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甜品

溫柔的力量。|愛寫詩、喜歡香港的大陸學生 郵箱:zhangyanmeng4@gmail.com

疫症回顧壹|消失的真相

發布於

matters的各位朋友相信在這幾個月當中研讀了許多書籍或者是文章,也看到有朋友做了自己的分享。我受此啟發也打算做我個人的回顧性整理。 在上學期期末結束放假回家的第二天(1.17)我就收到了在武漢的朋友發來的關於他就當時的情況所看到的一些聊天截圖(這件事有機會我會具體寫一篇文章來講),然後自此開始我就陷入了對這場疫症的全面關注。截止昨日(4.10),我統計完了所有這兩個多月內閱讀過的報導和文章,它們中的絕大多數都是對疫症發展的各個階段的紀錄,以及由此衍生的各種討論和思考。


一共讀了217篇文章,其中38篇已被屏蔽和刪除。


還有一陣學校要復學了,今天的朋友圈同學們都在表達對此的擔憂和反對。持續了兩個多月的重複的生活或許就要接近尾聲了,我想做一次疫症回顧錄,目前已完成了整理工作,但分類和設計方面還在進行中,我會在此為之紀錄和分享。(如果有朋友能夠提供一些建議歡迎在留言區評論,感激不盡!)



我的計劃是分為以下幾個部分:

1.基於這兩百多篇的閱讀和當時做的重點摘錄,完成疫症回憶錄,作為我個人對這段歷史的思考和觀察的一份印記,儘管內容大部分都會是基於報導和文章。

2.基於以上,完成一份特別的紀錄,形式已經確定,不過暫且保持神秘略))


以上完成後我都會發布在matters。


今天我先在此分享那已經被抹去的38篇文章。

(注:被抹去是指我再點開原連結顯示文章已經被發布者刪除,或者因為所謂的違規而被屏蔽掉,但是這些文章可能會以其他形式在其他地方被繼續傳播。)


在抹去歷史和真相的痕跡後,勝利的旗幟會在這裡插上,人工製造的光輝被放大,那些被恐懼和痛苦擊倒的人們,汲汲渴望看到光和出口,於是顫顫巍巍地抓緊謊言,好安撫他那混沌無力的心,選擇再次站在國家機器的巨幕下,仿佛那是勝利者的披風。我們要把消失的歷史接回來。


404的報導和文章(含重點摘錄):

  1. 郭齊勇:對“新冠時代”的反思
  2. 方方:常識是深刻中的深刻(3.5)
  3. 消失的41篇疫情報導(有young)
  4. 那個發勺子(哨子)的女記者:看看我給你們準備的炸彈! 
  5. 我是關軍,這是我的訴求
  6. 發哨子的人(人物)

“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懵了,他不是批评你这个人工作不努力,而是好像整个武汉市发展的大好局面被我一个人破坏了。我当时有一种很绝望的感觉,我是一个平时认认真真、勤勤恳恳工作的人,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按规矩来的,都是有道理的,我犯了什么错?我看到了这个报告,我也上报医院了,我和我的同学,同行之间对于某一个病人的情况进行交流,没有透露病人的任何私人信息,就相当于是医学生之间讨论一个病案,当你作为一个临床的医生,已经知道在病人身上发现了一种很重要的病毒,别的医生问起,你怎么可能不说呢?这是你当医生的本能,对不对?我做错什么了?我做了一个医生、一个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换作是任何人我觉得都会这么做。”“我当时的情绪也很激动,说,这个事是我做的,跟其余人都没有关系,你们干脆把我抓去坐牢吧。我说我现在这个状态不适合在这个岗位上继续工作了,想要休息一段时间。领导没有同意,说这个时候正是考验我的时候。”“当天晚上回家,我记得蛮清楚,进门后就跟我老公讲,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好好地把孩子带大。因为我的二宝还很小,才1岁多。他当时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有跟他说自己被训话的事,1月20号,钟南山说了人传人之后,我才跟他说那天发生了什么。那期间,我只是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门要戴口罩。”“很多人担心我也是那8个人之一被叫去训诫。实际上我没有被公安局训诫,后来有好朋友问我,你是不是吹哨人?我说我不是吹哨人,我是那个发哨子的人。但那次约谈对我的打击很大,非常大。回来后我感觉整个人心都垮了,真的是强打着精神,认真做事,后来所有的人再来问我,我就不能回答了。”“1月9号,我下班时看见预检台一个病人对着大家咳,从那天后,我就要求他们必须给来看病的病人发口罩,一人发一个,这个时候不要节约钱,当时外面在说没有人传人,我又要在这里强调戴口罩加强防护,都是很矛盾的。那段时间确实很压抑,非常痛苦。有医生提出来要把隔离衣穿外头,医院里开会说不让,说隔离衣穿外头会造成恐慌。我就让科室的人把隔离服穿白大褂里面,这是不符合规范的,很荒谬的。”

