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甜品

溫柔的力量。|愛寫詩、喜歡香港的大陸學生

疫情創作|詩:港仁之死

港仁之死


港仁未想過會拜訪屠肆

霍刀下是血漬的力竭聲嘶

廣播裡一遍遍播報

你可否理解生死


港仁知

某個喝下午茶的午後

他會在這裡

用身體感受屠刀的溫度

而非劊子手分離他的血肉


帶走我身上的,切得方方正正的那些肉,這是他們唯一能刈下的形狀


聞之,那裡裹著子宮的血腥、消毒水的嗆辣、雲南產的菜香、過路者駐足點上的香火味;而不會染指屠刀的銹氣


安在骨裡的烙印自現,那些未出口的嘆、指尖下划過的字乃烙印的蓋章


朋友,在你收斂我的破碎時,勿忘我是非卸的,是流動的


請拾起它們,拼接出我的形狀

切得方方正正的唯一形狀


我授權你啖下,這是我最後的語言

因為我既說不出屠夫的名字,也說不出你的名字


肉在過去生長的時候

我未曾讓它們

做出謊言的牽扯

它忠誠的顫抖

是拜服於夏日的驚雷


我聽不明白

也不能做到

我忠誠的顫抖

是拜服於夏日的驚雷

未曾做出謊言的牽扯


朋友,拾起我的肉

拼接出我的形狀

我是非卸的,流動的


「他必殺我,我雖無指望,然而我在他面前還要辯明我所行的。」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