这几个月,朴智旻在家养胎,很少在진히트파露面,只有重要的事非要他出面他才挪得动步。田柾国疼老婆,每天陪在身边端茶倒水捏肩捶腿,别的什么也不管。朴智旻心情好,田柾国就心情好,即便手下人做错了事,也一改从前的脸色,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田柾国到家后,悉数奉上从超市买好的食材,从干洗店取回来的衣服,还有朴智旻的瑜伽垫和瑜伽球。

朴智旻在客厅铺开瑜伽垫,就照着网上看的姿势练了起来,说是可以锻炼心肺、缓解压力,也对日后分娩有帮助。

只是朴智旻一边半蹲着做动作,嘴上却问起了别的。

“查到没?”

田柾国把取回来的衣服收进卧室衣柜挂好,才出来回话:“嗯,查到了跟松月派那边的人在停车场见面的监控。这几个月,走货的事儿上我故意没叫人盯,经他手的单子,又丢了几把枪。”

朴智旻冷笑了一声。“算好我发情期的时候没要得了我的命,现在又打起了我枪的主意。”

“老婆怀着宝宝,还是不要亲自动手了,让小的代劳吧。” 田柾国笑着抚摸朴智旻的孕肚,仿佛两个人只是在聊晚饭吃什么。

往常朴智旻要处置了谁,都是田柾国将人折磨到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然后给朴智旻递过刀去,由朴智旻亲手抹了那人脖子。

朴智旻撇了撇嘴,“那我这次就看着好了。”

没过两天,田柾国就提着那叛徒到朴智旻面前。朴智旻还是一身睡袍,悠闲地靠在沙发上啃着苹果,看田柾国用刀割了那人喉咙。

吃完一颗苹果,那人也抽搐着断了气。血淌了一地。

朴智旻将苹果核投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然后摸摸肚子里的崽崽说:“以后别和你爸学,装狗装得太假。连着几个月又是扮舔狗又是装蠢,就为除这么一个人,笑死了。”

田柾国擦掉刀尖上的血,绕过地上的尸体到朴智旻身边来,宠溺地看着他,说:“蠢狗是装的,舔狗可不是!我是名副其实的老婆奴,我是为爱发疯的狗。汪汪!”

田柾国逗得朴智旻倒在他腿上咯咯笑个不停。他看着怀里的人,动起了别的念头:

“老婆,我易感期又要到了。”

“老婆,医生说怀孕三个月之后可以那个了。”

“老婆,看在我伺候你伺候得无微不至的份上,可怜可怜狗狗吧。”

……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