7.秦暉:救災是政府的基本責任,沒有必要感恩政府

8. “人民幸福是黨和政府恩賜”錯了(鳳凰新聞)

“要真正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媒体负有重大责任。说“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是一种错误认识,不如说是一种陈腐观念、惯性思维,它是由媒体反复灌输而来。电视上经常有农民数钱并对着镜头大谈“感谢党的政策好”的画面,也不乏受助者给官员下跪的镜头,此类信息若非摄制组导演出来的,至少也是他们特意选择的结果,他们把民众对党和政府的感恩戴德当成了新闻宣传的“点睛之笔”。但现在看来,这一笔点错了,应当从现在开始认真加以纠正。”(2012年)

9. 武漢市委書記:在廣大市民中開展感恩教育 

(3月6日晚,在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视频调度会上,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部署:“要在全市广大市民中深入开展感恩教育,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形成强大正能量。”)

10. 疫期讀書|資中筠:愛的對立面不是恨,而是冷漠(新京報書評週刊)

“资中筠:很抱歉,我想不出什么书来推荐。此时此刻需要的是良心和良知,用常识考虑问题。不记得哪位先哲说过,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冷漠。如果学富五车,而对他人的苦难无动于衷,才华横溢而只做“盛世”的啦啦队,对正义、非正义没有感觉,那么,无论读什么书,都只能是如钱理群教授所说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11. 國家網信辦今日公布施行的新規被指違反立法法

12.自媒體界的怪胎是被遊戲規則催生的,是時候改變了改改它了(新聞實驗室)

13. 獨家|新冠病毒基因測序溯源:警報是何時拉響的(財新)

“回望2019年12月底至今年1月初的那几天,原本应是决定无数人命运的关键时刻。但彼时,公众对这种病毒日后会引发的后果还浑然不知。一位基因测序公司人士透露,2020年1月1日,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电话,通知他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如果你们在日后检测到了,一定要向我们报告”。”“12月30日拿到病毒样本的中科院病毒所,2020年1月1日进行病毒分离,1月2日完成了病毒的基因测序,1月5日分离得到病毒毒株,1月9日完成国家病毒资源库入库及标准化保藏。这些显然日以继夜才能完成的研究工作,迟迟未对外公布。”1月11日,停止更新多日的武汉卫健委通报,第一次将“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更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称截至2020年1月10日24时,初步诊断有新冠肺炎病例41例。同一天,湖北“两会”召开。至1月17日湖北“两会”结束,这个数字没有增加。1月3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了一份名为《关于在重大突发传染病防控工作中加强生物样本资源及相关科研活动管理工作的通知》,这份国卫办科教函(2020)3号文称:(其中一条)疫情防控工作期间,各类机构承担病原学检测任务所产生的信息属于特殊公共资源,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相关论文、成果发表须经委托部门审核同意。上海公卫中心当日(1.5)立即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提醒他们新病毒与SARS同源,应是经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合采取相应疾控防疫措施。1月6日,中国疾控中心内部启动二级应急响应。

14. 追問衛健委第二批專家:為何沒發現“人傳人”(財經/發布者已將此文刪除)

接受《财经》采访的第二批国家卫健委专家:关于发布什么样的病例,这在当时是有争论的。我们专家组一致的意见是,疑似的、确诊的都要报出来,我们临走前都说好了。但是第二天见报不是这样。新闻出来,地方上报出来的是41例,仅仅是实验室方法确诊的一批人。背后的那些事情,我就不懂了。专家:当时专家组掌握的情况确实是可防可控。41个病人你说可防不可防,可控不可控?主要的问题不是说可防可控的问题,这个病现在看肯定是可防可控,你们把这个要写清楚,就是可防可控,不是说让它不防不控。到今天我们防住了吗?控住了吗?问题是让你防让你控,你不防不控,那是谁的责任?所有的病如果不防不控它能控制住吗?不防不控是今天造成的这个恶果,而不是说可防和可控这个观念造成的。

