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柚子

每天阅读,偶尔发言。

八月一日

脑袋上顶着这个广告牌一样大的刻度

2020年以来,在享乐的欲望,和不断深重的罪恶感的拉锯之下,我的入睡时间基本上固定在了后半夜,起床时间也固定到了中午。今天,自然又一次在中午起床。


在我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看到了我的白头发,似乎又多出了几根。据说,这是不可逆的,一旦变成白色,就再也不能变回黑色。白头发这种东西,非常直白地,显示着我这颗人肉电池的剩余电量。


当然,没有必要在剩余电量还有70%的时候,就开始焦虑。但是我脑中,忽然蹦出一个场景——大概是从什么电影中看来的——有一个濒死的男二,用尽力气吐出一口血,男一摇着他的肩膀问:”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他挣扎着似乎确实有话要说,但很遗憾,没能说出来,只是又吐出一口血。


又想到现实中,如当年乔布斯忽然得知自己只剩几个月的生命。这点时间,要说的话根本说不完。假如我遇到这样的情况,遗憾当然是遗憾的,但也很不愿把最后的日子,过得像在暑假最后几天赶作业一样。


这样一想,我现在脑袋上顶着这个广告牌一样大的刻度,也算是一种幸运吧(假设没有意外)。每天提醒我,要多说话,说到没有力气,谁堵我嘴都没有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