15. 在湖北,那些無人知曉的生命與死亡

16. 世界,我們需要幫助:中國醫務人員柳葉刀發文,請求國際醫療支援(丁香園)

17. 播客:瘟疫、語言和具體的人:與歷史學家羅新的聊天

18. 這位武漢方艙醫院護士的詩,令讚美變得羞恥

19. 溫家寶: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的成功,文化大革命可能重新發生

20. 武漢物資黑洞到底在哪一環節 

“以2月11日单日为例,共发放n95和医用口罩360,864个,其中发放给医院之外的机构(各级指挥部和管委会)290,604个(80.53%);一线医院 70,260个 (19.47%)。”“简而言之,捐赠物资中,绝大部分(80.53%) 的n95和医用口罩被发放给各级指挥部及行政部门,用途未公开;剩余部分(19.47%) 则发放给各定点医院及方舱医院。”

21. 1995―2020:造謠者們

22. 一個記者眼中的李文亮醫生

23. 火神山醫院完工之後|一位建設工人的返鄉紀實(財新博客)

“在工地上,他每天从早上7点开始干活,往往都到凌晨才停下,因为担心自己不一定能够再度回到家里,他会在极少的休息时间里挤出空隙拍摄一些视频记录自己所做的事情。”如果有意外最起码还能给我儿子女儿看看吧,最起码他们能知道我去哪儿了干什么了“,张元说。”“带路的保安警惕地与他们保持着八米左右的距离进行对话,一旦他脚步加快离他较近,便会被大声警告“你走慢一点,不要离我那么近”。”“张元心里觉得很不是滋味,他拼命参与建设了医院,不觉得自己是个英雄,但也不想被家乡父老当做瘟神。”但他也不后悔自己去支援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建设,他认为国家在那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医生和建设者,他也一直记得刚到武汉下高速时工作人员递过来的那包口罩和那几瓶水,以及那一声“谢谢你们”。

24. 中國社科大外聘教師周佩儀因發表不當言論被解聘

25. 活著,並且不撒謊 Live not by Lies

26. 武漢十教授|李文亮大夫不朽!

27. 抗疫英雄李文亮的死,呼籲限制言論自由惡法...

28. 20200206,他不是英雄

29. 即使明天重新開始,也不能原諒昨天

30. 新冠肺炎疫情披露不及時,責任權力如何劃分(財新)

有学者呼吁,在疫情结束后修改《传染病防治法》,将应急职责牢牢地压实到属地政府身上。新冠肺炎信息发布不及时导致疫情蔓延,虽然其发布权限存在争议,但从《突发事件应对法》和《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来看,武汉市政府始终责任重大。林鸿潮提出,即使认为武汉市政府无权发布疫情信息,也不意味着其应当反过来控制、封锁疫情信息的传播和讨论。“在这方面,从媒体已经披露的信息来看,武汉市的做法应当受到批评。”宋华琳注意到,《传染病防治法》有77处提及“政府”,说明其对传染病疫情防控的职责之重。比如,该法第5条要求,县级以上政府应制定传染病防治规划并组织实施,建立健全传染病防治的疾病预防控制、医疗救治和监督管理体系。又如,该法第9条规定,包括武汉市政府在内的各级政府应当完善有关制度,方便单位和个人参与防治传染病的疫情报告、志愿服务和捐赠活动。宋华琳分析,目前《传染病防治法》中的风险信息发布权是集中化的,将此权力归于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这或许有利于“全国一盘棋”,但可能不利于对局部性风险的体察,而且疫情信息的层层报送、层层审批,可能会贻误及时发布疫情信息的时机。

31. 劉紹華:說給倖存者聽――面子治理下中國反覆付出的防疫代價

32. 這太監病一旦傳染起來後果將不堪設想(呦呦鹿鳴)

33. 香港傳染病專家:模型警示需關注重慶疫情(財新)

“1月27日,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院长梁卓伟在最新疫情预测记者会上表示,由于重庆和武汉交通往来频密,若不考虑除武汉“封城”外的其他公共卫生干预政策,重庆或将成为下一个疫情严重的城市。”梁卓伟也是香港大学医学院世卫(WHO)传染病流行病学及控制合作中心创立总监。他表示,此份预测报告已提交WHO、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香港特区政府,希望对政府及全球应对疫情的政策提供帮助。从疫情到达顶峰的时序上看,梁卓伟推测,预计重庆的单日确诊人数将会在今年的4、5月达到峰值。武汉则会较重庆早1至2星期到达峰值,北、上、广、深则会较重庆晚1至3星期到达峰值;整体疫情将在6、7月开始退却。国家卫健委高级专家组成员、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早前发布微博表示,一些学者用数学模型,根据SARS的流行轨迹模拟预测的到5月份才能结束疫情值得商榷。“事在人为,我们的决心,我们的联防联控机制、我们的防控措施、我们的动员能力,特别是中国人在灾害面前万众一心,是数学模型无法模拟的。”曾光说。

34. 一個武漢發熱病人的4天:從隔離到蹲街頭(澎湃)

35. 對話武漢一線醫護人員:所有隔離病房已飽和 有同事感染(界面新聞/此文被原作者刪除)

“甚至一些病人已经达到了住院标准,但是因为没有床,也只能实行居家隔离。”居家隔离的人数应该还是挺多的。目前我们建议居家隔离病人实行两周观察期,以口服药治疗为主。如果觉得自己病情加重可以随时到医院就诊。据我所知,也有居家隔离演变成确诊的情况。有很多医生和护士可能每天工作要10小时以上,像今天我工作了快13个小时。我们科主任在发热门诊倒班,一个班上8到9个小时,中间完全没有时间吃饭,喝水或者去厕所。作为一个妈妈,我的孩子都还非常小。我跟我同事讲,我甚至都不怕自己被感染,但是很怕把病毒带到家里传染给孩子。所以我所知道的大部分科室的医护人员,都把孩子送到了其他的地方,自己一个人待在武汉。作为医护人员,我们也是普通人,也害怕生老病死,也有对死亡的恐惧,害怕被感染。但是既然干了这一行,这就是我们的责任。在病人面前,我们就得做好自己的事情。我认为医生不能说特别伟大,也不是特别高尚,但至少是比较勇敢的职业。在这样一种艰难的时刻,作为医护人员我必须得在一线,同时也值得被人尊敬。

36. 香港專家管軼談武漢新型肺炎:病毒源頭已經被銷毀(鳳凰新聞)

管轶首先谈到的是感受:“我就马上撤离武汉了,这里似乎不欢迎防疫专家,不需要科学家。”他的武汉之行目的是做研究,是去寻找新型肺炎源头,以便能够像当年在广东调查SARS病原一样,找到元凶从而遏制肆虐。不料,到达那里后,却发现当地人完全没有风险意识。病毒的源头都已经被销毁得干干净净!从这两天看的爆发数据,他觉得到本月27-28日可能会又是新的一波发病潮。由于出现“超级传播者”,会出现大面积蔓延。交谈中,我们强烈感到管轶有两个不明白:1. 当地人为何如此麻木?2. 有关部门为何急于抹去病毒发源地的证据,使得专家无法寻找样本进行化验研究,又怎么能够找到根源对症研发解药呢!最后他特别强调说:如果没有国境的区隔,这个“武汉肺炎”病毒很可能成为(除甲型流感病毒外)第一种全球大爆发的疾病!可是现在大家还只是热衷于拿它与SARS 比较,真是远远低估了这种新病毒的危害。

37. 蔣彥永醫生:揭露SARS真相,他拯救了無數生命 

随后几天,蒋彦永没有得到任何回音。但这一信息被其他海外媒体获知。4月8日,《华尔街日报》和《时代》周刊记者找到蒋彦永,对他进行了采访。“《TIME》的记者SusanJakes首先要弄清我提供的数字是否属实。我告诉她,数字都是经过几位医生肯定的,十分可靠,我对此负全部责任。她建议我可以不署名。我告之,不署名消息的可信性要差多了,我应该署名。她又问,那样做的后果我考虑了没有。我说,我说的全是真实情况,有宪法保护我。但我也做了最坏的准备。”

38. 蔣彥永:“我說的全是2003年真實情況”


或许通过回顾和展示这些消失的真相,可以唤醒我们彼时的记忆、愤怒和抗议。

“真相自有千鈞之力。”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